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o8m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笔趣-第909章 雙王齊出熱推-jxb78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09章双王齐出
陆寒露出些许惊讶,随即就点头赞许,深海云宫的五大妖王,比起海王岛那七个,在预料局势和筹谋果断上,就要高出一筹。
而且这位更不拖泥带水,连打个招呼都免了,他冷哼一声,挥手就在天地间,画出个支撑乾坤两极的巨大圆环,顿时凝聚成一个巨***虚影,开始徐徐转动。
无比强横的力量,从巨型**的虚影中涌出,直接将四周空间固化,似乎每一处都被打造成铁板,动辄封住百里厚度。
妖王级别,就是渡劫或者圣阶巅峰的进化版,他们享受最顶级的供奉,用逆天灵药延长寿元,并且秘法欺天。
除了未飞升,未被妖族本界仙灵力灌体,和地仙并无太大区别,尤其仍然滞留玄界,举手抬足都有抗衡界面法则的力量。
‘咚!咚咚咚……!咚——!’
萌妻想逃:總裁放過我
若有人在附近,就能看见惊心动魄,甚至吓得肝胆俱裂的一幕,漫天遍野响起战鼓声,好像魔神走向杀伐的号角,每一次声音,都代表着法则垂降,要么心生,要么毁灭。
如狂风暴雨般,拳影铺天盖地而至,全面打向撑天**,每个拳影都代表一击,制造出裂魂般的鼓音,即便仅听见这些震颤,也足以让大乘期吐血。
从万里外就能发现,一条横贯南北的巨大裂缝,将陆寒和麟犀王隔开,这条裂缝长约千里,宽幅有大有小,黑漆漆十分渗人,天地元气顿时遭到吞噬,附近一切能量,都被凶狠拉扯进去,从此再无影踪。
苍穹之巅,立即涌来黑云,将这片海域牢牢盖住,粗壮的闪电迅速酝酿,界面法则开始示威,一股来自法则的惩罚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下。
雷霆震怒,发出竟然咆哮,雷电如蟒如蛟,轰隆隆开始砸向裂缝,骇人天象把海水都逼退数百里,海面出现深深陷坑,一滴水也不敢填补。
‘麟犀王!’
陆寒颔首,这一击虽很恐怖,但对于妖王级别,仍然只属于牛刀小试,这些老家伙若想飞升,随时都可渡劫,甚至胜算不小,底蕴和实力,就算在妖族本界,也是令人刮目,可以收归强者麾下的妖仙。
一大两小,共计三尊法相,这一拳非但灌注了犀牛之力,还有白虎之威,以及悍豹的精巧,只要对方出现一丝破绽,就会破开其防御,将肉身直接重创。
望着溃散掉的**,麟犀王脸色凝重,开始收拢最后一丝轻视,他发现对面的青年,几乎要融于天地间,肉身已经脱离本质,灵婴朦胧不清,随时都可化虚炼神,同样能举道飞升。
有危险感觉,在这一击后逐渐强烈,布下这道**屏障,几乎轻描淡写,看上去毫无法力欠缺的样子。
关于陆寒的情报,他那里如山如海,最让他震骇的关键之处,是近无数载中间,这个青年一直在往返奔波,大战小战难以统计,从未有闲暇恢复法力。
人族的灵药,麟犀王几乎尝遍万丹,而且他的御府中,也拥有八级大丹师,玄界上最好的灵丹,即便位列极品,也难以维持连续的法力消耗。
‘这陆寒,到底吃的是什么?一直法力充盈,毫无亏欠之态,即便仙家下凡,也该有个极限。’
“再来!@¥%#&…………!”
只见麟犀王口中,响起一阵古怪的吟诵之声,陈旧的衣衫顿时变得模糊起来,露出壮硕如牛的身躯,浑身肌肉形同染了颜色,一块块各有标志。
与此同时,双臂上开始出现红麟,如同甲胄般快速铺开,转眼形成一双金红色麒麟臂,荒古猛兽和古老真灵的气息,开始在虚空扩散。
“让陆某也试试你!”
陆寒见此情景,带着揶揄的语气说道,轻轻拍了拍胸膛,通体便如白金铸就,背后也生出法相,一条浑身银鳞,头上鹿角寒煜煜闪光,体长千丈的蛟龙,突然横空冒出。
‘吼——!’
龙吟震天绝地,其双瞳似房屋大小,不逊色真龙的威压,如末世狂风猛吹而出,头顶顿时响起数次霹雳,一道道银白电弧,被从黑云中接引而来,覆盖住巨大龙体。
蛟龙血脉非常纯粹,张口就喷出一股五色光焰,凝聚成脸盆大小的圆球,陆寒伸出手掌,在上面盖了个手印,然后轻轻的向麟犀王推去,看似轻描淡写。
原本正在施法的麟犀王,身躯刹那间为之一凝,几乎不敢相信,反复仔细确认打量蛟龙,那股来自真灵之间的感应告诉他,对方的确炼化了亘古巨敌的精血。
麒麟、凤凰和龙族,自龙汉初劫开始,一直不死不休,见面必分高下。
他麟犀一族,体内就有些许麒麟血脉,那股来自传承的敌意,导致其古灵圣血自动贲张,熊熊战意疯狂燃烧,导致本体出现肿胀,最终在巨响里,人形外表直接崩溃,显现出一尊魁梧妖身来。
和身后的犀牛法相,有大半几乎相同,保留着牛头尖角,但从脖颈之后,左侧是麒麟外形,麟甲腾腾火苗飞舞。
右半边身躯,层层褶皱堆积,青褐色纹路透着诡异,短粗的尾巴上,荡漾着一圈圈灵纹,远超圣阶老妖的恐怖气息,彻底爆发开来。
麟犀王张口,就吐出个硕大圆盾,表面被火苗附着,并跳动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古怪符文,十分强烈的法则气息,将周围空间都排斥开来。
‘本元神盾!’
魂煉事務所 北雲傾寒
吐出四个字后,圆盾也被向前送去,迎向轰然砸来的光球,双方还未接触,虚空再次布满裂缝,并很快寸寸爆裂开来。
让人极其意外的是,五色光球和圆盾在接触的片刻,竟然从快到慢,几乎缓慢无比,仿佛被时空拉住,平常无奇的撞在一起。
然而在苍穹上,瞬间劈下三道粗大雷蟒,每道都长达百丈,粗度堪比水缸,猛烈轰击在撞击之处,将那里的空间加速瓦解。
除此之外,别无动静,让人感觉界面法则才是毁灭这里的罪魁祸首,光球破裂,圆盾碎开,似乎同归于尽,这次又是平局。
‘吼!’
然而,麟犀王惊怒厉啸,背后主法相一个模糊,就掠过他的身躯,但顿时爆裂开来。
一个掌印,距离其本体不足几百丈,悄然出现后向前轻轻一推,法相根本不堪一击,却也给麟犀王反应机会,被他接连布下两道屏障,完全由火精和麟甲构成。
‘轰隆!’
麟犀王作为一方至尊,竟然踉踉跄跄,一连倒退十几里,在虚空里踩下清晰脚印,那两道屏障,早已粉碎成渣。
掌印金灿灿,中心印着个蝌蚪状符文,绝非此界所有,这一击优胜玄天之宝。
“好!很好!本王许久未曾出手了,这把老骨头差点生出锈斑,就用你磨炼一下。”
“哈哈!老家伙,人族的年轻之辈,从古至今才出这么一个妖孽,你岂能占的便宜,让本王也玩玩,快点灭杀让整个海族都头疼的罪魁吧!”
在陆寒和麟犀王西南千里外,忽然多出个水蓝色漩涡,嗡鸣声大作不止,随后轰然散开,化为一件亩许大小的圆环,内部无比深邃,似乎连接另一个空间。
从里面传出大笑,还有无比森寒的声音,接着就有个身影,从里面大步走出。
此人头顶,漂浮着一个迷你金盘,表面铭印着星空妙图,边缘处是密密麻麻的妖族符文,正将主人牢牢护住。
蘇小和她的男人們 蘇小
青衣崭新无比,上面会秒真龙大蛟,拱卫着一颗紫色圆珠,宛若混沌珠般,内含鸿蒙紫气。
长方形青色脸庞,挂着稀疏的长须,举手抬足都带着荒古霸意,每靠近一步,就挂起狂浪海啸,洪流都在欢呼雀跃。
五霸圖
“剑来!”
陆寒扫了一眼,神色开始凝重,根本不用想,这位又是深海云宫的妖王。
对于运筹帷幄,他们的确更胜一筹,但也是无奈之举,海王岛有天荡山和小虚天两大宝库,他们只能掐住神丘一家。
一股惊人的气息,瞬间在海域之上散发开来,就见陆寒向虚空一抓,高空中出现灵气漩涡,一阵快速旋转后,响起“噗嗤”的怪音。
他周围莫名出现大团灵潮,向高举的右手蜂拥而去,手里惊鸿频闪,蔓延出一把三尺长、银光濛濛的剑刃来。
剑刃通透异璀璨,几乎光滑如镜,并且铭印着一排金色符文,共计七个之多,寒芒流转不定,当剑尖也完全现身,一声清鸣龙吟顿时直冲苍宇。
这把剑和以往全然不同,周围虚空已经出现密密麻麻的灵光,那是亿万的细微颗粒,在剑刃上组成七星图案,天地都微微颤抖了几下。
从天上更降下无数缕五色光霞,将长剑笼罩其内,一股仙家气息的玄天之意,包裹各种法则,在苍穹下化为万丈之巨的巨大剑影。
愛你 說不出口 落葉
天上浓云顿时退开,只听见烈烈雷暴不断,然而没有半点电弧靠近,似乎十分畏惧。
“不好!这厮真掌握着仙家神法,他竟敢挑战一界道统,难怪目中无人!”
庶女毒妃:輕狂三小姐
醫嬌
“哼!雄踞大海至今,能藐视人族,就有足够的本钱,真当我青螭王在终日吃素?”
两大妖王迅速交流个眼神,都在彼此脸上看出凝重,这一剑惊为天人,竟然是有法则凝成,不带半点实体,未能却超越玄天之宝,可将万里内分开,非圣器不可抗衡。
咣当!
空中,蓦然又多出七色霞光,并伴随惊天不动地的巨响,青螭王后来却先动,面前已经多出一座万丈高的擎天巨塔,妖绿塔身略微倾斜,似乎远古建筑欲要倾倒。
塔身上不见顶,下方难窥底座,都被艳丽之极的琉璃霞光遮蔽,神念无法窥视!
并且引导其黑云缓缓转动,制造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巨大漩涡,漩涡核心的电光消失,然后又多出几道粗大无比的碧绿电弧。
然而当这些电弧凝聚在一起,合成足有一间房屋大小的粗大雷柱时,高空倏然变得寂静无比,似乎已经将万般天象镇压。
但一股无法言喻的的恐怖压迫力量,顿时充塞整个虚空,整个数千里空间,几乎沉重万吨,好像神魔在施压般。
雷柱人就被引导着,直接灌入万丈高塔,一座撑住天地、疯狂吞噬玄界法则的玄宝,横亘在青螭王和陆寒之间。
“呔!欺我海族太甚!”
麟犀王同样法决频出,张开獠牙大嘴,接连喷出三只翠绿圆环,在抛出的瞬间,就成品字形,却上下有序的排在头顶,高空宛若多了一轮轮妖月,霸虐浑雄之意毫不掩饰。
圆环还落下三道粗大光柱,将麟犀王罩在里面,仿佛妖神垂青的战将,此刻无比强横。
‘两件都是准玄天灵宝?这是在给我送礼,嘿!’
在各种光芒中,陆寒嘻然坏笑,四周蜂拥来的灵光,已经全被巨剑吞噬成空,整个巨剑内部,才开始冒出轰隆隆的闷响。
他手腕微抖,便有银光一闪,就在苍穹下,打出一道刺目电光,然后分开为二,变成两柄卓绝神剑,分别斩向两大妖王。
“好胆!这是竟敢轻视本王,今天比将你剥皮拆骨!”
青螭王那座高塔,可以攻防兼备,他正在等陆寒选择这一剑的目标,若斩向麟犀王,自己就是抹去抢地的功臣,将被整个海族崇拜敬仰,海王岛的老妖怪们,将来必须低声下气。
軍婚誘愛:老公,快來
见到剑光分化,无比锋利之意,也将自己死死锁定,他顿时掐了个古怪法印,体表又多出个金黄色圆珠,并且爆裂而开,从中冒出大量符文,瞬间凝成一层坚韧的空壳,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超級大亨
因为不知为何,他虽然对这一剑并不惧怕,但人族的狡诈和丰富经历告诉自己,有种不妙预感,跟随剑斩越来越强烈。
“我曾对尔等的晚辈许诺,要将你们五个妖王统统捉来,全都困在神丘为人族守墓,你们两个就先去看门吧。”
蓦然,陆寒说话同时,这数千里内诡异的出现大量银色光点,并转眼间编织成一张遮蔽海面的银色巨网,非但将两大妖王罩在其下,三座小岛也未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