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第五百一十二章 甯中則出手!你想殺我?閲讀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宁中则和成不忧都愣了一下。
他们没想到岳不群竟然想要拉着他们一起对付林平之。
“师兄!”
宁中则急忙喊道。
她怎么可能愿意出手对付林平之呢。
成不忧也满是迟疑。
不说他能不能打的过林平之。
单论他对林平之的印象,他就不想对林平之出手。
“岳师兄,要不然算了吧!”
成不忧提议道。
但是岳不群却没有理会。
他看着林平之,眼中满是冷意。
“还不快点!”
岳不群大吼道。
成不忧一咬牙。
“锵”地一声,他拔出剑,站到林平之的身边。
“岳师兄,平儿是华山派的天才弟子,为了华山派,我决不允许你这样做!”
他决定跟林平之站在一边。
岳不群看着成不忧,眼中满是冷漠。
他再回头看向宁中则。
“师妹,你呢?”
岳不群重重说道。
宁中则眼中闪过忧虑。
此时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边是林平之,一边是岳不群。
这个选择,她很难做。
林平之看着宁中则。
他觉得宁中则会站在他这边。
探灵主播 丢了老鼠的大花猫
毕竟岳不群对她如此冷落。
而自己却跟她已经有了些东西。
“好,师兄,我帮你。”
宁中则拔出长剑,站到岳不群这边。
这一幕让林平之惊愕不已。
他的心,在这一刻,疼的受不了。
成不忧看着宁中则,也有些于心不忍。
“宁师妹你……唉!”
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最终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
宁中则看着难过的林平之,轻声道:
“对不起,平儿。”
林平之的心有些冷。
他不想对宁中则出手。
“成师叔,你拦下师娘。”林平之冷声说道,“师傅和那江别鹤,交给我。”
成不忧点了点头。
他觉得自己对上宁中则应该挺有胜算。
“上!”
岳不群一声大吼。
他率先朝着林平之出剑。
花园里的豆豆 随疯而来
剑法绵密无穷无尽,迅雷烈风,骤然爆发。
林平之目光一凝。
他没有说话。
看向岳不群的目光,带着寒意。
“铛!”
林平之一剑出,直接将岳不群击退。
岳不群立刻想要挺身继续向前。
可是林平之隔空一点,直接将岳不群的穴道给点上。
先前他还想着给岳不群一点面子。
现在却是不想给面子了。
江别鹤见到岳不群被点穴。
他没有朝着林平之冲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对上林平之没有丝毫的胜算。
“岳兄!”
江别鹤朝着岳不群扑了过去。
他看上去是想要救岳不群。
实际上,却是拿岳不群当做挡箭牌。
林平之见着江别鹤这样,脚下一点,直接朝着江别鹤冲去。
“轰!”
他一拳轰出。
拳头直接轰在江别鹤的胸膛上。
这一拳迅猛有力。
江别鹤避无可避。
犹如万吨重锤,重重敲击其上。
“噗!”
他最终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原本放着剑的台子,直接被江别鹤撞到。
剑刃在他身上划出几道伤痕。
另一边。
宁中则因为与林平之双-修过。
实力得到很大提高。
现在的成不忧根本不是宁中则的对手。
在林平之将岳不群和江别鹤都制住的时候。
宁中则也一剑抵在成不忧的下颚。
面对死亡,成不忧不敢动。
“成师兄,承让。”
宁中则警惕地收了成不忧的剑。
成不忧心中诧异。
他不是没跟宁中则动过手。
在华山中,他与封不平,时常与宁中则比试。
上次比试不过一个月。
可宁中则的武功,竟然提高了这么多。
成不忧有些不解。
宁中则心中确实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回头朝着林平之望去。
却见林平之提着剑,缓缓朝着江别鹤走去。
“平儿,住手!”
宁中则急忙大喊。
她知道林平之要杀江别鹤!
岳不群因为被点穴,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
林平之仿若没有听到宁中则的话一般。
他很讨厌江别鹤这个伪君子。
所以他想杀了江别鹤。
“平儿!”
宁中则再次大喊。
见林平之没有任何的反应。
宁中则心中一急。
“铮!”
她手掌往剑柄上一拍。
手中的长剑直接朝着林平之飞刺而来。
林平之心中闪过危机。
他提着泣血鬼刃,随意地抬手将宁中则扔来的剑给挡了下来。
“铛”地一声,宁中则的剑落在地上。
林平之转头朝着宁中则看去。
“师娘,你想杀我?”林平之怔怔问道。
先前那剑,目标是林平之的脖子。
如果他没察觉。
很可能会被直接杀死。
毕竟宁中则的剑,也不是普通兵器。
螣蛇甲不一定能起效果。
宁中则听到林平之这样问,顿时无语凝噎。
他眼中出现疯狂之色。
林平之脚下一点。
“嗖”地一声。
他出现在宁中则的身边。
“成师叔,帮我看着江别鹤,师傅的穴道等我回来解。”
林平之冷声说道。
紧接着,他抬起宁中则就朝着外面掠去。
成不忧愣了一下。
这是做什么?
难道林平之要杀宁中则?
成不忧摇了摇头。
很快将这个想法给否掉。
他知道林平之不可能对宁中则下杀手的。
成不忧捡起自己的剑,走到江别鹤的身边。
他将剑抵在江别鹤的脖子上。
“江大侠,老实点吧。”
成不忧平淡地说道。
既然林平之已经这样要求了。
他就不能放跑江别鹤。
江别鹤吃了林平之一拳。
五脏六腑都隐隐作痛。
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何谈逃跑。
成不忧却不管那么多。
他直接找来一条绳子,将江别鹤给捆了起来。
封不平去与全真教和丐帮的人告别,没有这么快回来。
成不忧就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等着林平之的到来。
这次华山要变天。
他站在林平之这边,他认为是正确的决定。
毕竟林平之现在是除了风清扬之外的华山第一高手。
岳不群是不可能赢林平之。
想到这里,成不忧就笑了起来。
他看着眼中满是焦急的岳不群,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
林平之抬着宁中则离开之后,没有去其他的地方。
他施展暗夜留香,直接以最快速度,到了后山。
一脚踹开茅屋的门。
林平之将宁中则狠狠地扔在床上。
宁中则眼中出现慌乱。
“平儿,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