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一百八十一章 挑撥離間閲讀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沒好气的说:“想喝自己倒。”
冷璃嘴一歪,白眼一翻,哔哔赖赖,“这么小气,难怪久儿姑娘会去跟别的男人幽会。”
墨君羽夺过他欲伸手去拿的茶壶,冷冷的说道,“你说久儿跟谁幽会,给我说清楚。”
冷璃将头一偏,傲娇的说:“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墨君羽也不跟他客气,“不说就滚。”
“你…”冷璃傻了眼,“你不好奇了吗?”
这个人怎么经常不按套路出牌。
正常人不是应该威逼利诱的让他说出来,怎么他直接就让自己滚。
他要是滚了,自己来这么一趟不是亏了。
墨君羽冷冷的睨着他,“我相信久儿,所以你不要在这挑拔离间。”
他刚刚是急红了眼,才会失去理智,没有冷静的细想。
现在,他也想清楚了,这个人要说的应该就是今日在尚品居的事。
冷璃嘲讽,“你这个人不识好歹,我今日可是亲眼所见,你那个久儿姑娘跟另一个男人搂搂抱抱,好不亲密。我特意来告诉你,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污蔑我。”
“特意来告诉我是假,来看我笑话倒是真的。”墨君羽豪不客气的揭穿他后,又毫不客气的撵人,“还有,我们似乎不熟,所以你可以走了。”
冷璃气的鼻子都歪了,今日真是出师不利,事没做成,反而惹一身骚。
但是,他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
他眉眼一挑,风情荡漾,“墨公子,我今日来还有一事想告诉你,你那个久儿姑娘我很喜欢。”
墨君羽脸色一沉,携着一身冷肃朝他袭去,“敢打她的注意,我现在就先杀了你。”
冷璃早有准备,侧身躲过。猛的窜出,犹如灵活的兔子,蹦到了院子里。
墨君羽跟上他的脚步,动作优雅,翩翩然的,也落到了院子里。
一黑衣如墨,仿佛跟黑夜融为一体的暗夜精灵。
一红衣似火,犹如黑暗中独自盛开的曼珠沙华。
二人四目相对,眼神在空气中碰撞,火花四溅。
高高的院墙上,趴着两个畏畏缩缩的身影,冒出两个圆溜溜的脑袋。
凰久儿颇为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远离了苏子陌那头没脑子的蠢猪。
他答应自己监视墨君羽,结果硬是跑过去将自己给拉了过来,美其名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呵,谁要跟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但是,他还有几句下意识说出口的话,倒真的是让凰久儿蠢蠢欲动。
他喃喃自语的说:“说实话,墨君羽那样的人,我要是好龙阳一定会喜欢他。不过,颜值无分男女,即便是个男的,也不妨碍我欣赏一二。要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久儿姑娘,我要是没回来,记得给我烧点纸钱。”
凰久儿额头一条黑线滑落。她思来想去,还是跟来了。
当时苏子陌还激动的说她是不忍心让他一个人涉险,担心他的安危才同她一起来的。
凰久儿心里就呵呵了,她才不是担心苏子陌有危险。而是担心他偷看墨君羽的身子。
她必须来监视苏子陌。
对,就是酱紫的。
她轻轻的瞥了一眼站在梯子上,扒墙头的苏子陌,不自觉的又往旁边挪了几步。
这货来就来,居然还带个梯子,真是掉价,学的功夫都被他拉粪坑里去了,翻墙头都不会。
另一边,院子里的两位相视而立,紧张的气氛触而即发。
冷璃忽的低笑一声,嘴角擒些一丝漫不经心,“墨公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是怕我将她抢走,还是对自己没有信息啊?”
墨君羽眸光一凝,薄唇冷启,“你这种娘娘腔她怎么会看上你,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我是不想让你出现在她面前恶心到她。”
“你…”冷璃气得火冒三丈,居然又有人说他是娘娘腔。
他现在听到这三个字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好的很,敢说我娘娘腔的人都死了,今日你也不例外。”
冷璃以猛虎扑兔之势,纵身朝墨君羽扑去,握着的拳头猎猎生风。
墨君羽闪身躲过他带风的拳头,脚尖一点,巧妙的转到他身后,抬起脚,就往他屁股上踹去。
冷璃感觉屁股即将要遭殃,轻轻一跃,飞上了屋檐,衣袂翩飞,如一只红***翩翩起舞。
墨君羽脚踏轻风紧跟而上,黑衣俊朗,身资如仙。
苏子陌看的津津有味,同时心里又好奇他们口中的那个“她”是谁。于是他一边看一边问道,“久儿姑娘,他们说的她是谁,你知道吗?”
凰久儿心里也好奇。
她心里也猜测过那个“她”会不会就是自己。可是,又被她给否决了。
她跟这个穿红衣服的娘娘腔没有交集,他不可能认识自己,所以他们口中的“她”不可能是自己。
可是,看墨君羽似乎很紧张那个“她”,心里就感觉莫名的酸楚,眼眶也酸涩的要命。
她强忍住想要冲上去问问墨君羽那个“她”是谁的冲动,心烦意乱的低吼一声,“闭嘴!”
“谁?”屋檐上的二人听到异响,异口同声的大声喝道。
凰久儿心叫不好,赶紧开溜。脚底生风,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她自认为跑的快,就不会被发现。
可是,她却忘了苏子陌这个拖油瓶。
苏子陌傻着眼,看着空空如也的墙头,急的嗷嗷叫,“久儿姑娘,你等等我。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这样太不讲义气了。”
苏子陌边叫边从梯子上下来,只感觉身旁有一阵风掠过,冷的他一哆嗦。
等他下了梯子,一转身,正好对上了一双冷冽的清眸,只不过这双眸子里多了一丝急切。
墨君羽听到“久儿”两个字,毫不犹豫的丢下冷璃,直接从屋檐上飞跃过来,可是却沒有看见久儿。
他心中急的发慌,逮着苏子陌就问,“久儿,来过?”
苏子陌心虚的点完头,趁着墨君羽发呆的空档,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等墨君羽反应过来,他就走不掉了,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