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61、這人是經銷商?鑒賞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顾师兄让我过去一下。”袁莎莎瞥了眼卢薇薇,似乎在向她请示。
卢薇薇有点懵,顾晨叫袁莎莎过去而不叫自己?这是个什么鬼操作?
不过想到顾晨办事有自己的独立风格,也不好多问,于是便同意道:“那你快去吧,随时保持联系。”
“好。”袁莎莎点点头,这才对着电话道:“顾师兄,那我现在过来。”
“好,快点。”
二人挂断电话,袁莎莎当即跑出监控室。
……
……
H珠宝品牌接待酒会现场,大家依旧不知道顾晨有何操作,一直干等在那里。
期间不时有人在窃窃私语,都开始质疑起顾晨的身份。
毕竟像顾晨这么年轻,根本不像是经销商或者代理商的年纪。
因此都在质疑顾晨是哪位经销商或者代理上的公子。
也就在大家的窃窃私语中,袁莎莎从外头走了进来,直接小步快跑到顾晨身边。
“顾师……”
袁莎莎刚想开口,却被顾晨突然打断:“这位是我的小妹,她对奢侈品也有一定的了解。”
“我觉得,如果乔治先生不介意的话,不妨将那串珍珠拿给我小妹看看如何?”
“她?”看着袁莎莎,乔治有些迟疑。
而此时,身边的钱德勒却靠过来道:“乔治先生,我觉得拿给她看看也无妨。”
“好吧。”乔治默默点头,随后将那串只有99颗珍珠的项链,单手叫到袁莎莎手里。
还没反应过来的袁莎莎,一时间不知道所意为何?
而此时顾晨却小声提醒:“小袁,你帮我鉴定一下这串珍珠项链,他们说名贵的很,是真的吗?”
“很名贵吗?”袁莎莎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
于是便拿在手里摆弄起来。
可只是看了短短不到10秒钟,袁莎莎就一脸嫌弃的道:“就这?”
“怎么?没见过这么好的珍珠吗?”钱德勒说。
袁莎莎摇了摇脑袋:“我是没见过这么次的珍珠,这你们也拿得出手?”
“你……你说什么?”钱德勒一听,当即变了脸色:“你这家伙,不懂就不要乱说。”
“我不懂?”袁莎莎闻言,当即笑出声道:“这种成色的珍珠,也就比路边摊上的好一些,多为仿制品,成色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看了眼H品牌高档的logo标识,袁莎莎不由感慨:“你们好歹也是H品牌,也是老字号了,我也听说过,但是你们今天那一件仿制品来冒充珍珠,这我真的有点看不懂了。”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你在侮辱我?”乔治老爷子一听袁莎莎说辞,肺都快气炸了,当即气得咳嗽两声。
顾晨迟疑了一下,扭头问袁莎莎:“小袁,你确定这是仿制品吗?”
“百分之两百确定,这种垃圾货,就应该丢在地摊夜市上卖,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放在这种场合来参展?”
“你你你。”被气得火冒三丈的乔治,顿时指着袁莎莎怒不可揭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让保安把你们轰出去,保安?保安在哪?”
刚才还对两名保安出言不逊,这会儿功夫想起叫保安。
高瘦保安和彪壮保安,顿时45度仰望天花板,假装没听见。
刚才你爱答不理,现在你爱谁谁。
也是遭到双重暴击的乔治,此刻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指着其他众人道:“我看不懂,那场下这些经销商,代理商都看不懂吗?”
“这些人在珠宝行业资历颇深,他们都欣赏过,难道所有人都看走眼了吗?”
“是啊。”听闻乔治那蹩脚的中文,胖胖的高先生也道:“东西我们刚才是看过的,没有问题,的确是稀有的珍珠,这个我敢用人格保证。”
“先别急。”见高先生都拿出自己人格说事了,顾晨直接将珍珠项链递给他,说道:“你再看看。”
“呃……”虽然有些不乐意,但高先生还是勉为其难的拿在手里,仔细观察起来。
可这一看,高先生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不……不对啊,这不是我刚才看过的那条。”
抬头看着众人,高先生也是赶紧解释道:“我之前看的那条,珍珠的成色非常棒,可这条项链,完全达不到那种条件,连一般货色都达不到。”
“什么?”
“不是刚才那条?”
“难道是两种珍珠项链?”
高先生的一席话,顿时引发众人热议。
一时间,接待酒会现场顿时沸腾起来。
几名代理商直接围拢在高先生周围,同时对这条珍珠项链再次检查起来。
可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傻眼在那。
“怎么样?”乔治期盼着道。
一名高瘦眼镜男子道:“乔治先生,这条项链,并不是刚才那条,这条跟这位小姑娘刚才说的一样,的确只配在地摊上售卖,只不过做的比较仿真而已。”
“啪嗒!”闻言眼镜男子说辞,乔治惊得后退两步,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他赶紧看了眼身边的工作人员,道:“把灯打开,把会场所有的灯都给我打开。”
“啪!啪!啪!”
也就在一瞬间,原本关闭的其他灯光,在此刻依次打开。
整个会场,顿时灯火通明,所有人自动磨皮美白了几个号色。
乔治在钱德勒的搀扶下,直接来到面前,重新拿起那串项链检查起来。
可就在片刻之后,乔治的眼神忽然骤变,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袁莎莎。
“怎么?不服气?”袁莎莎说。
乔治忧愁的摇摇脑袋:“小姑娘,我真是很佩服你,这你都能看出来?没错,这的确不是刚才那条珍珠项链。”
“也就是说,你这条项链被人掉包了?”顾晨问。
乔治无奈,只能点头承认事实:“没错,可能是掉包了。”
“可我怎么觉得,你那个欧洲古盒也别人掉包了呢?不然用你的金钥匙,怎么会打不开自己古盒的锁呢?”
被顾晨一提醒,乔治顿时恍然大悟,赶紧转身查看古盒情况。
囚 愛 成 癮 總裁 太 危險
可就在仔细检查了将近一分钟后,乔治顿时整个人傻眼在那。
“怎样?”顾晨问。
“假……假的,全是假的,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古盒,该死,我被人骗啦,哦天呐,怎么会这样?”
乔治似乎有些绝望。
顾晨看着乔治手上的古盒,又问:“那这个古盒,跟你之前的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不同之处?对啊?”闻言顾晨提醒,乔治赶紧拿在手里观察一番。
简易便签 遗落的包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才有了惊讶的发现。
“不对呀,这个古盒,跟我之前的古盒在外观上几乎是一模一样。”
摸了摸古盒上的浮雕,乔治有些不可置信:“就连浮雕也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道理很简单,有人早就准备好了仿制品,就等着在这次的接待酒会上,将你这个古盒来掉包。”
“不,怎么会是这样?”乔治有些难以接受事实,赶紧跟顾晨解释道:“珍珠项链不值钱,对我来说根本不值钱。”
“最值钱的,是装项链的那只欧洲古盒,这全世界一共才4只,都是在欧洲王室的手里。”
“我费劲千辛万苦,才从王室手里淘到一只,怎么就被人偷走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治懊恼不已,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起先大家的注意力还都在丢失的珍珠上。
可现在大家看来,问题远没有这么简单。
不仅放在古盒内的珍珠是假的,就连放珍珠的古盒也是假的。
而对比与丢失的稀有珍珠,真正值钱的却是那只西欧古盒。
现场顿时一片尴尬。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都感觉有些细思极恐。
“怎么会这样?”
“对呀,明明刚才都没问题的,难道是在颁奖的时候,被人偷梁换柱?”
“太可怕了,连盒子都仿制出来了,这明显是带着目的来的。”
“完了完了,这可是全世界仅有的4只古盒之一,而且出自已故大师之手,现在也是价值连城。”
“可不是吗?要不是为了能在这次展销会上出风头,请我们大家来看这个宝贝,估计他乔治还舍不得拿出来呢?可这一拿,怎么就出事了呢?”
“不懂啊,这到底什么情况?”
“报警,报警吧。”
不少人开始倾向于报警。
毕竟在这里丢失了重要的古盒和珍珠项链,这价值不可估量。
乔治慌了,忙对保安道:“请你们几位赶紧封锁现场吧,没准这小偷还在现场呢。”
现在的乔治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对保安的态度过于恶劣。
然而见保安相互看看彼此,却没有马上行动的意愿。
顾晨赶紧过去交涉:“两位大哥,就听他的吧,赶紧把现场封锁起来,说不定窃贼还在现场呢。”
“行吧,我们大人有大量,也不跟他洋鬼子计较。”彪壮保安原本对乔治就没好印象。
毕竟自己只是受安保公司指派,专门过来维护现场秩序,可也没说来这受气的。
现在乔治丢了东西,还是重要的古盒跟项链,虽然知道自己有责任配合维护秩序,但彪壮保安心里还是暗骂一句丢得好。
在通过对讲机,将周围的一些保安叫回来后,两名保安也开始安排人手,将现场封锁起来。
一时间,十几名保安快速集结,很快便开展起工作。
然而现场人数众多,也很难知道是谁动的手脚。
此时此刻,赵赫,王警官和卢薇薇也来到现场。
见有警察在场,乔治忙道:“警察同志,我的珍贵古盒,还有珍珠,都被人掉包了,你们得帮我找回来。”
赵赫瞥了眼顾晨,问道:“怎么回事?”
顾晨便将情况缘由,大概跟赵赫复述一遍。
赵赫小声问顾晨:“那刘远找到没?”
顾晨摇头:“并不在这里。”
“该死。”赵赫小声唾骂一声。
大家追踪了许久的人物,就这么金蝉脱壳。
顾晨则小声道:“没关系,还可以去他家蹲点,但是要想人赃俱获比较难,所以我觉得我们之前的抓捕行动,应该暂缓一下。”
“听你的。”赵赫小声说。
瞥了眼在场所有人,赵赫有些迟疑道:“顾队,那这里你准备怎么办?”
顾晨迟疑了几秒,这才又道:“我已经心中有数。”
也就在顾晨与赵赫小声交流之际,在一旁等待的乔治有些不耐烦,赶紧又道:“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的古盒还有珍珠项链?”
“这个我们帮你解决。”顾晨扫视四周,又道:“邀请名单在不在?”
“在……在。”不清楚顾晨要邀请名单做什么,但乔治还是瞥了眼钱德勒,道:“快帮我把邀请名单拿过来。”
“稍等,乔治先生。”钱德勒默默点头,随后跑回座位旁,开始将邀请名单表,从皮包内拿出,一路小跑到顾晨面前。
“给。”钱德勒将名单表松上。
顾晨大概的翻阅几下,随后掏出手机,将所有名单人物拍摄下来。
随后顾晨又问:“乔治先生,我想窃贼应该是冲着你的欧洲古盒过来的,不然也不会事先将仿制品做好。”
“而且这个窃贼应该对你的古盒非常了解,难道你之前曾经借给其他人?”
“没有,我只是借给他人欣赏,并没有借给其他人。”乔治非常肯定的道。
顾晨默默点头,又道:“那建议你帮我去调查一下。”
“查什么?”乔治不太明白。
顾晨靠近乔治,也是小声说道:“调查一下,除你之外,还有哪些人收藏过这款古盒,我记得你说过,其他三个古盒在欧洲王室手里,或许有人打过主意。”
“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是,调查核对一下邀请名单与实际到场人数,还有就是,重点调查一下,最近有谁对这款古盒感兴趣。”
“然……然后呢?”感觉顾晨说的有道理,乔治赶紧又问。
顾晨瞥了眼赵赫,道:“这位是赵警官,你如果收集到了相关证据,可要立马联系赵警官,赵警官会跟进。”
“好的。”乔治默默点头,瞥了眼赵警官道:“赵警官,麻烦你留个电话给我。”
“行。”赵警官按照顾晨的意思,跟乔治互留了电话号码。
随后顾晨看看左右,直接转身就走。
看着顾晨离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也紧跟其后。
而留下电话号码的赵警官,也一路小跑的跟在后头。
此时此刻,乔治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顾晨离开的背影,有些不解道:“这人是经销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