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o89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來自未來的神探討論-第813章 抓捕鑒賞-ijuw8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北苑小区3号楼502室。
洗手间。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壮女人,一边哼歌,一边照着镜子抹脸。
女人脸上有了明显的皱纹,不过她自己感觉还挺好的,尤其是最近两天感觉皮肤明显滑嫩了,想到这,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真好。
邪魅總裁偷心計:圈養小嬌妻 艾維斯….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女人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系统提示对方可能是快递或销售。
女人摁下了接听键,“喂。”
“您好,请问是马女士吗?有您快递,您是下来拿,还是我送到驿站。”
这两个她都没选,“我在家,你给我送上来吧。”
“你要是方便的话,还是下来拿吧,我还有其他的包裹,不太方便。”
“你不方便,我还不方便呢,你们公司快递费那么贵,我买的就是这服务,你要是不送,我只能投诉你了。”
“别,我现在给您送上去。”
女人挂断了手机,撇撇嘴,“小样,还跟老娘来这一套。”
修道長生之路 弄啥嘞
女人继续站在镜子前面照。
没一会,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女人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是个穿着快递制服的年轻小哥。
“咯吱……”一声,门开了。
女人让到一旁,盯着对面的快递员看,挺年轻,长得也很精神,就是眼睛小了一点。
“您好,是马女士吗?”
“是我。”
年轻的快递员问,“您的快递,用不用我给您搬进去?”
女人双手抱胸,点点头,“搬进去吧。”
年轻的快递员将箱子搬进了客厅,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侧面的女人,放下箱子起身后,女人依旧没有动静。
“您忙着,我先走了。”快递员撂下一句话,转身往外走。
此时,外面两侧站着不少人,燕子是唯一的一个女警,小声嘀咕,“哎,小眼这魅力不够呀!”
郭天旭瞪了她一眼,又给韩彬使了个眼色。
大偵探筆記 緋色塞納河
韩彬微微点头。
随后,郭天旭和韩彬带人冲了进去。
“警察,不许动!”
此时,小眼和女人也走到了门口,女人听到警察两个字被吓了一跳,楞在了原地。
看到对方没有反抗的举动,韩彬也没有给她戴手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阿姨果然很壮,像是练过的一般。
“你们这是干啥?”女人语气中有些不满。
韩彬亮出了警官证,“我们是警察,有人报警声称遭到了你的侵害,我们是来调查的。”
女人轻哼了一声,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
“诶呦,您这说的什么话呀,我一个女人,能侵害什么人呀。八成是有人诬陷我。”
“你叫什么名字?”
“马月菊。”女人应了一声,往外瞅了瞅,“得,也没站在门口了,让人听到了不好,进去说吧。”
燕子嘀咕道,“啧啧,她倒是坦然。”
韩彬拿出了胡佳勋的照片,“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马月菊撇撇嘴,“果然是个忘恩负义没良心的小子,我没报警抓他,他到反过来害我。”
韩彬一挑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郭天旭也听出了言外之意,暗道,莫非这里还有其他猫腻,又或者是利益没谈妥?
马月菊不答反问,“警察同志,说实话,我也有些好奇,他怎么报的案,都说什么了?”
“他说自己是来送快递的,你让他将快递放到了客厅,而后从背后打晕了他,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遭到了捆绑,而后你强健了他。”韩彬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并没有说细节。
“哈哈……”马月菊笑了,“他还真能编,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我倒是成了坏人,他到成了受害人。”
之前做笔录,韩彬也觉得胡佳勋的证词有些许隐瞒,“那你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马月菊沉吟了片刻,说道,“他根本就不是送快递的,而是一个小偷,跑到我家里来偷东西,才会被我打晕。”
“他是小偷?”燕子惊讶出声音来,“但是,我们查过你们的通话记录,他确实给你打过电话,你也接听了。我还头一次听说,小偷打电话前会跟失主打招呼。”
“他没跟我打招呼,而是故意试探我在不在家。”马月菊哼了一声,继续说道,“那天上午,我从网上下了点片,就在卧室里看片,然后,就有人打电话说是快递。我当时正在兴头上,就说自己没在家,让他将快递放到驿站。”
“谁曾想不到二十分钟,我就听到门响了,我当时也有些纳闷,我自己一个人住,其他人根本没有钥匙,门怎么会响,我意识到可能是小偷。”
“然后,我就悄摸的开了个门缝,往外瞅,果然瞧见进来了一个陌生人在我家客厅里翻,然后我就从卧室出去,趁他不备将他打晕了。”
“我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这你们总不能抓我?”
韩彬郑重说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欺骗警方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我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家伙就是一个小偷,他先伪装成送快递的看我在不在家,听到我不在家就趁机潜入我家偷东西,鬼得很。”
韩彬和郭天旭对视了一眼,而后,郭天旭将小眼拉到一旁,小声的说着什么。
韩彬继续问道,“胡佳勋来你家偷东西是几点?”
马月菊想了想,“14号上午九点多吧。”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记不清了。”
“那就想,一直到你想起来位置。”
马月菊瞥了韩彬一眼,“警察同志你好凶哦,我怕怕的。”
韩彬打了个寒颤,后退一步,撒娇这东西也得分人,眼前这位撒娇,简直就是吓人。
看到韩彬的举动,马月菊脸上有些挂不住。
江山半壁
韩彬再次询问,“胡佳勋几点离开的?”
“十一点左右吧?”
“晚上?”
“对。”
“他在你家呆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对。”
“你俩都干什么了?”
“聊天呀。”
“聊了14个小时?”
“对。”
“都聊什么了?”
“我抓小偷了,自然是想着报警,他就求我不要报警,说自己有多苦,有多不容易,让我给他一个机会。”
風水玄術: 花落年少
“就这些?”
“对呀,他反反复复的说,我这个人心软,就听着呗。”
“在反复的说,也不可能说14个小时吧。”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这段时间,他有没有说要离开?”
“没有,他就求我一直不要报警,我就开始纠结要不要报警,最后,我还是没报警,把他放了。”
韩彬话锋一转,“胡佳勋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你强健了他。”
马月菊恼怒道,“听他瞎说吧,我不是那种人。他这是在诬陷我。”
“你们两个在哪聊的天?”
“就在客厅。”
“这期间你是不是一直捆绑着他?”
“我也没办法呀,我想报警,他不让,我也不敢贸然松开他的绳子,他害了我咋办?”
重生寫推理小說 別人家的小貓咪
“他有没有去过你卧室?”
“没有。”
“你确定?”
穿越女的星際生活
“我确定。”
韩彬招了招手,“搜。”
随后,燕子、大憨等一众民警,进入了卧室搜索。
“诶,你们干嘛呀,凭什么搜我家。”马月菊也急了,抢先一步挡在了众人身前。
韩彬亮出了搜查令,“你自己看看,这是证件。”
“让开。”燕子将马月菊拉倒一旁,大憨等人进入卧室搜索。
没一会,大憨就高声喊道,“韩队、郭队,我在马月菊家床下面发现了一个男人的内衣。”
听到这话,马月菊脸色大变。
韩彬指着男士内衣问道,“这是谁的?”
“我……男朋友的。”
韩彬哼道,“要不要验一下DNA?”
马月菊赶忙改口,“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你不知道,我告诉你。这是胡佳勋的内衣,你将他带到卧室内欺负,他为了保留证据,将内衣放到了床底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月菊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示弱道,“是是,你说得对,我就是强健了胡佳勋,那有怎么样?有本事你抓我呀,我在网上查过,这根本就不犯法。”
韩彬笑了,“这的确不犯法,我也没想过用这个理由给你定罪。”
深閨玉顏 冷雨幽心
“你之前说,胡佳勋在你家逗留了14小时,你们两个一直在聊天,期间他没有要求离开,反倒是一直求你不要报警。从现有的证据看,你这些话根本就不可信,属于虚假供词。”
“你欺负他不犯法,但是,这个行为显然是违背他的意愿,非法剥夺了他的个人自由,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
“我们现在是以非法拘禁罪对你实施逮捕。”
韩彬话音落下,燕子和大憨走了过来,直接给马月菊戴上了手铐。
马月菊大声喊道,“我不服!你们凭什么抓我,胡佳勋是个小偷,潜入到我家偷东西,你们怎么不去抓他?”
韩彬道,“你放心,胡佳勋逃不了,他只会比你的罪名更重。”
“哈哈……这个二傻子,老娘跟他困觉是看的起他,呸,什么东西。”马月菊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
对她来说,最难过的不是被抓,而是胡佳勋宁愿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报警。
自己好歹也是个女人,有那么差吗?

o7e5o精品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第812章 認罪讀書-v6un4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技术队的鉴定,验证了韩彬的猜想。
假设胡佳勋被强健是真的,根据韩彬的推测,胡佳勋在离开北苑小区后依旧是怒火难平,而路边的汽车成为了他的发泄对象。
錯嫁良緣之代嫁郡王妃
他涉及到两个案件。他即是受害人,也是嫌疑人。
胡佳勋站起身,说道,“警察同志,案件的情况我都已经说了,调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胡先生,请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韩彬叫住了对方。
“您说。”
“您再好好想想,那天晚上有没有去过堰新路汇安小区附近?”
胡佳勋叹了一口气,坐下来,沉默了一会,“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去过那条路。不过这也很正常吧,就像您之前说的,我回家的时候正好从那经过。”
韩彬接着说,“就因为正常,所以我才询问您,是否发现有什么异常?”
“没有。”胡佳勋依旧是这个回答。
“那你自己有没有接触过那些路边的车辆?”
胡佳勋摊了摊手,“我都没有靠近,又怎么可能接触?”
“确定?”
“您问几遍我也是这个答案,因为我确实是这么做的,真金不怕火炼。”
韩彬笑了笑,“真金怕不怕火炼我没试过,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你肯定不是真金。”
“警察同志,您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来报案的,您给我扯这些有什么用,您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查那个欺负我的女人。”
“你放心,那个案子我们查的,不过我们现在查的是路边车辆被毁坏的案子。”说到这,韩彬面色郑重了起来,“胡佳勋,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逮捕了你。”
星際生存手冊 泊小不
電影世界神級龍套 真言之道
“逮捕我?凭什么!”胡佳勋大声质问道。
“胡佳勋,你真以为昨晚砸车的举动天衣无缝,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就是在汇安小区附近故意损坏汽车的嫌疑人。”
胡佳勋恶狠狠的瞪着韩彬,“胡说八道,你们根本是乱扣帽子,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是嫌疑人?”
“警方在被损坏的汽车上发现了嫌疑人的指纹,经过比对,跟你的指纹一模一样。”韩彬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胡佳勋身子颤抖了一下,“这……里没准有什么误会?”
“误会,那你说说看是什么误会?”
“我……有可能是不小心碰到过车辆,接触过那辆车不代表我就是损坏那辆车的嫌疑人。”胡佳勋不肯放弃,依旧试图为自己脱罪。
“你自己刚才可是明确说过,绝对没有接触过汇安小区附近的车,只要你没摸过车,又怎么可能会留下指纹。更何况经过仔细鉴定,嫌疑人留下的那些指纹,都是作案时的指纹,可不仅仅像你说的不小心接触。”韩彬哼了一声,“胡佳勋,我敢把话挑明了,警方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劝你不要自误才好。现在是你唯一立功减刑的机会,一旦错过了,就会加重自己的刑期。”
胡佳勋沉默了,鬓角旁的汗水滴落脸颊。
愛是一場風花雪月
在韩彬的步步紧逼下,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上古世紀之妖獸都市
胡佳勋纠结再三后,开口道,“警察同志,您是不是一开始就怀疑我,所以才让我跟着来派出所。”
“是。你不要在抱着侥幸的心里了,不将事情交代清楚,你今天就别想离开。”
“我……我后悔呀,怎么就跑到她家送快递,如果他不是遭受了奇耻大辱,也不会恼羞成怒之下报复,结果把自己也给害了。”胡佳勋露出懊悔的神色。
郭天旭追问道,“这么说,你承认是自己砸坏了堰新路汇安小区附近的汽车。”
胡佳勋咬了咬牙,“对,是我做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心里憋着一股火,你们根本就想不到,我那天遭受到了怎样的折磨,他喂我吃药……然后就一直欺负我……”胡佳勋声音哽咽,抽泣了起来,
“我原本是个精壮的汉子,我还有腹肌,自打那天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不行了,哪哪都不舒服,整个人虚的不行,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垮了,不仅是身体、精神上也是……”
胡佳勋说的断断续续,不过韩彬还是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但是这不代表韩彬能理解他的做法。
“就算你遭到了不法侵害,也应该是第一时间来警局报警,我们警方及时调查取证,才能还你一个清白。而不是去路边打砸汽车,你知不知道自己从一个受害人转变成了嫌疑人,在那些车主看来,你和侵害你的嫌疑人没有区别。”
“不,我跟她不一样,那个女人就是变态。”胡佳勋大喊了一声,眼里满是怒意。
韩彬不想跟他争辩这个,没意思。“说一下你的作案经过吧。”
“警察同志,我是来报案的,你们先查我的案子行不行,我都已经在这里了,也不会跑,可那个欺负我的女人不一样,她随时有可能逃跑。”
“我刚才说过,我已经让同事去调查那个嫌疑人的情况了,等调查清楚了我们自然会采取行动。对了,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你记得吗?”
“我……记不清了。”
“手机号呢?”
胡佳勋拿出手机翻看,“13244586XXX”
韩彬在纸条上记了一下,而后交给了一旁的小眼。“有了这些线索,我们会尽快锁定嫌疑人的位置,你先交代清楚自己的情况。”
天賜寶貝妻:豪門富少買老婆 尤小愛
胡佳勋看了看韩彬,又瞅了一眼旁边的郭天旭,低头道,“我想等抓到了那个女人,再说。”
“砰!”郭天旭怒了,一拍桌子,“你干嘛呢,跟警方提条件。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警告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要不然……哼……”
胡佳勋打了个哆嗦,不知是否跟那天的经历有关,让他的胆子变小了,“我说,我说就是了。”
郭天旭又哼了一声,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模样。
胡佳勋陷入了回忆中,“那天晚上,我出了北苑小区,心里特别的难受,我想死,想杀了那个欺负我的女人,也想过报警,但是这种事我怎么说的出口。”
“我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真要是被一个长得还行的女人欺负,哪怕岁数大点,也没啥,关键那个欺负我的女人长得又老又丑又壮,我恶心死了,感觉像是掉进了粪坑里。”
“我怒呀,我心里不平,一路上骂骂咧咧的,各种想法在我脑子里浮现,也没心思看路,那个时候就算火车冲过来我也敢顶,走到汇安小区附近的时候,我碰到了一辆车。仔细一瞧,才发现是路边停放的车辆,那明明是行人道,还有盲道,结果被那些车堵得严严实实,我只能走公路走才能绕过去。”
“我当时就怒了,我心想,那个臭女人欺负我,你们这些破车也欺负我,我……一怒之下就把那些车砸了。”说到这,胡佳勋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都是被那个女人害了,我没想过犯罪,更不想坐牢,呜呜……”
“咚咚。”就在此时,休息室的门响了,燕子走了进来,“郭警长、韩警长,嫌疑人的情况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