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odt优美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百六十一章 飛刀又見飛刀看書-zhozi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什么叫做杀人一剑就够了?
方别这一瞬间真的很想吐槽。
如果一剑就能够杀得了对方,我自己吃饱了撑的要出第二剑。
不过鉴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方别只能够洗耳恭听。
“对付一般的敌人,当然一剑就够了。”方别这样说道。
事实也是这样,天下能够接方别一剑的人真的没有几个,可以说能接方别一剑的人都能吹一辈子。
事实上对付一般的敌人,方别自己也是不出剑的。
反正杀人的手段那么多,为什么非要用剑呢?
难不成就是因为用剑帅气的原因?
而在方别的对面,张不平缓缓摇了摇头:“对付一般的敌人只需要出一剑,对于难缠的敌人就需要出第二剑。”
“所以还有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
“你既然修炼的是一剑,那么其实你需要出第二剑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张不平看着方别:“但是你现在还站在这里,说明那些战斗你最终还是赢了。”
“我并不介意你是怎么赢的,但是我想,应该不轻松吧。”
方别点了点头:“很不轻松。”
相对来说,杀宁欢是比较轻松的,因为之前已经反反复复谈清楚了宁欢的实力与底牌,方别选择在最后出战,并且战斗前也尽量对于那个男人进行了必不可少的削弱。
而杀汪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就算说有殷夜的配合,以及其他人吸引注意力的佯攻作战,为方别创造了单独面对汪直的机会。
可是即使如此,杀汪直依然费了方别好大的功夫。
而这些功夫归根到底,就是方别像是砍树一样,一剑接着一剑,活生生把对方给耗死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既然我一剑杀不了你,那么就只能勉为其难地多砍两剑试试运气。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阈值的。
实力不如方别的人,方别可以一剑杀掉。
实力高于方别的人,方别可以凭借这种不讲道理的一招鲜吃遍天,就是活生生地砍砍砍把你砍得生活不能自理。
毕竟整个天下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像方别这样打架的,在此之前,方别也非常忌讳暴露自己的战斗方式。
因为一旦暴露,就真的会死的很惨。
倘若说每个面对方别的人都清楚地知道方别只有一招几乎通神的剑法,只要能够破掉这招剑法方别就会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样无力。
而此时此刻,方别的红利期已经过了,他再也不是隐藏在暗处的刺客,别人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取自己的姓名。
但是如同堂堂正正战斗的话,方别的这一剑,是不够的看的。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存着一剑杀不死就出第二剑的心呢?”张不平开口问道。
方别沉默片刻,然后开口回答道:“因为我不想死。”
如果一剑用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方别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结果。
他想活下去,想无论打多少次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都是自己。
“所以这就是你的一剑最大的弱点。”张不平望着方别说道。
“你的这一剑,只是将速度力量与技巧训练到极限的产物。”
“就好像是最好的工匠一锤一锤千锤万锤锤炼出来的完美造物。”
“但是即使再如何完美,这依旧只是一件作品,而不是艺术。”
方别摇了摇头:“我不想要什么艺术。”
“我只想活着。”
他其实明白张不平的意思。
方别的那一剑虽然强,但是却没有强到可以横扫身前一切敌的程度。
方别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在面对强敌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就非这一剑不可。
在少年锻炼的后期,他认为在追求这一剑的极限意义已经不大了,就好像玩网游升级装备一样,到升级的后期为了一两点属性的加成往往要付出十倍百倍的金钱和精力。
他更追求一剑的稳定性,那就是他一剑砍出去之后,还有实力去再砍出第二剑。
并且还是相同的配方,还是相同的味道。
量变引起质变,蚂蚁多了也能够咬死大象的。
然后就出现了之前砍汪直砍了几百剑的情况。
这就有些不能接受了。
当时砍宁欢的时候,宁欢心境当时已经乱了,接连受挫又被方别以逸待劳,月下决战之时,宁欢顶多只发挥出了八成的实力,而方别则几乎超常发挥的表现。
而在于汪直战斗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十成的实力出战,方别第一剑没有拿下来,就只能陷入了疯狂打铁的窘境。
这并不是说汪直就真的强过了宁欢,事实上恰好相反,如果汪直与宁欢真的打上一场,十有八九宁欢会占据上风,只是偏偏方别对于这种真气雄厚防守严密的选手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而这次的挑战对象秦,则堪称是汪直的全方位高配版,并且几乎没有弱点。
这也是方别所焦虑的根源。
“兵家有云,置之于死地而后生。”张不平叹了口气说道:“我所谓的一剑,并不是真的以伤换伤同归于尽的搏命攻击。”
“而是将自己的所有信念都寄托在这一剑之上。”
“瞅准那个必杀的破绽与时机,然后用自己最擅长的一剑去终结对手。”
“这才是一剑的精妙之处。”
方别有点愣住了。
其实道理他是懂的。
说白了不就是小李飞刀吗?
小李飞刀,刀无虚发,出招必中,刀刀毙命。
小李飞刀为什么那么神?
李寻欢既然有这样的飞刀,还怕什么上官金虹,见面就不由分说地飞刀怼上去,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就行了?
但是这样当然不行。
为什么小李飞刀刀无虚发?
那是因为李寻欢没有把握的时候他就当自己手里没刀。
只有当他相信自己找到了那个必杀的破绽,并且只要出刀就能杀人的时候,他才会选择将手中的飞刀甩出去。
仅此而已。
李寻欢的飞刀与其说是暗器,倒不如说是他整体武功在飞刀这门兵器上的精髓体现。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说穿了谁都明白。
但是明白了道理就会做吗?
大多数人都听过很多大道理,但是又有几个能够好好不留遗憾地过完这一生?
知易行难有多难可不是嘴皮子一张一合就能做到的。
不过这一瞬间,方别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能够做到。
不过他只是没有这个勇气与觉悟罢了。
相对来说——萍姐才更接近那个小李飞刀的境界。
萍姐生平有过无数次战斗,其实生死搏杀也就意味着,参战的两个人必须要死一个。
这大概是这个世界最残酷的事情。
就好像两个角斗士各自在自己的角斗场连胜了一千场战斗,各自成了不败的传说。
但是两个传说碰撞在一起,那就注定要陨落一个传说。
而在萍姐面前,她就是那个永恒不败的传说。
其实萍姐的很多战斗中,她才是更弱的那一方。
毕竟萍姐是九阴绝脉,先天真气有亏,只能够靠招式技巧伤敌。
重生 之 最強
但是偏偏,萍姐就能够抓住那唯一的破绽,最终给敌人致命一击。
这也是为什么萍姐说她能够杀秦,秦也相信她能说到做到。
只是说,萍姐如今已经失去了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心境了。
正如同那句话——当一个刺客不想死的时候。
他就离死不远了。
方别是那个永远都不想死的刺客,所以他永远不会将自己的全部赌注都放在那一剑上。
而眼前,张不平告诉他,如果想要提高的话,那么就要练好真正的一剑。
而不是将千锤百炼的一剑重复千百次。
方别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老道:“张真人相信我能够做到吗?”
“其实,连我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一剑当然是剑道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或者说最简洁的杀人境界。
根本不追求所谓的技击剑法,不追求所谓的格挡交锋,见招拆招。
任你有千般万法,我只有一剑,为取你命而来。
这也意味着,一剑用出,如果你不死的话,那么我就要死了。
方别的一剑是可以重复的,他可以将那一剑重复千百次,直到把对方像是砍树打铁一样砍死为止。
说白了,就是真正的做题流题霸,上了考场睥睨四野,打开考卷奋笔疾书。
无他,手熟尔。
老子只要做题做得足够多,那么就不会碰到我不会的题。
如果碰到了,那说明我做的还不够多。
方别练了足够多的一剑。
单纯这一剑的话,方别可以说就是这个世间的最强。
而张不平也一言点破了方别这一剑的弱点。
强则强矣,但是没有灵魂。
方别只是将自己在月夜下,风雪中所练的无数剑化作一剑,毫不讲理地怼了出去罢了。
这天地间只有一个方别。
所以这天地间也只有这一剑。
凭借此剑,方别能够成天下前十的高手。
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反而学这个世界上最笨的剑。
无他,因为方别清楚,只有这最笨的剑能够帮自己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但是这剑实在太笨了,笨到如果对方能够抗住这一剑,那么方别没有任何转圜的空间,要么转身就逃,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地把这一剑一剑剑砍出去。
如果边砍边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那就更加的应景了。
而张不平的意思则是,方别利用自己之前练剑所锤炼出来的剑感,利用自己所观摩那无数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最终将其融汇贯通成一招没有招式的剑法。
如果说苯剑是将一剑锤炼雕琢到没有破绽,然后用这没有破绽的剑去砍人。
而张不平想让方别用的一剑,则是根据敌人的功法与招数,寻找到最适合杀死对方的那一剑,然后用出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独孤九剑的味道了。
但是独孤九剑不管怎么说,也有破剑式破掌式破气林林总总的九剑,还有那么长的总纲和分纲,摆明了也是学霸武学。
而方别如果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是一本活着的剑谱。
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练剑的缘故,方别几乎看过了每一本剑法的武功秘籍,甚至有精力将不同的秘籍分门别类划分等级,这可不是在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到的。
重生之将门邪妃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改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就要抛弃那稳重得体值得信赖的苯剑,而去尝试这种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神经刀武功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有不甘。
“对了,张真人。”方别突然说道。
“你且说。”张不平是真的属于那种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的老前辈,当然,前提是你要见到他。
张不平虽然没架子,但是人是真的不容易见。
“我从今天开始,不练剑了。”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摆手:“串了串了,我又不是温华。”
“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练一剑了,我练二剑怎么样?”
“就是说,我一边还是可以用那笨笨的一剑,但是我同时又尝试练那天外飞仙一般的一剑。”
“苯剑加巧剑,就是两剑。”
唇香 半半
“两剑不好听,那姑且叫二剑好了。”
“如果有哪一天,我能够把两剑融会贯通,这就等于说是大成了。”
“这个时候,我的剑就叫不二剑。”
“真人你看怎么样?”方别笑着说道。
饶是张不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嬉皮笑脸起来的少年。
“贫还是你能贫!”在张不平的身后,白云冲方别做了个鬼脸,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可以。”而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后,传出来了商离的声音。
其实商离一直都在。
不过方别进门了,商离还在门外。
不过即使在门外,门内的声音,他还是都可以听到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二剑或者不二剑。”商离走进门中,看着方别说道。
“除非你走火入魔。”
张不平点了点头:“商掌门说的对。”
方别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你们别认真啊。”
“好吧,张真人您给我指出了唯一可行的道路。”
“但偏偏需要我自废武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