c4hkh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全面攻略 txt-第五百七十一章 誰入地獄?讀書-4vugc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可可,小心!”
在所有女孩当中,克劳伦将目标锁定在了和银九山的容貌打扮有七分相似的银可可身上。
同为异族,克劳伦相信苏牧会更在乎这个姑娘,至少,苏牧对她,会比其他人多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克劳伦不是不能对三千的人出手,但柿子挑软的捏,对付一名四阶,明显比对付一名五阶要容易得多。
如果可以的话,克劳伦最想抓的人是洛小曦,因为后者身份特殊,抓了她,不仅能掣肘苏牧,还能令奥德教会束手束脚,是最完美的人质选择。
只可惜,他距离洛小曦实在太远,看上去,他好像只需要多花半秒钟便能去到洛小曦身便,可是,他多花这半秒,便意味着给了所有人半秒,会增加无数不确定的可能,为了保险起见,克劳伦只能就近选择了银可可。
银九山这时也反应过来上当了。
億萬新娘:顧少的天價寵妻
克劳伦的踏出的第一步,仅仅只是一个幌子,目的就是要把他和奥德教皇三人与银可可那群女孩子的距离彻底拉开,再利用自身的优势抢攻,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回防!
就像现在,银九山尽管瞬间便明白了克劳伦的想法,但依旧太迟了。
秘法的时间已过,哪怕他在速度方面不比克劳伦差,甚至犹有过之,此时凭借五阶层次的灵魂状态,也完全发挥不出来,他要跨越上百米距离赶到银可可身边,起码得花一秒时间,这一秒,足够克劳伦做太多事情了。
而这时,克劳伦六阶的修为已经毫无余力的展现了出来!
在苏牧大招的影响下,现场已是变得亮白一片,肉眼很难分辨出具体的情况,可克劳伦的气息太强了,他站在圣修斯莉学院的人群里,就像鹤立鸡群一样显眼,再加上银九山吼那一嗓子,三千等人立刻意识到了不妙,云飞扬更是直接用战意锁定了这团气息,长枪猛地向前一刺!
“岂曰无衣!”
轰!
战意之风席卷全场!
枪尖寒芒乍现,刺破虚空,直逼克劳伦!
“剑起!”三千大声道。
洒落在各个角落的剑影尽数汇来,合而为一,凝成一把巨大的古剑。
同时间,一个俊朗男子的虚影在三千背后浮现,执这百尺青锋洒然落下!
“秽浊!”妖艳的猫眼火球凭空浮现,伴随着数躲盛开的冰花和青莲。
青白交替的光辉中,隐隐闪烁着灵阵的轮廓与符文。
夏娜、薇尔莉和洛小曦也都出手了……只要是够得着克劳伦,并且有自信,不担心会伤到队友的人,如米尔斯,伊盖,贝拉等人,这一刻,他们全都不留余力的出手了!
“青风无为!”银可可自己也做出了凌厉的反击。
“比起你的父亲,你这一招还不到火候。”克劳伦淡淡的说道。
银九山先前那一朵青莲打入他的体内,封住了他的五脏六腑之一,让他丢失的力量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足以见得这一式青风无为有多厉害,但银可可的修为离五阶都尚有一段距离,技巧更是差了银九山太多太多,那伴随着冰花飘舞的青莲看似密集,避无可避,却根本对他造不成丝毫威胁。
臺風一號
不仅是青莲,还有冰花、火球,甚至那仿佛洞穿虚空刺过来的一枪也都一样——都没有用,只有三千那一剑天道无尘,稍微让克劳伦感到了一丝意外。
这一剑的威力是真正达到了六阶。
但这还不够。
远远不够。
为什么越级战斗难如登天?
不单是因为自身的力量很难突破限制达到下一个层次,更是因为就算你拼尽全力勉强达到了破境的标准,也会发现,敌人随手一招,便能挡下你的攻势。
通俗易懂的来讲,你的大招,等于别人的普通攻击。
三千为了这达到六阶的一剑,已经耗空了剑意,但克劳伦又何尝不是六阶呢?
想凭一个招式就击败一名真正的六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这一招的威力远超寻常六阶,而毫无疑问,现在的三千,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他这一剑,足以秒杀绝大多数六阶之下的骑士,但换了克劳伦,只需抬手便可接下!
甚至,克劳伦连手都没有抬——他伸出来的右手,径直朝着银可可抓了过去!
面对黎明社十多名高战力人员的狂轰滥炸,克劳伦竟直接选择了无视!
他知道自己有可能因此受伤,但一点小伤而已,显然比不上人质重要。
“轰!”
这时,绚烂的光柱终于落了下来,溅起虹光万丈!
剧烈的轰鸣让所有人短暂失聪,仿佛置身于一片无声的白色海洋。
什么也看见,什么也听不到。
克劳伦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旋即轻轻闭上眼,不管不顾地朝着前方踏出了第三步。
……
……
不知过了多久,希尔科斯塔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那些由银九山的灵力凝成的沙子,此时全都烟消云散了,露出了干涸龟裂的大地。
正中间,有一个像被陨石砸出来似的大坑,坑里有两个人,一个没了生机,一个奄奄一息——罗特还没死!
他的模样十分凄惨。
像是从火炉里走出来的人,焦黑,殷红,伤痕累累,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
但即便如此,罗特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他的眉宇间有着清晰的痛苦之色,令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苏牧,你不会杀我……咳咳…或者说,你不敢杀我。”罗特咳嗽了两声,抹了把嘴角溢出来的鲜血,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认得脚下的大阵吗,苏贤者?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大阵还没有被激活?因为啊…咳咳,因为这座血祭大阵,少了一部分作为引子的蛮神之力啊,而这部分蛮神之力……就藏在我的体内!”
“杀了我,血祭大阵就会彻底完整,神明将降临此地,你们所有人都要死,都要给我陪葬,一个也跑不掉……包括你,尊敬的教皇大人,谁让你不肯和我的家族合作呢?”说着,罗特大笑起来,看向苏牧:“怎么样,苏骑士,你敢杀我吗?”
苏牧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但却不是因为罗特这番话。
后者能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击中活下来,的确让人有些意外。
不过,在发现对方身上再没有了半点无影之力以后,苏牧也就想通了。
他那一招,是由纯粹的超越之力形成,而超越之力和无影之力,这两种力量本身便是不分上下的宿敌,所以,眼前的结果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毕竟,他操控的超越之力虽然多,罗特却也不差,在后者身后,站着的可是无影佐迪亚克。
海德林和佐迪亚克到底谁更厉害,没人说得清,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毫无疑问是超越之力占了上风,这其中或许也存在双方体质和修为差距较大的原因,总之,现在的罗特,几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连张嘴说话都显得有些费劲。
苏牧根本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现在不能杀,不代表之后不能杀,等出了水晶迷宫,罗特一秒钟都不可能多活。
真正让他脸色难看的是,克劳伦的手,正掐在一个姑娘的脖子上。
这姑娘不是银可可,而是小枫。
但是,银九山身上的杀意却丝毫没有因此收敛。
苏牧当时进入神魂状态锁定罗特,并不知道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可银九山却清楚得很。
在虹光落下的一瞬间,许倩倩用自己剩下的所有神魂之力对克劳伦发动了精神冲击——这便是克劳伦会感到短暂眩晕的原因,他那踏出一步的动作,也随之慢了半拍。
也就是这半拍,让一旁的小枫冲到了银可可的身前。
银九山随后赶到,他阻止了克劳伦切换目标,但却没能将小枫给抢回来。
这小姑娘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才陷入险境,在银九山心中,她同样也不能死!
“苏牧,救救她!”银可可急得快哭了,她真的宁愿自己去当克劳伦的人质。
苏牧也不傻,他一看银可可等人的表情,便大致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挟持一个女孩子当人质,教皇大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苏牧沉声道,“你的目标是黎明社,有什么手段大可以冲我来,何必牵扯到其他无辜的人身上?”
“她并不无辜。跟你们黎明社混在一起的人,没有谁是真正的无辜。”克劳伦平静地说道。
“放了她。”苏牧说道,“我来做你的人质。”
“然后用那个叫做重组的技能从我手上逃脱么?又或者,凭借超越之力和我拼个两败俱伤?”克劳伦摇了摇头:“苏牧,我比你想象中更了解你的能力,不会给你任何可趁之机。”
“说出你的条件。”苏牧用眼神安抚着小枫,示意后者别急。
不負如來不負卿 小春
这姑娘被掐着脖子,脸蛋憋得通红,目光中满是惊惧,很显然,她也怕死。
可即便怕死,小枫依旧选择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银可可的身前。
往往是昙花一现的勇气,最能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我的条件很简单。”克劳伦说道,“放下武器,跟我回审判庭,若你们并非异族,教会自会还你们一个清白,并做出令你们所有人都满意的补偿。”
这话听起来倒是诚恳。
“如果我是呢?”苏牧嗤笑道,“这种时候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可没什么意思。”
“三个选择。”克劳伦开诚布公,“一,离开玛拉教会;二,立誓忠于蓝星;三,死。”
桃花離
“我要是一个都不选呢?”苏牧收起了笑容。
离不离开玛拉教会无所谓,苏牧不在乎这些,但黎明社的家在这里,小世界也在这里,他不可能走,而忠于蓝星更是可笑,且不说他是不是蓝星人,就算是,凭克劳伦这眼里容不下任何异族的性子,他也断然不会帮忙,否则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有罪之身,在向教会戴罪立功吗?苏牧不认为自己的身份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因此低人一等?
至于死…真打起来,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苏牧,你的性格很令人欣赏,但同时,这也将你的弱点暴露了出来。”克劳伦看着面露哀求之色的小枫,眸子里没有丝毫波澜,“若是你不在这三个选择中选一个,这个为了救你朋友而落到我手上的小姑娘,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要!”银可可大叫道,“你不是想抓我吗,我来换她!”
“都一样。”克劳伦仿佛吃定了苏牧,“在他眼里,你也好,她也罢,你们的死,都是他不愿接受的事,没必要分那么清。”
正如方才所说的那样,苏牧的性格是他能得到人心的原因,同时也是他的弱点,克劳伦本以为自己抓错了人,事情会变得比较麻烦,毕竟小枫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是,现在看苏牧的反应,他比想象中还看重情义这两个字。
“阿弥陀佛。既然总有人要死,不如让贫僧来代劳吧。”
这时,沉默了许久的明藏开口了,“萧晖等人皆是贫僧所害,论罪,贫僧才是该死之人。”
詭談之陰陽風水師 牛仔西部
“你们难道不知道,越是想保住她的命,便越证明她对你们有多重要么?”克劳伦失笑:“明藏,你确该死,但现在还轮不到你。”
“轮不轮得到我,你说了不算,贫僧只知,你杀不了小枫姑娘。”
明藏双手合十,笑道:“阿弥陀佛…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话间,明藏身上亮起亮起大片佛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与此同时,小枫的身上也出现了同样的异象。
克劳伦眼睛微咪,掐着小枫脖子的手略微用力,却发现,手感与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明虚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团佛光,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这是明藏自己的选择,是在回应小枫的感情,也是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赎罪。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明藏的呢喃在回响,待到佛光散尽,他的位置,竟和小枫完成了交换!
“找死。”克劳伦这回真的动了杀意!
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换走了,那他之前说的话岂不是等于放屁?
“住手!”
就在克劳伦想下杀手的时候,一声冷喝从天上传来。
准确的说,是从天上的航拍上传来。
“如果不想玛拉教会从此在蓝星除名,教皇大人,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这是赵果果的声音!
……
……

69wx1熱門都市言情 全面攻略笔趣-第五百七十章 神蹟!讀書-l26nc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在罗特刚刚突破到五阶之时,薇尔莉在战斗中都还没有落于下风。
罗特有无影之力,她也有苏牧给的超越之力。
尽管,超越之力现在已经伤不到罗特本人了,但他所释放出来的灵力还是会受到影响。
五阶级别的灵力,衰减之后便只有四阶,薇尔莉能躲则躲,实在躲不开的便开启冰盾硬抗,一直到罗特的修为飙升至五阶顶级,这微妙的平衡才被打破。
因为罗特开始动用无形之力了!
等级之间的差距在一刻彻底体现了出来。
在空气牢笼的禁锢之下,修为尚在四阶层次的薇尔莉根本无法动弹半分!
与罗特一起的那个女孩抓住机会,重重一脚踹在了她的肩膀上!
这一脚可是铆足了力道,尽管并没有使用技能,但这女孩的修为,和罗特一样提升到了五阶顶级,哪怕只是一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攻击,也足以震碎一名四阶修炼者身上的大半经脉,彻底让后者丧失掉继续战斗的能力。
可是,那女孩很快发现,自己这一脚似乎并没有伤到薇尔莉。
对方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冰山似的冷艳模样,看不出丝毫痛苦的痕迹。
“早就跟你说过,对待冰女神一定要怜香惜玉,死人可没有活人好玩。”罗特责备的看了那女孩一眼,随即又笑着看向薇尔莉:“看起来你身上有一件很厉害的防御战装,连五阶顶级的攻击都能抵挡,不过也好,这样更有意思了,反正你现在动不了,不是么?就让我亲手帮你把这件战装脱下来,看看到时候的你,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表现的这么高傲。”
说着,罗特一步一步向薇尔莉走去。
“你会死。”薇尔莉冷冷地道:“苏牧会杀了你。”
“也许吧,前提是他能回得来。”罗特玩味的打量着薇尔莉,“我倒是很期待,当苏牧看见自己的女人被自己的仇人玩弄而无能为力时,会是怎样一副精彩的表情。”
砰!
突然,枪声响起!
罗特停下脚步,微微偏头,轻轻松松躲过了这颗对着他脑袋飞过来的子弹。
“你的枪法不怎么样啊,夏娜社长。”罗特对着远处拿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女孩笑道,“死灵枪的威力虽然大,但也要打得中目标才行,要不然可是会伤及无辜的,不信你看……”罗特的目光挪到侧后方,那里有一名圣众议会的骑士刚才还站着,现在却已经腹部中弹躺在了地上,浑身呈现出一种枯萎的迹象。
“他就是因你而死,夏娜社长。”罗特说道。
那颗被罗特躲过去的子弹,刚好击中了这名还在许倩倩的精神冲击之下没缓过神来的骑士!
严格来说,这其实不能算是巧合。
希尔科斯塔周围全是圣众议会的人,场中还有几千名同样被无神大阵抽干了灵力的学生,不管是谁,朝哪个方向开枪,都有极大的概率会死人。
“离薇尔莉远一点。”夏娜警告道。
她并未理会罗特的话,目光死死地盯着后者。
六道邪帝 天之劍
一枪杀了一个本不该死的人,夏娜心里自然不那么好受,但此刻显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薇尔莉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和苏牧交代?
“别着急,夏娜社长,过一会就轮到你了。”罗特完全没有把夏娜的威胁放在心上,他扫视着洛小曦、沐璃等人,“不仅是你,还有她们……只要是苏牧的女人,今天一个都逃不掉,咱们可以来比一下,看是你先用枪杀了我,还是我先当着你的面,把她们一个个剥个精光。”
北上伐清
说完,数道无形之力压下,将夏娜和洛小曦等人全部束缚在原地!
罗特脸上脸上浮现出一抹怪笑,身体猛然掠出,化作一团黑雾,直奔薇尔莉!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不过十来米的样子,罗特这一加速,转眼便来到了薇尔莉身前,一把朝后者胸前抓去!
“薇尔莉,小心!!”夏娜急道。
罗特对无形之力的掌控还不到火候,仅仅是束缚住了她的身体,她虽动不了,可手指却还能扣下扳机,但是,夏娜不敢那么做,罗特的速度已经真正提到了五阶顶级的层次,在她这个四阶修炼者的眼里,对方快得连身影都模糊了起来,根本无法瞄准,她要是开枪,很可能会打中薇尔莉——这可是死灵系的子弹,苏牧也未必能够承受下来。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舞陽
那该怎么办?
控獸高手在校園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薇尔莉受辱吗?
“我说过,你会死。”薇尔莉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她冰蓝色的瞳孔里看不见半点慌张,更没有害怕,有的只是一种果断的决绝。
薇尔莉不可能让罗特碰到自己。
身体动不了没关系,她体内的灵力还可以正常运转。
融合了超越之力的自爆,罗特就算是五阶顶级,也必然会遭到重创。
这样一来,苏牧要杀罗特,就会变得轻松许多。
薇尔莉为什么一开始便将罗特当成首要击杀目标?
在她心中,如果不是她,苏牧大概也不会得罪罗特,自然也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
既然一切都因她而起,那便该由她来结束,这既是责任,也是因果。
这一刻,薇尔莉身上的气息疯狂增涨!
“阿弥陀佛。”
忽然间,一道呢喃声在场中回荡起来。
“薇尔莉施主,还请收了神通,否则贫僧怕是无颜去面对苏牧师弟了。”
佛光迸现,一尊金色的梵文大钟从天而降,将薇尔莉护在其中!
“噹!”
罗特反应也是极快,当即化抓为掌,拍在了梵文大钟之上,并借力倒飞而出,与突然出现在薇尔莉身旁的和尚瞬间拉开了二十米距离。
“有空来管我的闲事,是你师弟的病治好了?”罗特嘲讽道。
明虚淡淡一笑:“拖罗特施主的福,明藏师弟的修为大有裨进。”
總裁溺愛小嬌妻 螃蟹爪子
见状,夏娜等人都松了口气,下意识朝明藏那边看了一眼。
此时,明藏已经成功挣脱了希瓦神魂的压制,双目恢复了清明。
只是,看着周围满地的鲜血和尸体,明藏神色十分复杂。
他又望向希尔科斯塔,目光仿佛透过守卫在门口的妖精卫旅,看到了双眼紧闭的萧晖等人。
这些,都是他作的孽。
“让开。”罗特身旁的姑娘目光不善的盯着明虚。
这个大和尚,竟给她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
能让五阶顶级都感到无法战胜,那对方的修为岂不是至少也已经达到半步穹级了?
“小姑娘,你还年轻,听我一句劝。”明虚好意劝说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你不懂。”那姑娘答道,旋即巨剑上亮起森白的光,狠狠劈向明虚!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姑娘何必呢?”明虚说道,“他不值得你这么做。”
说罢,明虚缓缓抬手,轻轻一指点在虚空之中。
“嗡!”
璀璨的金光从明虚指间射出,带起阵阵狂风,直接洞穿了迎面砍来的巨剑!
摧枯拉朽!
强大的冲击力将那姑娘的身形震的倒飞出去,那金光却威势不减,直逼少女的心脏!
那姑娘已经尽力侧开身子在躲了,可倒退间身体已是失去控制,即便全力而为,也仅仅只是挪开了半个不到的身位,金光如同利箭一般刺穿了她的肩膀,留下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
“噗…!”剧痛传来,锥心刺骨,那姑娘只觉浑身的灵力都被震散了七七八八,当即便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落在地上,气息萎靡不已。
仅仅一指,明虚便击溃了一名五阶顶级的修炼者!
罗特身形一闪,去到姑娘身旁,将其抱在怀里,大声道:“教皇大人,十分钟已过,您还在等什么?”
十分钟已过!
是的,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片刻之前,银九山的动作便有了力竭的迹象。
克劳伦迟迟没有摆脱三人的纠缠,无非是想看看罗特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后者如果能将黎明社的人都杀掉,那自然再好不过,省得他来亲自动手了,事后,他只需要随便找个理由把罗特解决掉,一切便可尘埃落定,还用不着背负一些无谓的骂名。
可现在看来,罗特是不打算和明虚硬拼了。
或者说,罗特觉得自己并不是明虚的对手?
克劳伦余光注视着明虚。
他在思考自己要不要牵制住明虚,给罗特创造一个动手的机会,让这张牌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你们退回塔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明虚似乎察觉到了克劳伦的意图,当即袖袍一挥,击碎了夏娜等人身上的空气牢笼。
“都撤!”夏娜深知此时的情况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立刻便给三千等人传音,准备退回希尔科斯塔。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宛若滚滚怒雷,在空中猛然炸响。
“罗特,你的死期到了!”
轰!
这一瞬间,地动山摇!
夏娜等人体内的超越之力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化作一道道绚烂的流光,齐齐朝天边那由远至近的身影汇聚而去!
“那是…苏骑士?!”有学生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没错,来人正是苏牧!
苏牧这回是一点生路都没给罗特留!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凰然若夢
一出手,直接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杀招!
这一招,曾经汇聚黎明社众人体内的超越之力,在天幕魔导城秒杀过五阶顶级的人形兵器,而现在,苏牧要操控的超越之力还不止于此。
霸寵雙面妻
他的身影如同鬼魅般来到希尔科斯塔上方,巨剑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下一刻,塔里的芙洛、星野纯夏、郭阳、艾妮希亚,以及守在门口的妖精卫旅…他们身上也全都升腾起璀璨夺目的流光,将原本昏暗的天空彻底染成了七彩斑斓之色!
“罗特死定了。”
如梦似幻的天空下,所有人心里都浮现出了同一个念头。
苏牧这一下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不是天象了,而是超出天象范畴的异象!
有一个只在蓝星远古历史中才出现过的词可以用来形容眼前的景象。
——神迹。
连穹级强者都无法施展出来的神迹!
罗特的修为哪怕经过暴涨,也不过才区区五阶顶级,如何能顶得住穹级之上的神迹?
軍夫網遊
即便是克劳伦,心中也因眼前这一幕产生了浓浓的忌惮和惊骇。
他现在算是明白银九山为什么对苏牧有着那么强烈的信心了。
这促使他瞬间做出了一个本不想做的决定。
苏牧的目标是罗特,克劳伦暂时还不需要担心自己下一秒会不会死在苏牧的剑下,可是,谁又能保证苏牧还能不能挥出这惊世骇俗的第二剑?
对于黎明社来说,这次事情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罗特,另一个就是他。
如果苏牧当真还能再发动一次这个技能,克劳伦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与一般人不同,克劳伦不会去思考苏牧为什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他只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苏牧挥不出第二剑。
“轰!”
就在所有人为眼前梦幻的神迹失神之时,苏牧的剑落下来了!
这一剑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天罚。
絕品仙妻
天空中,大片大片的彩光随着苏牧的动作聚拢,形成一个亮得刺眼的圆,然后迸发出一道粗壮的光柱,如雷霆搬轰然落下!
与此同时,克劳伦也动手了!
他脚下缓缓踏出一步,身形却陡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离苏牧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范围之内!
“混蛋!”玖琦歆见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眸子中闪过一道凶光。
先前和克劳伦打了那么久,空气中的水分早已被她抽了个干干净净,而没了水属性,她的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必然对克劳伦造不成任何阻碍,但是,她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克劳伦趁机偷袭苏牧,所以,只能那么做了。
空气中的水分不够,便用人身上的血来代替!
只见灿烂的白光中,忽然多出了一抹猩红之色。
无数鲜血从躺在地上的那些骑士身上被抽离出来,像一道道血线,在玖琦歆身前交织成一把戾气涌动的三叉戟,玖琦歆心神一动,三叉戟便势如破竹地朝克劳伦刺了过去!
银九山和奥德教皇也没闲着。
两人各自施展身法,一左一右来到了苏牧的不远处,想要封死克劳伦的攻击路线。
可这时候,克劳伦再次踏出一步。
一步愛情
他的身影又消失了。
这一回,他出现在了圣修斯莉学院的女孩们身边。
在夏娜下达撤离命令之时,圣修斯莉学院和米尔斯、贝拉等人组成的团队离希尔科斯塔最远,撤离的速度也相对较慢。
克劳伦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苏牧,而是苏牧在乎的人!
……
……

8vy8i好看的玄幻小說 全面攻略-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返迷宮!-or1al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受梦幻花的影响,以太之光失去了作用,现在传送装置又被毁掉,这便意味着,外面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再进入水晶迷宫了,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苏牧这才发现,自己太低估教会的手段了,也低估了克劳伦的决心和狠厉。
这位看上去永远都那么平静的教皇,从一开始便没打算让黎明社的人活着出去。
苏牧总以为,克劳伦既然给自己准备了退路,那不管干什么都应该会留有余地,否则要是事情做的太绝,彻底激怒了黎明社,所谓的退路便成了死路。
男人就得壞 辣筆小劍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别说卡黛和卡列尔确定关系才几天时间,即便他们感情好得像几十上百年的老夫老妻,也绝对劝不住愤怒中的苏牧。
克劳伦要的是赢,而不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以他缜密的心思,不可能想不到这点,何况,其他参赛队伍还都在异世界里,这些人都是未来的骑士,是玛拉教会的希望,克劳伦舍得搭上他们跟黎明社一起陪葬吗?
于情于理,克劳伦都不应该这么狠。
可事实是,克劳伦的确这么做了。
苏牧现在不想去思考克劳伦这么做的原因,那不重要。
在看到传送台被毁掉的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夏娜等人因此出了什么意外,玛拉教会必将血流成河!
“你先不要着急,教会手里一定还有备用通道。”苏牧没说话,但身在黎明军事基地的赵果果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男人的状态有些失控,立刻开口让后者保持冷静。
尽管,她的语气听上去也不如以往那么平静了。
敌人还有牌没打出来,这种情况下,每多一个意料之外,都会让黎明社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赵果果已经在全速推进针对克劳伦的行动了,可如果在这之前——在苏牧见到克劳伦,让后者看到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之前,夏娜等人已经遭遇了不测,那这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
赵果果同样着急,她对黎明社的感情并不比苏牧差,甚至,从某个意义上讲,赵果果比苏牧更看重黎明社,她没有亲人,黎明社就是她一直在努力建设的家。
而如今,这个家正在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就算是铁打的人,心里也不可能没有波动。
没有表情,不代表没有情绪。
只是,情绪现在没什么用,并不能帮助黎明社脱离险境,赵果果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找到备用通道,杀掉罗特,剩下的交给我。”
赵果果确信克劳伦在这件事上依旧留了后手,这是谨慎之人的本性。
并且,克劳伦不可能用数万名学生的命来换黎明社的命。
赵果果十分肯定这一点。
或者说,她现在必须对坚定自己的判断。
因为,她为克劳伦准备的大礼,便是建立在这个判断的基础之上。
我的青春年代 烽火連天絕
如果从一开始她的判断就是错的,那黎明社已经输定了,事已至此,谁都回不了头。
这是一场豪赌,一场用无数人的生命作为筹码,且黎明社不得不下注的豪赌。
从整体实力而言,一百个黎明社都未必打得过教会,赵果果只能孤注一掷,从克劳伦身上的弱点下手,只是,这些事都没来得及跟苏牧通气,现在也没必要再多说了,在说完那句话之后,赵果果便暂时切断了通讯,她不想干扰到苏牧的思路。
如何找到教会藏起来的备用通道,身在骑士城堡的苏牧一定比在军事基地的她更有办法。
“报告!”一名士兵跑进了指挥室,“第一序列程序启动完毕,1-7号轨道已经架构成功,五秒后锁定目标。”
“继续。”赵果果说道,“另外,调出圣凯城上空的天眼,把实时监控接入各个频道,并屏蔽掉其他的信号源,在接下来的半个钟头内,我不想看到任何圣凯城之外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尤其是荣耀之地的直播。”
“是!”士兵敬礼,领命而去。
指挥室的大屏幕中,放着一张涵盖了整个玛拉教会的军事地图。
上面不断闪烁的红点,代表着黎明军即将攻击的区域。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这些红点最初只有一个,接着便成三个,然后是七个、十五个……越来越多,越来越亮。
角落里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人家看着这一切,深深叹了口气。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在心里问自己,这样想着,也就这样问了出来。
“已经不重要了。”赵果果漠然道:“你现在只能祈祷自己没有看错人了,老教皇。”
……
……
“备用通道…备用通道,如果我是克劳伦,会把备用通道放在哪里?”
另一头,苏牧也在强迫自己冷静,他不断尝试模仿克劳伦的思维模式,可越模仿,他心里越烦躁,因为,站在克劳伦的角度上,能把备用通道神不知鬼不觉藏起来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克劳伦之前的闭关之地可以,二十三个军事基地也可以,甚至,近两百个城市的狩猎中心都可以,就算是用天眼去查,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分钟之内查出来。
这时,一道丝毫不弱于苏牧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之中。
“谁!”苏牧眼睛一眯,身影如同鬼魅般窜进了黑暗之中,随后一个重组直接出现在了来者的身后,一剑便搭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整个过程,连一秒都不到!
“速度很快,但无敌不是你这样用的。”那男人淡淡地说道,瞥了一眼肩膀上的巨剑,“怎么,动手啊?怕杀了我没人告诉你传送台在哪?”
“抱歉。”苏牧一听这声音,立刻收回了巨剑。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薇尔莉的父亲,红衣执事安德里。
把剑放在自己老丈人的脖子上,这一下其实挺尴尬的,只是现在情况紧迫,苏牧没空去尴尬,更没空去掩饰尴尬。
“伯父,你知道备用通道的位置?”苏牧问道。
媚君心,鳳傾天下
“跟我来。”安德里只说了三个字,便转身朝附近的一家医院飞去。
骑士小镇里的传送台,其实是他亲手毁掉的——这是克劳伦在进入水晶迷宫之后才临时下达的命令,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备用通道,克劳伦也许自己都没打算活着出来,因为克劳伦也不知道,当初黎明社被兽潮围攻时,场面太过危险,摄政官吉尔默怕有人受伤来不及治疗,便命人用最快的速度制作了一套组装式的传送台出来,并将对应的传送点设置在了医院——这便是第二天将想找黎明社麻烦,但却被苏牧等人碾压式反杀的证道联盟学生所用的传送台,这个传送台一直都没收回去,因为迷宫的危险系数也非常高,吉尔默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索性就让人把传送台藏到了迷宫大殿附近,方便骑士团对学生进行救援。
这一举动,无疑帮了苏牧的大忙。
两人来到医院,一路上,苏牧看见了不少人都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很显然,这里刚刚也经过一场惨烈的大战。
看穿着打扮,这些人和安德里一样,都来自圣众议会。
“谢谢。”苏牧忽然开口道。
他不傻,不会以为有人猜到了最后的传送台的位置,来帮黎明社攻打医院,这只有一种可能,圣众议会的人在自相残杀——安德里所带领的天启骑士团和其他骑士团。
“不用谢我,薇尔是我的女儿。”安德里淡淡地道。
克劳伦派人过来,想把这个传送台也毁了,将所有人都彻底留在异世界里,而薇尔莉是其中之一,自然要问问他这个当父亲的同不同意。
“那不一样。”苏牧摇了摇头,“你帮的不只是薇尔。”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一间病房。
传送台就在窗边,而病床上坐着十多个人。
他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正在互相给对方包扎。
金发男模样最为凄惨,半边脑袋都缠上了绷带,活像个木乃伊。
看到苏牧进来,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带血的白牙:“你好苏骑士,终于能如愿以偿的跟你打个招呼了,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有个妹妹,长得不比薇尔莉小姐差,身材也很棒,和你们社长差不多,她还有着一头跟我一样漂亮的金色头发,怎么样,等这事完了之后,要不要考虑和她处处看?”
國術開始的無限人生 未知星空李
“你再多说半个字,我让你另一边脑袋也缠上绷带。”安德里冷冷地说道。
金发男当即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了。
苏牧对着众人鞠了一躬:“谢谢你们。”
“我只有一个要求。”安德里说道,“把薇尔活着带出来。”
说着,他走到窗边,启动了传送台。
“我保证,就算死,我也会死在薇尔前面。”苏牧说道。
“勉强算个男人。”安德里将密匙卡扔给苏牧,“你们都要活着。”
“一定。”苏牧说道,“你们也走吧,离开骑士城,越远越好。”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帮到天启骑士团的消息了。
如果黎明社有任何人出了意外,骑士城必将是教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的第一个代价,而以金发男等人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在黎明军的狂轰滥炸之下逃出生天。
说完这句话,苏牧便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头儿,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金发男有些莫名地问道。
“白痴。”莎尔看傻子似的看着金发男:“如果你的漂亮妹妹也在里面,被教会不讲情理也不择手段的杀了,你会怎么办?”
“……头儿,我们赶紧跑路吧。”金发男想了想,认真道:“我感觉骑士城要没了。”
“你就那么希望他们出事?”安德里反问。
金发男哑了一下,解释道:“我当然不希望他们出事,但你也知道,教皇在里头,圣众议会的精锐大部分也都在里头,他们还有着军研部的技术支持……老实说,我不看好这群小家伙,即便胜,也只能是惨胜,骑士城铁定会遭殃。”
安德里沉默片刻,说道:“把传送台拆下来,带走,我们去圣哲城。”
金发男说的没错,这一战黎明社的胜率极低,几乎不存在翻盘的机会。
退一万步说,即便黎明社赢了,且是完胜,他们也必须得走。
从对自己同伴动手的那一刻起,天启骑士团便不在是圣众议会的天启骑士团了,他们将面对教会不死不休的追杀,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去圣哲城寻求老德克的庇护,要么从此销声匿迹,浪迹天涯。
安德里舍不得薇尔莉,金发男他们同样也舍不得自己的亲人,所以,只能去圣哲城了。
“祝你们好运,小家伙们。”金发男叹息一声,便招呼起众人开始收拾东西。
……
……
水晶迷宫。
此时的希尔科斯塔外,已是横尸遍野。
银九山、玖琦歆和奥德教皇三人还在和克劳伦僵持,但圣众议会的人,已经死伤过半。
据赵果果的推测,迷宫的地底下很可能被布下了蛮神血祭大阵,夏娜知道这一点,所以真的没有抱着杀人的心思来打这一架,她的目标只是圣众议会手里的那些反物质武器。
可是,夏娜忽略了一个问题。
撿個相公來養我 玲瓏果凍
圣众议会的人严格来说都算是兵,他们骨子里都有着悍不畏死的血性。
都市極品武神
那些受到攻击,精神力稍微强大,从许倩倩的神魂冲击中回过神来的人,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拼命!
这反倒是差点打了黎明社一个措手不及。
双方交战,一边不想杀人,一边却不想活,那场面根本是无法控制的混乱。
試婚甜妻
这个时候如果再不下重手,让圣众议会的人把枪给开出来了,那死的,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自己,所以,夏娜即便再不愿遂了罗特的愿,也只能改变作战方式了。
所有企图开枪的人,一个不留!
然而,死的人还不只这些。
愛情,命中註定
地上躺着的,有一般是从头到尾没有清醒过来的。
他们并不是被黎明社所杀,而是被罗特所杀!
罗特两人看似在和薇尔莉交手,实际上,他们却是在一边利用无影之力增强自己,一边借着身位进行远程攻击——三个近战打架,哪有放远程技能的?
薇尔莉每次一躲开,那技能便会砸在身后的人身上。
地上躺着的骑士,有大半都是这样死的!
而罗特两人的修为,也随之突破到了五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