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狂暴逆襲》-第二六九九章 有感應了閲讀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不图牛的碟体,在时空之中穿梭,一时间竟然难以确定,这“林太上”究竟藏进了什么时空,什么地点。
之所以再次带上林爱狗,就是因为爱过的赤子冰心,那神奇的感应能力。
整个青龙之墓之中的空间太辽阔了。
不算还没有探索的属性龙神墓葬群区域,就算是要将已经搜刮一空的墓葬群区域,以及外围的属性战将传承区域过一遍,都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更不用说,那林太上,明显的身具时空神通。
这样一来,搜索追踪的难度,何止增加了千万倍?
仅仅是某一个时间段的青龙之墓的话,还有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扫描一遍,确定林太上的存在与否。
但是,过去的时空之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他有可能在现实时空的一天前,也有可能在万千年。
每一年,甚至每一天,都是一个时间节点,你能计算出来他究竟躲进了那个时空节点之中?
所以,不图牛和星脑,林二狗的灵脑,虽然都已经是八点仨九级了。
但是要想计算出来“林太上”躲进去的具体时间和位置,比大海捞针都不知道难了多少倍。
魅影迷踪 施晓雷
所以,也只有林爱狗这种赤子冰心的神奇感应,才有可能,在无限的时间空间节点之中,刹那感应到真实的状况,不至于在某一个过去的时空节点上,浪费更多的时间。
林爱狗此时也是拼了,在不图牛碟体的扫描装置前,拼命地沉下心来感应,每一个时空节点之中的状况。
“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都是一个时空节点。
这样逆流回溯,要一秒之内,将整个青龙之墓所有空间全部感应到,老大,我这累死了算谁的?”
林爱狗倒是愿意付出,但是这难度有些太大了。
仅仅是穿梭过去时空俩月,就累得看天不蓝,喝醋不算。
此时吐槽,明显有些心力体力不支。
林二狗也没啥可说的,大量的龙血,经过脊柱转化为真劲能量。
裹挟着磅礴的生命之力,时不时地打入林爱狗神躯之中。
他的龙血,坍缩成肉眼都看不到的粒子,存储在一些细胞之中,以真劲能量包裹隐藏起来,即便是极境主神境的神识,半步神王的精神力,都难以扫描到,龙血粒子的存在。
所以,他的真劲能量身,虽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体,但是也基本属于亚完全体。
直到某一天,林二狗会将这些龙血,全部转化为真劲能量,如果在不吞噬生灵鲜血的前提下,那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体。
甚至是无瑕完美级别的完全体。
“算谁的?
算夜深沉的呵呵……”
为了让林爱狗能够坚持下去,林二狗开起了林爱狗的玩笑。
知道这小子其实是喜欢夜深沉的,但是就是不好意思承认。
也许他心里有一个结,始终解不开。
因为夜深沉夺舍融魂的,乃是陆晓云的肉身。
而陆晓云又是林西废柴时期的,名义上的未婚妻。
林爱狗虽然不知道,林西和林二狗其实就是一个人。
但是能够感应到,林西和林二狗之间,绝对不是仇人那么简单。
甚至林二狗和陆晓云之间,也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导致了他本能地抗拒夜深沉的示爱。
甚至扼杀着自己对夜深沉的不一样的情感。
赤子冰心告诉他,绝对不能招惹,和二狗老大有关系的女神。
没有二狗老大,就没有我林爱狗,更没有我林爱狗赤子之心的觉醒。
至于林二狗,对陆晓云可以说,一点赶脚都没有。
陆晓云的神魂意志,倒是都没有想到,林二狗其实就是废柴时期的林西。
涅槃重生:庶女有毒 江南
那个时候的林西,陆晓云和冯家驹都那样了,怎么可能对她有感觉?
更何况,那个时候的林西,怎么可能有心思爱不爱的?
活下去才是重要的啊!
“我说老大,不说那个贱婢好不好?
这感应可是一点差错有不得,一个精神不集中,就有可能错漏一些地方。
说不定就是那林太上藏匿的时空节点。
那谁,不图牛,倒回去三天,再扫一回。
特么的,老大你这是添乱……”
邪王宠妻:嚣张大小姐
林二狗直接就郁闷得不说话了。
这种事情,又不是自己能够做到的,本来是想给他消解一下紧张情绪的,却不料起了反作用,还特么的要返工,这事儿闹得。
……
青雾幻境之中,一年之前,还是会有大批的强者,进入九彩光门之中,闯进青雾幻境的。
看看还是会被打扰,奴不甘战王一口气就朝过去冲了半年,这才安静下来。
轻雾幻境之中,什么都没有。
找到了一个山洞,以精神力布置了一个幻象,看上去这个洞穴的出入口就不存在。
“林二狗,狗孙子你等着吧,本王拥有了半步战王的肉身之后,就要你好看……
这具置换身,大概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够完美融合。
那么开始吧……”
此时,奴不甘将八点仨九级的置换身取出来,横放在地面。
眉心闪烁,一颗闪烁着蓝光的灵脑,就从原来的置换身之中飘了出来,朝着地面上的置换身眉心,开始渗透。
半步战王的置换身,肉身已经极其强悍,灵脑渗透进入脑海,不是一蹴而就的。
慢慢的,蓝色的光芒刺进了置换身的眉心,灵脑缓缓渗透。
直到过去了大概一个时辰,灵脑才完全消逝在眉心处。
轰!
半步战王的置换身,整个头部绽放出璀璨至极的蓝光。
蓝光透过头皮,犹如波纹一般,逐渐开始融合整个头颅上的皮肉骨骼,甚至毛发。
这个时间,就需要得更长一些。
直到一天一夜过去,蓦然之间,置换身的眼睛,刹那睁开,睛芒激射,犹如实质。
嘴唇颤抖半天,开始有节律地呼吸。
“太慢了,但是没有办法……
下面,开始掌控融合颈部及其以下……”
……
“不图牛你能不能掌控住速度?
一个时空节点一秒,不能再少了。
二狗老大,给点能量,爱狗有些气短呼哧呼哧……”
已经过去一天多的时间,不图牛已经穿梭到了一年前的时空节点上。
林爱狗不听地感应着每一个节点,都没有表示感应到异常。
林二狗有些心疼。
“爱狗兄弟,要不咱……歇会?”
一边将大量的真劲能量,打入林爱狗的体内。
“那不行,要是让林太上掌控了那具置换身,想干掉他的难度,千万倍增加。
爱狗我……还能坚持。
不图牛,继续……”
直到穿梭到一年半之前的某一个时空节点的时候。
林爱狗忽然沙哑着嗓子尖叫起来。
“老大,我有感应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