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fhz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鹿門山三大祭酒 下看書-qgjfr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山民,你跟在朕身边的时间虽不长,但是也有一段时间了!”牧景露出温和的笑容,体现他君王仁慈的一面,对眼前的青年,并没有进行非常威严的压迫,而是如同朋友聊天一般的温和。
他微笑的道:“朕想要问一下,你心里面对大明的一些感觉!”
他为了不给庞山民太大的压力,补充了一句,道:“朕想要听的是真话,无需遮遮掩掩,不管说什么,朕从不以言语治罪,而且今天所言,朕也不会放在心里面!”
牧景越是这般的亲善,越是让庞山民有些忐忑。
他心里面嘀咕了一小会,才拱手说道:“陛下,臣入朝廷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却有些感悟,愿与陛下分享!”
“说!”
牧景来兴趣了,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庞山民。
“是!”
庞山民点头,然后开始措辞了一番,才道:“陛下,臣入大明之前,曾对大明多有不屑,大明朝廷虽立,却在士林之中并没有半分的声誉,天下士子根本不认大明朝廷,臣亦为天下士子之一,昔日亦人云亦云,对朝廷多有不满,可臣入仕以来,却大有改变!”
他的声音变得的激昂很多了:“天下纷乱,百姓久苦,汉室虽为正统,却无挽天之力,反而是大明,大明朝廷,新立之不久,虽然有无充足底蕴,此乃短处,然而却有新景象,为优势,我大明朝廷自建立开始,上下一心,一直都充满活力,所谓何也,那就是我大明朝廷对未来有希望,正因为是新景象,没有那些沉珂,可大力的往前走,我相信,大明终究能一同天下,能给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都是赞誉之言,不过你这话,说等于没说!”
牧景平静的道:“山民,朕说了,你可以说心里话!”
庞山民闻言,深呼吸一口气,看来糊弄不过去了,还是得给点真料,不然牧景今天未必回放过自己。
不过他在寻思,牧景今天把自己的叫来,所谓何也。
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
只是他和牧景之间的段数差的有些遥远,想要猜测牧景的心思,那很容易钻入死胡同了,一般情况之下,他都不会这样做事情。
这是霍余交给他的生存之道。
他们这些长年侍奉在牧景左右,最接近整个朝廷中枢,更需要谨言慎行,特别是不能去猜测牧景的心思。
这是大忌。
遮天狂顏 滄海月藍
因为你越是猜测,越容易背道而行,最后当你认为你确定了牧景这么想,不管是迎合上去,还是另有所谋,都会显示出来了,然后就会被猜忌,最好的结果只是被扫地出门,最坏的那就是直接干掉。
毕竟这个大明朝廷的中枢核心之地,可没有这么好站稳了,坐站在这位置上,不仅仅要有能力,还要有眼力,同样还得经得起外面的诱惑。
漫漫諸天
多少人想要从他们的嘴里面套出一些话来了,甚至不惜利诱,各方面迎合,可但凡他们泄露半句,恐怕景武司直接找上门了。
不过这时候的庞山民,却不得不去猜一下牧景的心思,因为牧景把自己独立拉出来了,还这么热情,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陛下,这都是臣的心里话,不过陛下需要听一些不一样的,臣心里面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庞山民虽没有其地庞统这般的妖孽,但是性格更稳一些,而且学识更加丰富一些,自小学习,学富五车并非虚言,这时候其实他心里面已经略微有一些的答案的,不过不敢肯定,所以他需要迎合一下牧景才行。
他低沉的说道:“大明实力与日俱增,待大战再起之时,那就是陛下一统天下之日,此乃实言,然而统一并非大明之终点,陛下雄才伟略,志向远大,在此时此刻已经开始进行变法改制,推动新政,可为我大明奠定千年根基……”
“说到点子上了!”
牧景微微一笑,直接打断了庞山民没有营养的长篇大论,笑着说道:“新政,朕就要听听,山民对新政的看法!”
庞山民闻言,深呼吸一口气,有些事情,避不开,不仅仅是他,整个庞家,都未必能避开了。
校花的誘惑 豬油
他一个庞山民,不过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青年而已,还真没有资格坐在牧景整个大明帝王面前侃侃而谈。
所以牧景所用,不过只是隔山打牛之招而已。
他算是那座山。
至于牛……
那是他的父亲,如今庞氏家主了,执掌庞氏,名誉不凡,在荆襄享誉士林之间的清流大儒,庞德公。
庞氏一族在昔日的荆州,就有不少的底蕴,虽不如蒯氏和蔡氏的影响力,却也在士林之中有一呼百应之名声。
庞氏大小尚书之名,如今皆流传士林之中。
不过庞季死了之后,影响力就一落千丈了。
他的父亲庞德公一个人,苦苦的支持局面,而且为了随着大明朝廷在荆襄越来越深得人心,父亲甚至不得不把自己送来了朝廷入仕。
而庞家的影响,如今却系于庞德公一人。
所以如果牧景对荆襄士林动手,那必然是少不了对庞德公开刀了。
探險 倪匡
司马徽入仕。
一旦庞德公投降。
那么整个荆襄士林,将会全线崩溃,大明朝廷的新政最先是在荆襄五州开始的,士林一旦失去影响了,新政会迅速的崛起。
庞山民一下子感觉有些看透了牧景的心思,不过还是那句话,站在他的角度,任何对君王的猜测,都要谨慎。
“陛下,臣支持新政!”庞山民沉思半响,最后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拱手说道了:“臣认为,唯新政可让大明千秋鼎盛!”
“千秋鼎盛?”
牧景笑了笑:“朕可不认为做得到,而且朕也考虑不了这么远,朕现在更多的是争朝夕之力而已!”
“朝夕之力?”庞山民微微眯眼。
“大明需要有一个坚定的基础,才能形成一个能让百姓安康乐业环境,太平盛世,不是单单一统天下能做到了,打下来的只是江山,还是需要经营出来,才是盛世!”牧景低沉的道:“新政是朕呕心沥血所想,朕其实心里面也没有太多的底气,但是汉室前朝的制度,明显缺陷太大了,不足以维持盛世之太平,朕自然要试一下另外之法,所以朕不怕有些人对朕不满!”
“陛下,新政之事,臣所了解不深,但是臣相信,陛下必已经做好完全准备,陈臣愿意贡献未必之力!”
庞山民拱手说道。
“好!”
牧景笑了,道:“你有学识,在中枢也待了一段时间,其实朕本来还想要让你在大明宫继续待一段时间,增长一些大局观,但是朕现在改变主意了!”
他改变主意也就是这一瞬间的事情了。
看到庞山民侃侃而谈的样子,他突然就意识到了,放在中枢,的确能锻炼一些人大局观,眼光。
但是却有拔苗助长之意。
这会早就一些人,眼高手低,他日执政,反而会使一个致命的缺陷。
“你去雒州吧!”
牧景低沉的说道:“徐庶现在正在雒州大展拳脚,如果你有能力的话,他会重用你,别靠别人,也别靠家族,靠你自己,才是最好的!”
“多谢陛下教诲!”
丐盛天下
庞山民拱手行礼。
“交接一下工作之后,你就北上,不够北上先走一趟襄阳!”牧景平静的说道:“朕需要庞德公,之前朕已经让蒯相走一样鹿门山了,不过效果是只拿下了水镜先生,只是水镜先生势单力薄,不可能一个人能挡得住这么多明刀暗箭的,他需要有人帮忙!”
“陛下,父亲他……”庞山民有一些犹豫。
“无需犹豫!”
牧景平静的说道:“按照你想做的去做,至于结果如何,朕并不奢求,不过你可以和庞德公说一句话,他意欲保存庞家,最好还是走出来,不然早晚会有人的秋后算账,这坎,他是过不去的!”
算账?
算什么账?
这个都不用想,庞山民已经一身冷汗了。
庞氏和朝廷可是结仇的,虽然在很多人看来,那是朝廷亏欠了庞氏,当初两军交战,斩了庞季。
可是在一些人看来,确实庞家和朝廷在作对,这回让庞家很被动了,如今可不是汉室天下,而是大明江山。
一旦有人拿整个做文章,恐怕庞家就危险了。
“臣,遵命!”
庞山民领命,然后沉声说道:“臣一定会尽力劝父亲出仕!”
这可是是他唯一能做的。
只是到了他父亲和陛下博弈的局面,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青年能参与进来了,不管是陛下,还是他父亲,那都是有绝对主张的人。
“去吧!”
牧景微微一笑,摆摆手:“不需要压力这么大,这件事情你只是一个桥梁,那是朕和你父亲的事情,你要做好的就是北上之后,做好自己的工作,新政是长期的经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诺!”
庞山民领命而去。
………………
两日之后。
牧景宴请了黄月英之父黄承彦,当然不在后宫,而是在日月大街上的一个茶楼。
如今喝茶的人,比喝酒的人还要夺。
獨愛冷心前妻
特别是读书人,读书人认为喝茶有涵养,这也早就了茶生意越来越庞大起来了。
“你如何知道吾入了渝都?”
黄承彦把玩手中的茶盏,眼眸有些复杂的看着牧景。
“这还需要如何吗?”
牧景玩味一笑,道:“你们这些人,那一个身上没有千百眼线啊,你其实比司马徽更早动身了,我还没有派人去鹿门山,你已动身入京,只是你一路上游山玩水,拖延了一天又一天,本来几天的路程,给你玩了好些时日,拖拖沓沓的,等到司马徽入了渝都城之后,你才姗姗来迟啊!”
“你们倒是盯的紧啊!”
黄承彦想了想,倒是想到了神秘莫测的景武司,他也知道,牧景对于荆襄士林从来不放心,特别是他们这些能主宰荆襄士林举足轻重的人。
“不是我们想要盯紧,而是你们实在不能让人放心!”牧景耸耸肩膀,道:“去岁荆襄新政被阻碍,甚至逼得胡昭他们不得不把徐庶给调遣北疆,你们这些人,可是做了不少手脚的!”
“没有!”
黄承彦道:“我们可什么都没做!”
“是没做,但是暗中不也允许了吗!”牧景撇撇嘴:“你们就这么见不得大明的新政落实到地方上面去吗?”
“不是见不得!”黄承彦苦笑:“只是新政一出,伤了太多人的利益,自然也有太多人身不由已的反对了!”
“也对!”
牧景想了想,道:“荆襄的新政,其实朕还是太心急了一些,你们有激烈的反应,朕也是能理解的!”
我的絕色女帝老婆
“理解或许有,但是你不可能善罢甘休的!”黄承彦道:“你肯定会卷土重来的!”
“当然!”牧景点头。
新政必须要强力推一波,荆襄是一个好地方,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了,而且荆襄五州,新政有了一定的根基,只要强推一波,肯定就会有一些落实了。
“你如今根基还未能稳定,外面尚且有汉室正统,可你不急着备战,却大刀阔斧准备新政,会不会有些的不合时宜的!”
黄承彦深深的看了一眼牧景,每一次他都感觉自己能看透牧景,可每一次都只是错觉,这个青年,已经是一代帝王了,帝王之心,天下难测。
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如今他把女儿加入皇室之中,早已经和荆襄世家门阀有了一些裂痕,虽然决定倒是大家一起决定了,可结果却还是会有隔阂的。
另外,他也得为自己的女儿考虑一下。
所以不知不觉的,会有一些偏向牧景的心思,更希望牧景能和荆襄和平相处,只是这个想法,他自己都知道,是有些难以做到的。
“打仗是打仗的事情,地方官吏管理,那是内政的事情!”牧景低沉的道:“这两方面从来不冲突!”
“就怕外忧内患一起爆发了!”
黄承彦提醒说道。
“那就一起来!”
牧景冷声如火:“朕还真从来没有畏惧过这一点!”
我不是你的良人
“也对!”
城池營壘
黄承彦低沉的道:“你本身就如此霸道,不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妥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