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oe0超棒的都市异能 全球戰國 混吃等死-第六七二章 杜倫尼的閃耀展示-nzcd9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疯子!真是一群疯子!”
看着从容退走的日军背影,气急败坏的库蒂尼奥破口大骂。但是,无论他骂的有多么狠,都无法改变本方损失惨重的事实。
上杉团的一个冲锋,让刚刚登陆的西班牙士兵措手不及,在慌乱的接战后不到半个小时,坐了十天海船,此时还脑袋晕沉、手脚发软的西班牙士兵们就有被倒推入海的危险。若不是后方海面上本方舰炮的支持,阻断了日本人的后续兵力。说不得,库蒂尼奥麾下刚刚登陆上去的这部分军队,就要交代了。
“阁下,我们抓到一个俘虏,他被我们的舰炮炸掉了一条腿。”
“让我们的军医去给他包扎止血,晚点我要审讯他。”
“是。”
“对了,我们准备的中文翻译上来了没……轰!这是什么声音?”
“阁下,那个俘虏,拉响了身上的手雷,我们押着他的士兵都……”
“疯子!真的都是一群疯子!”
虽然嘴上骂着,但是库蒂尼奥的内心已经震撼得无以复加了:在刚才的战斗中,这些黄皮肤的士兵打得极为勇敢。在本方的舰炮刚刚开始发威的时候,他们一点退走的想法都没有。反而是更凶猛的冲锋。由此造成本方的舰炮不得以贴着本方士兵炮击,在击退敌人的同时,也给本方造成了一定的误伤。
结果等到敌人被本方的舰炮割裂成两截,舰炮弹幕后方的敌人不得已后撤后。那些在弹幕前没有被打死、炸死的士兵,居然趁着本方想去抓俘虏以便拷问情报的机会,纷纷拉响了身上的手雷!
这,面对这么顽强的敌人,接下来即将脱离了舰炮掩护的战斗真的好打吗?
“命令,一团组织至少一千名士兵,前出一千米警戒。工兵团,哎,总之,剩下的人,赶紧清理港口。另外,派出通讯兵向古斯塔夫陛下报告,本师损失惨重,要求休整。”
作为一个侵略别国都打得极不要命的民族,日本人在保卫自己的“本土”时表现出来的疯狂,作为穿越者的朱由栋和菲利普此时若是在这里,肯定是非常理解的。但是,这种疯狂,对于此时仍然盛行“打不赢就投降,等着家里送赎金”的十七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就实在是太血腥了。
所以,不光是库蒂尼奥心痛自己的士兵损失惨重。便是方才在战舰上通过望远镜观看了战斗全过程的古斯塔夫都觉得极为惊诧。
“传令下去,不管那些敌人多么的不配合,是有多么的危险,我一定要亲自审讯至少一个俘虏。所以,决不允许他们对战场上的伤兵进行无差别格杀!”
“遵命,陛下。”
下完这道命令后,他转过身来对瓦伦斯坦道:“阁下,您好像也没有和中国人交过手吧?”
“陛下,在今天之前,我当然没有和中国人交过手。”
“嗯。”稍稍沉吟一下后,他又看向了拉伊蒙多:“啊,对了,我们的拉伊蒙多可是和中国人在美洲打了很多年。怎么,拉伊蒙多,中国人打仗都是这样不要命的吗?”
“呃……陛下,参谋长阁下,我反复回想了刚才的战斗,我觉得,刚才的那些家伙不像是中国人。”
“不像中国人?”
“是的。就我在美洲与中国人多年交战的经验来看,中国人打仗是很灵活的。当然,他们是很勇敢,但是像刚才那样,纯粹的派出一部分士兵来送死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那刚才那些黄皮猴子?”
嫁娶不啼 為一世花開
“据闻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宗藩朝贡体系,刚才哪些人,我有相当大的把握可以肯定他们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麾下的其他东亚国家的士兵。”
“嘶~拉伊蒙多,如果真是如你所说,连中国人的附庸都打得这么顽强,那真正的中国人岂不是?”
史上最強終端 暴力快遞員
“哦,陛下,请放心。中国人就是因为太灵活了,所以打仗的时候不会这么疯狂的。不过,东方人的文明确实和我们不太一样,他们不是太看重生死。前些年,我在美洲也抓了不少俘虏,普通士兵里倒是有投降的,可是那些高级将领,一个都没有投降的。比如那个高迎祥,我当时抓到他后跟他说,只要他肯投降,我就做主,给他在美洲划一大块地。结果他反而问我知不知道什么叫忠义,什么叫华夷之辨……嗯,这个东西后来我问了不少传教士,他们都解释不清楚。”
“呼,好了,我也不想去思考这种让人头疼的问题。我现在只是迫切的想知道地面上的库蒂尼奥有没有抓到活的俘虏。我们的情报工作实在是太滞后了,我迫切的需要知道中国人此刻在印度到底有多少兵力以及他们大致的部署方向!”
“古斯塔夫陛下。”
“嗯?杜伦尼,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被历史本位面上的拿破仑赞誉为‘法兰西十七世纪第一统帅’的杜伦尼,这会儿还不到27岁。因此菲利普再怎么喜欢他,也只能给他挂上中校军衔。
不过,在此时陛下、殿下、阁下满屋的指挥舱里,他毫不怯场:“陛下,关于从俘虏口中获取情报,我深表赞同。但我认为我们还可以抓一些印度本地的王公贵族来询问。同时,果阿港的港区设施被刚才的爆炸所全部摧毁虽然很让人遗憾,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这使得我们可以不必局限于此地登陆。如此,敌人在这里迎击我们的一切准备,都将落空!”
……
指挥舱里一阵沉静后,古斯塔夫和瓦伦斯坦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欣慰的点了点头。
“年轻人,你说得非常好!”
“菲利普陛下如此的看重你,果然是有原因的。”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基本印证了杜伦尼的说法——日本俘虏,活的,一个都没抓到。毕竟这个时候日本人宣传的是:若是此战失败了,我们将被赶回本州岛,重新去过那种人多地狭,地震火山侵袭不断的日子。要想保住今天的生活,要想我们的子孙后代世世代代拥有这样肥美的土地,就需要今日每一个勇士无畏的牺牲。
所以,没有一个日本士兵投降。即便是那些手脚被炸断无法自戕的俘虏,最后也是拒绝回答联军的任何问题而被击毙了。
但是这里的印度王公贵族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果阿这个地方是处于印度南部,这里是印度教最顽固的地方。所以此地的印度土著天生的对白种人有一种膜拜和服从。
说真的,当这里以前的主人葡萄牙人被中国人赶走的时候,这里的印度教徒们内心还真的有些遗憾。而最近三年多的时间里,虽然他们对治理此地的中国人表示了服从,但内心深处其实还是不怎么信服的。
毒後傾國
但现在不一样了,白人老爷回来了,那还不得拼命伺候,竭诚奉献?
商人也彪悍 鬼裔刺血
“各位。”
1638年5月26日,在果阿城里刚刚清理出来的一处保存还算完整的建筑物里,古斯塔夫为首,一众欧洲高级军官们聚拢在一起,进行登陆成功后的第一次军事会议。
“根据印度人提供的情报,现在在东侧不远处挡在我们前进道路上的,是日本人和朝鲜人,其总兵力大约有五个师,七八万人。而真正的中国人,此时还在数百公里外的孟买等着我们撞上去。”
“哈哈哈,那些愚蠢的中国人,就让他们傻傻的继续在北方干等吧。”
陪着下面的军官们笑了笑后,古斯塔夫道:“目前我们登陆的部队,只有十个师,扣除战损和病重的之后,战斗人员只有十四万五千多人。下一批次的部队,最快也要二十天以后才能到达。所以,现阶段我们的任务是,巩固以果阿为核心的沿海区域,为下一部分军队的登陆打好基础。同时,抓紧时间,趁着北方的中国人还没有南下,以及中国人本土的援军尚未抵达的这段时期,我们集中主力,将挡在我们前面的日本人和朝鲜人给干掉!各位,有什么好的意见,现在可以畅所欲言。嗯?杜伦尼?”
“陛下,如果你允准,我想和拉伊蒙多一起,带两个师,绕到日本人和朝鲜人的身后去。”
“身后?”
“是的,陛下。”杜伦尼一手点在印度半岛东南侧的安得拉邦上:“根据印度本地人的介绍,中国皇帝拿下这里后,把安得拉封给了日本人和朝鲜人,最近三年,大量的日本人和朝鲜人从他们自己原来的土地来到这里……所以,此时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其实是从安得拉邦开过来的。嗯,三年,足够一个成年男人娶妻生子了。所以,此时的安得拉邦,应该是没有多少日本、朝鲜的青壮,而有着大量的他们的土地、积蓄和妻儿。如果我们能够绕到他们身后,偷袭安得拉邦,那么,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定然不战自溃!”
“……非常好的提议。那么杜伦尼,你是准备通过海军的帮助,绕到半岛的东侧吗?”
“是的,阁下。此时虽然我们没有抓住中国人在印度洋上的舰队。但无论如何,制海权上是我们占优。印度半岛上任何一个沿海地带,都应该是我们的打击范围。只要有利于战略达成,我们就应该充分的发挥我们在海军方面的优势!”
君須憐我 方小二多
“瓦伦斯坦阁下,您的意见呢?”
“陛下,我非常看好这个计划。如果我们执行这个计划,那我们剩下的部队,就可以好好的在果阿休整,等待第二批次的军队登陆。之后,我们本部与拉伊蒙多、杜伦尼前后夹击,在击溃了日本人和朝鲜人后,大约第三批次的部队也到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全力北上,歼灭恒河流域的中国人,彻底拿下印度!”

ycj2s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戰國 txt-第六七一章 聯軍登陸果阿看書-vnv36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在果阿城内此起彼伏的响起,305mm主炮的威力直接让日军在果阿城内的少量前出部队化为了齑粉。
在果阿城外约三十里处,依托一座海拔不过三十多米的小土丘,临时用水泥、石块搭建起来的一座充满日式风格的小城塞里。身着大明统一的墨绿色军服,但是在其领口、前胸和袖口上,有着五三桐、六文钱等各种家纹的一群矮个子,围坐在一个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的老头儿周围,紧张的商讨着战情。
“主公,我方潜伏在海岸线的斥候传回来情报。欧洲鬼畜的万吨大舰目前看到的就有三艘。他们的主炮射程至少超过了八千米。现下,整个果阿城已经完全处于敌军舰炮射程之内,我们事先安置在那里的一个连除了少量抵近海岸线部署的之外,剩下的几乎全军覆没。”
“哼,果然这些欧洲鬼畜先前在红海隐藏了实力啊。可惜,这么拙劣的伎俩,根本骗不了谁。”
地上最強生 哀傷的鮑
此时坐在主位上的,自然就是真田幸村了。作为丰臣政权复辟的日本方第一功臣,真田家在日本本土拥有一百万石的封地。而在这印度的安得拉邦,日本人获得的三千万石土地中,有六百万石都是真田家的。
所以这一次日本人拉出来三个师,其中有一个师,整整1.5万人,全都是身着六文钱家纹的真田家的士兵。
实力、资历,真田幸村都是排在最前面的。自然的,他也是这三个日本师的统帅。
“主公,虽说我们损失不大,但是敌人的登陆想来也会很顺利。真要是他们上了岸?”
“哼,那又如何?”老而弥坚的真田幸村拍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各位,这一仗,不光是为天朝打仗,也是为我们自己打仗!安得拉这块土地的好,想来不用我多说了。我们日本人第一次获得了没有火山地震,一年可以三熟的肥沃土地,这样的地盘,你们舍得拱手让出去么?所以,不管待会上来了多少鬼畜,我们都要奋战到底!”
“嗨以!”
“上杉定胜。”
“末将在。”
“请带领你的团在敌人炮击暂停后重新入城,在城内对登陆的鬼畜进行逆袭,我要知道对方陆军的成色”
“嗨以!”
“嗯,昔年,上杉笹纹威震关东。今天在这里,也请不要坠了谦信公的名头啊。”
“哈哈!请真田大人放心,末将虽然没有先祖之能,但一定会让真田大人看到我们上杉家武士的忠义!”
……
“古斯塔夫陛下,对岸炮火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我们的瞭望手炮击前看到城内有手持武器的军人走动,但是这会儿,敌人非但没有任何反击,而且连走动的人影都看不到了。所以我认为,陆军可以登陆了。”
“好,我们的士兵在海上飘了将近十天,是时候放他们去地面上好好活动一下了。那个,阿方索阁下,我们登陆完成后,您的舰队准备去哪里?”
这次远征,对于陆军来说,虽然中途有索科特拉岛作为中转。但是从索科特拉岛到果阿,还是横穿了整个印度洋。这就意味着陆军士兵们要在逼厌的船舱里待上至少十天:如此一来,刚下船的士兵有多少战斗力,完全就要看信仰。
香港大亨 香港大亨
而对于海军来说,在本方有三艘巨舰的情况下,他们最期望的就是中国人的海军能够扑上来和自己打决战。
可惜,颜思齐不上当,在果阿登陆的过程中,一艘大明的军舰都没有出现。
这就让海军感到头疼:索科特拉岛上的炮台什么的还在紧张的施工当中,若是敌人发现了本方的中转基地设在那里,趁着舰队主力不在对那里进行炮击的话怎么办?索科特拉岛到果阿,数千公里的海路,如此漫长的运输线,敌人中途搞破交怎么办?而且印度这么大一块地方,五十万陆军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在一两个月内占领全境吧?这就使得海军还有更多的任务:越过锡兰海峡,进入孟加拉湾,阻断中国人从缅甸对印度的海上支援通道。
对于军事主官来说,这种既要……又要……也要的作战要求,是最让他们深恶痛绝的。
三國重生之我是路人甲
但,再怎么讨厌,可是这些任务还是需要完成。
“古斯塔夫陛下,本次登陆,我们的运输舰队倾尽全力,也只送过来十五万士兵和一个月的弹药、粮食。毫无疑问,这点物资只够打一场会战。所以,这从索科特拉岛运送物资到果阿的工作不能停。但由于中国人的舰队失去了踪影,因此,海军必须分出一艘战列舰加入护航队为驱逐舰们压阵。之后,我准备再分出至少六艘巡洋舰守卫索科特拉岛。然后,我将率领两艘战列舰和剩下的四艘巡洋舰,越过锡兰海峡,进入孟加拉湾,炮击加尔各答和缅甸的仰光港,迟缓中国人从本土开来的援军。”
“明白了,希望海军能够尽可能的为陆军多争取一些时间。我们当然是希望是击溃了中国人在这里的部队后再好整以暇的迎击中国人从本土派来的精锐。”
海陆协商结束后,古斯塔夫一声令下,各艘运输舰上放下了无数的小艇,十个师的欧洲士兵们,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有序的朝着果阿港登陆了。
对这样的景象,一开始沿着海岸线布置的日军斥候都嘿嘿的冷笑了起来:在一开始的敌舰炮击中,对方有意识的放过了港口,打的就是利用港口现成设备方便登陆的主意。虽说这也让在港口附近的日军士兵全都毫发无损,但是就这么白白的把港口交给敌人,可不是打定主意奋战到底的日本人的性格。
“队长,炸药都铺设好了,随时可以起爆。”
“哟西,让大家都集中起来,趁着敌人的炮击暂停,赶紧撤退。小次郎,你和我殿后,从这里,后撤出五十米后,点燃引火线。让我们给这些鬼畜放个大烟花。”
“嗨以!”
而在另一边。
“兄弟们,加把劲,拼命划!早点上岸,早点获得印度的财富!”
此时欧洲联军打头阵的一个师,就是当年所谓‘耶路撒冷的守卫者’,鲁道夫生前最信任的副官库蒂尼奥。当年迫于政治形势,菲利普捏着鼻子给这个家伙晋升了爵位。而这一次,自然的又把他和他的师弄来打先锋:你看,我是多么的信任你,远征东方的第一阵都交给你了啊。
对这样的安排,库蒂尼奥完全无法推辞。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鼓舞自己的士兵们早点登岸,早点展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尽可能的减小伤亡——这一师的士兵,可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可惜,日本人打起仗来,是出了名的疯狂。
就在大约七八百士兵陆续登岸,并且开始控制港口的一些装卸措施,准备接应后方的货船的时候。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嗤嗤’声中,火线燃尽,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轰隆隆’的剧烈爆炸。其形成的冲击波除了把正在海面上奋力划船的库蒂尼奥狠狠倒推了一把外,也让已经登岸的先头部队数百人,直接化为了飞灰。
“该死的!这些无耻的黄皮猴子!”
看着自己最精锐的大半个营在瞬间化为乌有,库蒂尼奥心痛欲绝。但是在现在这么一个场合,他再怎么悲痛,也只有大声的鼓舞自己的士兵继续奋力前进:如果这时候退缩,他敢肯定,不需要岸上的敌人开炮,他身后的舰队就可以直接将其就地处决。
在大约十多分钟后,他的双脚终于踏上了已经被炸得一片稀烂的果阿港的土地上。
“里奥,带领你的团向前展开,搜索城内残敌。”
“是,阁下。”
“阿卡多,你的工兵团到了多少?”
穿越之隋朝皇子
“阁下,目前我聚拢起来的只有七百多人。”
“够了,赶紧清理一片码头出来,方便后续货船卸货。我们现在一门炮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是,阁下,我马上开始相关工作。”
作为鲁道夫生前一手培养起来的副官,库蒂尼奥的临阵指挥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他的安排下,原先因为港口大爆炸而乱做一团的西班牙先头部队,迅速的开始变得有序,各种工作也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
武俠鬼道士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港口前方不远处,突兀的传来了一阵板载之声!
随同这板载声一同而来的,是数千名身着墨绿色军服,但军服的袖口和胸前都绣着上杉笹的日本士兵,以及他们高举的无数毘字旗和一杆硕大的乱龙旗!

1tvl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球戰國討論-第六七零章 大戰一觸即發讀書-vqpgm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你是说,没有看到敌人的舰队中有万吨级巨舰?”
“回禀上将军,确实如此。”
“……哼,这必然是西贼引诱我主力靠上去的奸计!示敌以弱这种招数,哪个大明的将领不会用”
“上将军,末将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若是这消息上了岸,陆军和温相万一要求我们与敌舰决战呢?”
“哈哈,曹变鹏,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咱们是什么?皇家海军,是直属于皇上的。一个印度总督凭什么直接给我下命令?更不要说驻印不过三年,就基本糜烂完了的陆军了。”
说起来,海军其实介入印度的事务更早:大约二十年前开始,大明在拿下缅甸后,海军就顺势控制了锡兰岛。不过海军之所以没有像陆军那样迅速糜烂,一方面是李国助、颜思齐、杜攸宁等主官比起毛文龙、李永芳等人都年轻了太多,还有建功立业的想法,所以治军很严。另一方面则是,海军的士兵长期在高盐高湿乃至高温的环境里工作,皮肤普遍偏黑不说,大多数还很粗糙。在以肤色初步辨别种姓的印度教徒里,这就是低贱的象征了。由此导致锡兰岛的姑娘们,尤其是吠舍以上阶层的女性,都不是很待见他们。
诱惑少了,腐蚀就少,再加上主官自己还有追求。所以,海军驻印舰队的战斗力,此时仍然可观。
“上将军,如果我们不去与那些白皮的舰队决战,那我们?”
“我们当然也是要做事的。”颜思齐转头对身后的参谋们道:“记录一下。”
“请上将军示下。”
“先起草几份报告和通报,第一份给皇上,就说我们判断西贼舰队规模肯定极大,我印度分舰队不能正面相抗,所以我准备率领整支分舰队出海,伺机偷袭敌人的运输补给船只。
第二份给温相和毛将军,内容与第一份相同,注意下措辞就行。
我的二大爺 小馬子哥哥
豪門婚騙,脫線老婆太難 liaowumia
第三份给南洋舰队司令官杜攸宁中将,让他率领南洋舰队进入孟加拉湾,组织运输船从仰光出发给加尔各答运送物资。
第四份给本土舰队司令官李国助上将,就说本将建议,目前敌情不明,本土舰队暂时不动。请李将军等待本舰队后续消息。嗯,都记下来吧?”
“上将军,记好了。”
“接下来是通告。告知孟加拉湾东西两侧所有港口,西贼大举入侵,所有商船做好躲避准备。如果必须要出海的,应集中在加尔各答和仰光两地,由我方南洋舰队护送。”
“是。”
“给本舰队所有船只下令,执行一号预案。所有补给舰按照我们事先的计划,尽快抵达预定位置。所有战舰,士兵们要在24小时内归队,明日上午八点,战舰全部出海!”
拽丫頭的專屬溫柔:守護天使 花鈴月
“是!”
“给科伦坡守备基地下令,等战舰出海后,布雷舰立刻用水雷封锁锡兰海峡。”
“是!”
就在颜思齐有条不紊的布置的时候,曹变蛟和左梦庚率领一支一千余人的部队,已经抵达了开伯尔山口。
“见过两位少校。”
“马百户辛苦,怎样?你们锦衣卫前出打探波斯那边的消息,有什么收获吗?”
“哎。”这位锦衣卫的马姓百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折损了七个兄弟,总算是把消息带回来了。两位,就在这兴都库什山的西侧,起码超过二十万的军队正在集结。据我们的线人提供的情报,此次奥斯曼的领兵大将是鲍里斯,就是那个以前的欧奥大战中死守亚历山大城半年的罗刹人。”
“嘁~”曹、左二人对视一眼,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两位少校何故发笑?”
“哦,马百户,其实我们接到这个防守开伯尔山口的任务后也是懵得很啊。我和左少校都是擅攻不擅守的人,上峰居然挑了我们两个来防守这么重要的地方。而对方就更扯了,居然挑了一个擅长防守的将领来进攻此地……哈哈哈……”
“两位居然还有心思笑闹?在下看你们带的人不多啊。这点人,只怕不到三千吧?”
“老兄你看错了,真正的战兵只有一千余人,剩下的两千人是给我们运送弹药的。”
“啊?那可怎么够?”
“一千人肯定不够了,若是再加上一万锡克人呢?”
“锡克人的战斗力倒是值得信赖,不过这一万多对二十万?”
“哈哈哈,尽够了尽够了,也不看看这开伯尔防线是谁修的。”
所谓开伯尔山口,其实是兴都库什山脉中的两条河流形成的河谷与周边山脉的总称。也就是说,他其实就是两侧为山地,中间为河间平地的一道峡谷。
这道峡谷全长53公里,周边的山地相对高度不算太高,一般的山头比下面的河谷也就高个一百来米。整道峡谷平均宽度1000米左右,最窄处近600米。由于河谷之地相对温暖,加之周围的大山挡住了寒流。所以这道峡谷全年都可通行,不会出现大雪封山的情况。
简而言之,在这里修建防御体系,比华夏修长城简单多了。但真要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嗯,起码和剑阁这一类的关隘比起来,它是远远不及的。
混沌至尊(起點) 邪情怨天
隱世高手在都市 傾城武
1634年年末,温体仁亲自来到这里,然后让大明的工程师们根据这里的地形设计了一个规模宏大的防御体系。之后三年,印度总督府的大部分结余,都被投入了这里。到了此时的1638年5月,虽然整个工程尚未完工,但单就已经可以使用的部分,就已然可观了。
整个开伯尔山口防线,其核心是这道峡谷的最窄处:在这个不足600米宽度的截面上,大明在这里修建了一座用钢筋混凝土浇筑起来的小城:温体仁为其取名为张巡寨。
在张巡寨之前,是三道战壕、铁丝网、地雷阵以及各类碉堡组成的防线。每一道防线里,不过几百千把米的横截面上,老温作为一个文臣,也是深度的火力不足恐惧症患者。所以各塞进去了十二门150mm要塞炮。
考虑到从白沙瓦到这里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公里,但是这么短的一截距离,海拔急速上升,由此导致这十几里山路运载重装备及其困难。所以,温体仁当年规划这个防御体系的时候,在张巡寨的后面,还修建了南霁云堡和许远堡,这两个堡垒,一方面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军事要塞,一方面也是大型仓库——储存了大量的弹药和粮食。
峡谷内的防守是如此,在峡谷上的山脊上,老温也在多个险要地段修建了重机枪火力点和各种大小不一的炮台。总之,这个防御体系,用老温的话来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夸张了点。但只要有一万人固守这里,只要守御者意志坚定,敌人便是十万二十万,也休想从这里越过。
当然,明军在印度的总兵力是有限的,所以毛文龙和李永芳只派了一个营来这里。真正的防守主力,还是锡克人。
“本校是曹变蛟,这位是左梦庚,请问怎么称呼?”
“尊敬的两位大明少校,我是锡克王国第一师师长辛格。奉温总督和我国陛下的命令,率领第一师全员一万三千人来此听从你们的调遣。”
“哈哈,那本校就不客气了。辛格师长,这是开伯尔防御体系的总体鸟瞰图,请贵师的参谋部根据图纸分配兵力。这项工作,一定要在明日下午六点前完成。明日晚上吃过晚饭后,我们和您,一起对每个防御点进行检查。”
河岸 蘇童
“如你所愿,请放心,我们锡克人承蒙大明恩赐有了自己的国家,一定会为了本国独立地位的维持和大明的恩德而奋战到底。”
……
与此同时,印度半岛西侧的孟买城,毛文龙也在这里大集诸将,商讨应敌方略。
大明在印度控制的力量,除了自己的三个师,以及五个由大明军官掌控的印度师外。还有许多其他的旁支力量。
当年大明征伐印度,是用了万狗天征这一技能的。这打完了仗,自然也要给出力的藩国一定封赏。大明自己拿走了恒河平原这一精华地带,给了各藩属国一定的武器,在地图上开疆,让他们自己去取印度半岛南部的土地。
三年多下来,投入最大,大明之下战力最强的日本获得的土地最多:大明划给他们的半个安得拉邦彻底拿下来了不说,还继续向南,打掉了两三个独立的印度教小国。一共是获得了近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几乎等同于本州岛了。
当然,印度这块地方的自然条件比日本列岛那种火山地震频发的地方好多了。所以虽然面积还距离本州岛差了一些,但其粮食产出却是本州岛的1.5倍!
这就使得日本人是以经营本土的心态来经营这块新地盘。为此,丰臣栋秀除了派出自己的次子来这里坐镇外,还让已经71岁的真田幸村亲自来这里镇守。其麾下的各个家族,也都派出了家里的得力人员进驻……在温体仁发布总动员后,在印度的日本人呼啦一下就拉出了三个师,近五万人的兵力——这可不是日本军官印度士兵的所谓印度师,而是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战力可观的部队。
日本人如此,福国也差不多:朝鲜半岛总体是贫瘠的,安得拉邦这样得天独厚的土地,一样让朝鲜人宝贝得不得了。所以,福国在印度的人员,也拉出了两个朝鲜师。
此外,再加上其他各藩属国,以及印度总督区北方的加德满都、廓尔喀、不丹等藩属国奉命率军前来汇合。从三月初温体仁发布总动员令开始,到了这会五月初,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毛文龙麾下的士兵,就从八万飙升到了二十九万,整整十九个师!
虽说这二十九万大军的战力绝对是参差不齐的,但人一多了,大家的胆气自然也就起来了。
不过,孟买的军事会议进行了好几天,大家都觉得有点麻烦:海军不能将敌人战而胜之的话,印度半岛漫长的海岸线,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是敌人的登陆地点,所以这防守真的没法做。
網遊之一品閑人 蘇樞
最后,毛文龙拍板:二十九万人分为三部。
战力最弱的一批藩属国部队凑成四个师去卡拉奇,防守印度河三角洲:在毛文龙看来,印度半岛的核心到底还是恒河流域。敌人如果主力在印度河流域登陆,还要穿越一大片荒漠。所以,欧盟主力在这里登陆的可能性极小。倒是奥斯曼的部队,有可能在这里登陆。
战力较为靠谱的五个日本师和两个福国师在真田幸村的率领下,南下果阿——果阿这个地方以前葡萄牙经营了上百年,留下的各种利益网不要太多。所以虽说果阿这地方已经是印度半岛南部,距离恒河平原有些远了,但确实存在敌人大规模登陆的可能。
大明自己的八个师,驻守在孟买附近——孟买往东北走,就是恒河平原,就是德里和阿格拉这两座印度半岛的核心城市了。
……
1638年5月6日,毛文龙定下兵力配置后,要求各路军队最迟在5月20日前要到达指定位置并全部展开。
而在5月7日,欧洲联军第一批部队,登陆索科特拉岛。
5月20日,大明在印度的各部陆军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并展开。
5月21日,搭载着大明本土第一批援军五个师的运输船队,刚刚驶过马六甲海峡。
5月23日,驻守在果阿港内的日军第一师的士兵们,在西方的海面上看到了无数重重叠叠的桅杆!

i7qoz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戰國-第六六九章 紅海出現敵人推薦-sp6p6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1634年9月,印度半岛上大的战事完全结束,大明基本抵定印度。朱由栋在留下温体仁、毛文龙等文武以及三个师的陆军后率领主力返回本土。
靖康誌
1636年5月,苏伊士运河开通,菲利普开始有了远征印度的打算。但是,大明派出孙传庭督师美洲,美洲局面一片糜烂,菲利普不得已将注意力转向美洲。
同年,奥斯曼大维齐易普拉欣发兵波斯。
1637年3月,万吨级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号战列舰完成舾装、海试后正式服役。并立刻被派往美洲。
1637年6月,亲王号参加利马海战,击沉大明两艘铁甲舰,大明美洲舰队司令官郑芝龙战死。自此,大明无法再大规模的援助美洲义军,而西班牙则靠着海军优势迅速集中兵力,将美洲义军赶入了山区。西班牙美洲殖民地转危为安。
1637年9月,菲利普秘密启动征印准备,并且派出使者多次与奥斯曼的易普拉欣交换意见。最终,已经灭掉了萨珊波斯中央政府,将波斯彻底撕裂为六七块的易普拉欣,同意出兵东征。双方约定,如果征印成功,就以20世纪印巴分治的边界线为基础划分印度。即,巴基斯坦和克什米尔全境,以及旁遮普全境,归属奥斯曼。剩余的地方,全部归欧盟。
1638年1月,欧盟大会在里斯本召开。参会各国一致同意,动员五十万陆军、除美洲分舰队以外的全部海军以及三十万后勤人员远征印度。欧洲,正式开始了全面动员。
1638年2月底、3月初,锦衣卫在欧洲、在奥斯曼的密探陆续的将消息传到印度。6日,温体仁召集大明驻印高级官员、各藩属国代表集会,确定一边向大明本土告急、求援。一边在印度总督区实行总动员。
7日,毛文龙与李永芳商议后,初步定下了迎击方略:少量精锐依托防守体系守备开伯尔山口。主力集中起来,伺机而动。
同日,大明印度洋舰队完成集结,司令官颜思齐上将麾下,共有六艘五千吨级铁甲舰、十艘三千吨级铁甲舰以及数十艘各类勤务舰只。颜思齐的方略是:本方舰队先派出一支由五艘三千吨级铁甲舰组成的快速支队在两艘补给舰的支持下抵近红海南端,靠着高航速的优势,密切观察当地海面情况,力争尽早的把消息传递过来。
同样是在1638年的3月。天津滨海造船厂,设计图纸上满载排水量达一万五千吨的俞通海(朱元璋称帝前麾下水师的统帅,大明水师的开创者)号铺下龙骨。
4月20日,温体仁和毛文龙的奏报抵达朱由栋案头。朱由栋下令枢密院迅速制定计划,并让内阁发布局部动员令。
4月22日,枢密院援印计划提交:大明本土第一批次抽调20个师,30万人赴印。第二批次为10个师,15万人。考虑到本次作战制海权不一定完全在本方手里,所以熊廷弼在制定计划时,将两个批次的间隔时间安排得很短——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这就对大明的动员体系提出了极高的要求:第一批次的20个师那是常备军,说走就走。但第二批次的10个师就是预备役了,要在一个半月内完成集结、武装、运输,这对大明的官僚体系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还好最近这些年,大明的公务员体系已经基本建设完成,各项考核体系也逐渐完备。所以这道动员令由内阁发下来后,各地政府的官员们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手里的动作是一点都不慢,迅速的开始了工作。
5月1日,国防部麾下的运输船队以及内阁动员的部分民间船只开始向着各大港口聚拢,本土舰队也在李国助的调配下开始集中,大明的第一批次援军20个师也开始向着各个港口开进。
同日,松江府的长沙造船厂里,与俞通海号同级的郑和号战列舰,也铺下了龙骨。
5月5日,第一批次里的首批部队开始在天津港登船。
……
同日,红海南端,风和日丽,能见度极好。在蔚蓝的海水中,两艘大明的铁甲舰兰州号和庆阳号,正在缓缓的巡弋。
此时正是这里的夏季,太阳正在从赤道接近北回归线。而红海南端的这个纬度,此时几乎可以说是被太阳直射了。由此也导致这两艘铁甲舰上的温度极高,除了轮机舱的士兵们没得办法外,其他的士兵都在甲板上现搭起来的凉棚里举目眺望。
兰州号上,一个光着膀子,仍在不断冒汗的汉子在朝着正北方观望了许久后,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舰长,你说那些西贼会不会来啊?”
“刷”的一下收起望远镜,年仅二十五岁的曹变鹏擦了擦脑门上的一头大汗:“来是肯定会来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来啊。哎,我一方面希望他们早点来,咱们好早点结束这天天烤人干的差事。一方面呢,他们晚来一天,我们后方的准备就充分一天,而我大明本土的援军就近一天。所以……嗯,我还是宁愿继续被这太阳炙烤,但愿他们晚点来吧。”
“舰长!”就在这位曹文诏的公子满脑门纠结的时候,顶上的瞭望哨开始大吼起来:“正北方向,约莫一万五千米外,有大量桅杆出现!”
“来了!”狠狠的一击掌,他开始大吼起来:“都别躲太阳了,各就各位,咱们有活儿了!”
随着曹变鹏的命令,一开始还懒洋洋的兰州号官兵们迅速的弹了起来,以极高的速度各自进入了战位。虽说因为士兵们一开始几乎都是脱了上衣,以至于在飞速的奔跑中,皮肤碰到铁质物体后往往会被烫得厉害。但是奔跑的士兵们没有一个发出哇哇的大叫声,整艘军舰在只能听到密集脚步声的过程中,迅速的进入了战斗状态。
“给庆阳号打信号,让他们在我舰后方至少三千米外游弋。本舰锅炉烧到最大,航向正北,让我们把敌人观察得更清楚一些。”
“得令!方向正北,全速前进!”
網遊之羅剎 秦筱
白棉花
随着曹变鹏的命令,兰州号修长而轻盈的舰身迅速的转向,然后坚定的朝着庞大的欧盟舰队驶了过去。
而在另一边。
超級紅包神仙群 大愛豆瓣
“古斯塔夫陛下,最前方的斯德哥尔摩号巡洋舰发来信号,距离我们大约一万五千米的地方,发现了一艘航速在17节左右的铁甲舰。他们分析,极有可能是中国人的驱逐舰。”
随着欧洲科技的发展,欧洲人有了制造更强大战舰的能力。所以此时的欧盟海军内部,对自身的铁甲舰种类再次进行了细分:500吨以下为艇。500至1000吨为通讯舰等勤务舰。1000至3000为驱逐舰。3000至5000为轻巡。5000至10000为重巡。而万吨之上,自然就是战列舰了。
不过,虽说电学知识的领先,让欧洲人拥有了大舰。但是材料学的相对落后,却使得他们的船只其航速普遍不高。就目前而言,大明三千吨级的铁甲舰最高能够跑出17节。但是欧洲人的军舰里,只有2000吨以下的舰只,才能跑出超过17节的速度。
所以,作为本次欧盟五十万大军总司令的古斯塔夫还没有说话。他身旁的,本次欧盟联合舰队司令官阿方索中将已经开了口:“让前面的舰队派出三艘快速驱逐舰,将其驱离!”
看了一眼阿方索,古斯塔夫没有对其表示什么。反而是转过脑袋对着站在自己另一旁的瓦伦斯坦道:“阁下,我们的运输舰第二支队此刻距离我们多远?”
“这个?我们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时候他们才在开始装船,估计这会儿也就刚刚驶出运河吧。”
超級武裝 魔戀
“那距离我们起码还有一天多的路程。”微微点点头,他终于转身对阿方索道:“阁下,我们的三艘战列舰呢?”
獵國記 銳利
“按照海军事先的想定,我们不准备过早暴露着三艘新式战列舰,以便吸引中国人的舰队来与我们进行决战。所以此刻他们都应该才刚刚开始进入运河,距离我们大约有三天的路程。”
……
“轰轰~”
随着欧盟海军派出三艘驱逐舰对兰州号进行驱逐后,越来越多的炮弹落在了兰州号的四周。不过大明的这艘三千吨级铁甲舰,在各种水柱中灵活的扭来扭去,敌人就是不能对其伤到分毫。
“嗯……”不断微调望远镜的焦距,曹变鹏的嘴里喃喃自语道:“五千吨级的铁甲舰十艘,三千吨级的差不多有二十来艘,还有更多的运输舰和辅助舰只,但这运输舰,顶天也就一两百艘……嘶~这个规模也太小了吧?”
“舰长,说不得,敌人的舰队后面还有大头呢!”
“你说的很对。”
“那舰长,嘿嘿,我们要不要甩开这群傻瓜,继续北上?”
“扯淡!”嘴角轻轻抽了抽,曹变鹏放下望远镜道:“咱们这艘兰州号,全速前进下,海上自持力不超过十五天。我们这会突进向北倒是没事。等到回来的时候,没煤没水了怎么办?打着白旗去西班牙人的监狱里吃牢饭啊?都有了,回撤!我们尽快的把消息给温相他们传回去!”

2zan6非常不錯小說 全球戰國 ptt-第六六八章 大明的駐印軍-he1ji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1638年3月,印度,阿格拉。大明驻印军团总司令部。
漁色大宋 阿巽
“哎呀,振南兄,好久不见。”
“别,老李啊,你好歹比我大两岁嘛。哎,快坐快坐。”
所谓老李,乃是当年与毛文龙一起投入熊廷弼麾下,然后在宽甸共同练兵多年的李永芳。
虽说朱由栋一直提醒自己:历史本位面上的一些没有气节的人物,或者做了错事的人物,很多时候都是大势所趋。作为皇帝,还是应该尽可能的公平,不应该用这个位面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戴着有色眼镜的去看那些人。
聖火丹聖
但,他想是这么想,真的做起来又是另外回事了。尤其是当年祖大寿参与进了东林党试图毒杀他的案子后,这有色眼镜是怎么都摘不掉了。
所以这几十年下来,毛文龙一直都是实职的部队主官,衔职也升得极快,打下印度后,军衔成了上将,军职则是堂堂的大明驻印兵团总司令。而李永芳呢,还是毛文龙念旧情,主动找到御马监,将他从大明本土的后备军司令部给调了过来,做了自己的参谋长。
双方坐定后,毛文龙看了一眼李永芳:“前些日子杨涟、左光斗都先后弹劾你,说你在你的园子里骑着手下的奴仆出行,可有此事?”
校花的貼身保鏢
“啊?这些东林余孽一天吃饱了就是喜欢没事找事!哎,振南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印度人,天生奴性,他们自己愿意让我们骑,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哦,那天确实骑了一会,就是巡视下我自己的园子里的耕地,督促下面的人准备春耕嘛。多大的事儿?”
“咚咚咚~”使劲的敲了敲桌子,毛文龙声色俱厉的道:“老李啊!咱们是武将!是骑马的,不是骑人的!就算现在机关枪、冲锋枪大行其道,骑兵已经式微。但我们外出,坐车不好么?为什么要骑人?当年皇上离开印度的时候,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千万要保持军队的战斗力,不要被这里的污七糟八的事情给腐蚀了。你看看你!来了印度不过两年多,庄子收了一个又一个,手下的奴仆没有五千也有三千了吧?你要干啥?学东汉的那些世家啊?!”
“砰~”掏出随身的打火机,点燃了一颗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李永芳吐出一个烟圈道:“振南,老兄弟,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了。你今年多少岁了?六十二了吧?我呢?六十四了。按照军官管理办法,我这个少将,若是还升不上去,到了六十五岁就必须退役。你说吧?我这个年纪还有什么念想?既然国内不准蓄奴,又搞什么官绅一体纳粮,那我也只有在这里购置庄园,将来传之子孙了嘛。不然我一辈子为枢相,为皇上卖命,图的是个啥?”
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毛文龙,李永芳又道:“再说了,我这样的到底是高级军官,还算有自制的了。承蒙皇上厚待我们,我这少将一年的军饷也有上千银元。购买庄子,那是和当地王公贵族平买平卖,从不巧取豪夺。你看看那些中下级军官和普通的士兵?TMD媳妇娶了一个又一个。这媳妇多了,生的孩子也多。吃饭的嘴多了,光靠那点军饷哪里够?还不是得去欺负当地土著?”
邪惡總裁的惹火嬌妻
萌萌仙妻 紀柔
听着李永芳的话,毛文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印度这块地方的人,实在是太驯服了。说真的,毛文龙感觉,若是大明驻印军把在印度的这个搞法换到国内,分分钟就激起民变,然后朝廷的镇压就来了。但是在这里?你对这些印度人越狠,他们越是服从。
虽说印度人内部还是有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高低种姓之间绝不通婚。但是大明的官兵哪里计较这个?只要你听话,你驯服,那你就是自己人!如此一来,大明的官兵们,自然得到了很多印度低种姓女子的青睐——大明的官兵虽然不是白种人,但比起印度的首陀罗、达利特什么的,还是白多了!
这女追男,一般而言都是很简单的。所以自1634年8月印度基本抵定开始后三年多时间里,大部分的大明驻印官兵,都在这里有了小妾或者妻室。自然的,明印混血儿也在最近一两年里大批的出生……
正如李永芳所言,吃饭的嘴多了,明军的那点饷银就不够了。而道德这个东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得解决了温饱之后才有。所以,最近大半年来,驻印军与周边百姓的关系——嗯,说紧张倒不至于,毕竟这里的人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但无论如何,都不如以前融洽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温体仁和毛文龙都有些无奈:大明派到美洲去的那个师,除了正常饷银外,还给了安家费的——就当他们回了来了算。可是对派到印度的三个师,是没有安家费的:人家去美洲是拿命去拼,你们驻守印度是享福的。所以,国防部对驻印官兵是没有额外补贴的。
这当兵的钱不够了怎么办?手里的枪是摆设么?
所以老温也只有让毛文龙下严令,让大明的驻印官兵最多只能娶一妻三妾,多了就要被勒令退伍。
但即便如此,大明的官兵们还是被热情的印度女郎再三再四的拿下。这些家伙和对方滚完床单后要是有了孩子,哪怕限于军法不能再明媒正娶,但依然要给对方生活费:中国的男人,至少在这个时代,渣男的比例是极小的。比起黑叔叔们创造生命成功后就玩消失不知道好了多少。
如果深情是殺手
可就造成士兵们总是想搞各种生发,由此导致军民关系紧张。而这战斗力嘛……
“刷!”无奈的摇摇头后,毛文龙扔出一份文本:“这是锦衣卫在欧洲的密探拼死送来的消息。从去年12月开始,欧洲就陆陆续续的在开始动员。到了今年的一二月间,这动员规模更是越来越大,怎么都遮掩不住了。按照锦衣卫的分析,这一次欧洲动员的军队,起码超过了三十万。”
“干什么?他们要去打奥斯曼?”
世紀兵推 四夕
特工女教師
“真要去打奥斯曼就好了!我大明以前毕竟在奥斯曼常驻过使节,所以也发展了一些下线。根据这些人透露的情报,奥斯曼也在进行大规模的动员。”
“那就对上了呀,这两国又要打个不可开交了。”
“放屁!人家奥斯曼是在把兵力往着东边集中!”
“这……”虽说年纪大了些,最近几年也丧了些。但好歹李永芳也是老将了。毛文龙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自然就分析出了味道。
一、欧盟大举动员,这个规模肯定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瞎折腾。肯定是要去打某个地方。
鏖仙 花靜開
二、奥斯曼也在动员,但是在欧盟大规模动员的情况下,还把主力往着东边投放而不是加强西部边境的防守。那只能说明,这两家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欧盟的这次动员,不是针对的奥斯曼。
三、如此,欧盟的动员针对是谁,呼之欲出:三十万以上的士兵,不可能运到美洲去。那里的地形和境况决定了兵多未必能发挥出优势。
所以,只能是印度了。而且搞不好奥斯曼动员的军队也是冲着印度来的。毕竟,奥斯曼这些年早就把波斯拆得四分五裂,对付一盘散沙的波斯,不需要大规模的动员。
“嗯……”再次点燃了一颗香烟后。李永芳沉思了一会:“此事,温相怎么说?”
“印度总督区全境动员,整个南亚各藩国全部动员。此外,挂加急信,向北京报送。”
“北京的援军再怎么快也得半年以后了。”轻声嘀咕了一句后,李永芳吐出一个烟圈,然后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毛承斗道:“贤侄,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快去给你父亲拿印度地形图来。”
两个老头把地图展开后,李永芳道:“振南,听闻西贼的新式战舰排水量超过了万吨,我们的海军只怕?”
“颜思齐那个家伙昨天的会上已经说了,若那艘万吨战舰来了,他只能是尽力周旋。”
“嗯。”也没去吐槽海军,李永芳稍稍思索后便道:“如此,印度半岛西岸的各个港口都难保安全。”
“确实如此。所以我的意思,是把主力集中在内陆的交通要道上,若西贼真的来了,那我们的主力就根据其登陆地点,随机应变。”
“……哎,海军若是不敌,也只好如此了。”
“是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毛文龙道:“现在的问题是让谁去守开伯尔山口。若是我料得不错的话,若奥斯曼真与西班牙结盟,那他的大军应该是从波斯方向开过来,这开伯尔山口就是必经之处。”
所谓开伯尔山口,简单的说就是:南北走向的兴都库什山脉和东西走向的喜马拉雅山脉差一点点就连在一起了。而差的那么一点点,就是开伯尔山口。
数千年里,从最早的雅利安人,到亚历山大帝国,贵霜帝国,伽色尼王国,恺加王朝,杜兰尼王朝……一直到莫卧儿帝国,大航海时代以前,中亚、西亚的势力,全都是从这里进入南亚的——这是古代交通技术下,陆路进入南亚的近乎唯一的入口。
不过,虽说这么多的入侵者都从这里进入南亚。但是他们进去做了南亚的新主人后,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开伯尔山口修筑一座关卡或者建设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反而是在南亚温暖富饶的土地上,接受种姓制度,然后迅速腐朽,等着被新的入侵者所征服……
而在大明拿下印度后,大明的官员们稍稍了解了一下这块大陆的历史后,不需要朱由栋提醒。温体仁走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发动二十万民夫,去开伯尔山口修筑防御体系。
鷹掠九天
所以,这会儿开伯尔山口的防御体系是完备的。只是需要定下去守备的人员,以及多少部队。
当初朱由栋离开这里的时候,留下了三个师。最近这三年,温体仁又从这三个师里抽调了部分军官,以这些军官为骨干,以当地印度人为兵源,组建了五个印度师。所以,这会儿毛文龙麾下,表面上看起来,是有八个师,12万人。
但,毛文龙自己知道,若是按照曹文诏当年征印时给各部队设定的战力表来参照。原本战力是8、9的三个大明师,在驻印三年多以后,这战斗力起码打个八折。而那五个印度师,嗯,由于锡克人已经独立建国,所以这些纯粹以印度斯坦族组建起来的印度师,战斗力大概就是2、3的水平吧。
“老李啊,我是这么想的。若是敌人来犯,通过海路直接在半岛登陆是最快捷的。开伯尔山口那里是纯粹的陆路,真要几十万大军走那里,估计可能性不大。所以,我的意思,那个地方,调一个我们自己的营去,然后让锡克人派一万人听从我们的指挥就行。”
“……可以,那让谁去呢?”
“曹变蛟和左梦庚吧,到底一个是曹帅的侄子,一个是左良玉的亲儿子,最近这三年来,也就他们那个营还保持了每日出操训练…..给他们的那个营加强点人手,装备、弹药什么的给足点。把开伯尔山口交给他们。我们主要的力量,还是要放到应对登陆之敌方面。”
“好。”又点燃了一颗烟,李永芳悠然道:“也不知道是敌人先到呢还是援军先到啊。”
“哈哈,管他呢,反正都是打仗,无非生或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