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ceq玄幻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第二百四十七章 打得什麼玩意兒,退票!讀書-s4poy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远古巨龙的身上。
须佐能乎出现之后,围观者们纷纷沉默。
那些对宇智波鼬有所怀疑的人也渐渐打消了猜疑,甚至还有人对宇智波鼬持着一定的阴谋论。
迪达拉摸着自己的下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宇智波鼬这家伙真是阴险啊…这家伙在这几年里,偷偷把复仇的希望给了宇智波佐助,现在又亲手摧毁了佐助这小鬼的希望?”
“胜负还没有决出呢!”
赤砂之蝎冷冷地摇了摇头。
迪达拉迟疑了一会儿,有些坚定地开口道:“在传说中的须佐能乎面前,没有人能够战胜鼬这家伙吧?”
“迪达拉,你听说过须佐能乎?”
“嗯…”
迪达拉慢慢地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沉重:“大野木那个老家伙曾经提到过,当年他和二代土影去木叶请求联盟的时候,被宇智波斑的须佐能乎一招就摧毁了他们所有的骄傲…”
虽然迪达拉一直也很骄傲,但是迪达拉这家伙却并不认为大野木和二代土影无两个人比自己弱小。
两个擅长尘遁的忍者都轻而易举地被须佐能乎击败,宇智波佐助怎么可能会在须佐能乎面前获胜呢?
果不其然。
天空中的麒麟雷兽轰然落下!
红色须佐能乎抬手举起了一面镜子,抵挡住了雷遁·麒麟的正面攻击,只是暴虐地雷遁查克拉依旧肆无忌惮地在须佐能乎的身上蔓延着,摧残着须佐能乎身上的盔甲!
然而无论如何疯狂攻击,雷遁麒麟却仍然无法伤害到须佐能乎之内的宇智波鼬,只能带着一丝悲鸣消失在空中。
“咳…”
宇智波鼬捂嘴喷出一口血液。
须佐能乎的使用对他的负担也非常大。
宇智波佐助不敢置信地望着须佐能乎,呆愣愣地看着雷遁麒麟被须佐能乎挡下,他的口中忍不住喃喃低语:“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
须佐能乎这种存在,彻底刷新了佐助的认知。
小紅娘鬧翻天 黑田萌
哪怕是空中远古巨龙身上的观众们,也被须佐能乎的强大所震撼到,他们可没多少人有把握接下宇智波佐助的雷遁·麒麟。
角都瓮声瓮气地开口:“哪怕是一直隐忍数年,终究还是没有逃离兄长的掌控么?佐助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可怜啊…”
“战斗还没有结束。”
干柿鬼鲛摇了摇头,自顾自地低声道:“即使是须佐能乎,鼬先生又能坚持多久呢?”
坚持不了多久的。
宇智波鼬的身体状况,干柿鬼鲛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
万花筒写轮眼视力下降得十分厉害,瞳力消耗得也所剩无几,身体还拖着重病,查克拉近乎耗尽…
众人目视着地下的战斗,只见宇智波佐助无能狂怒地朝着宇智波鼬发起了攻击,却被须佐能乎尽数挡了下来…
忍刀砍须佐…
也不知道佐助怎么想的。
一朵紅杏爬墻去 綺年錦上
只是宇智波鼬慢慢走近了宇智波佐助,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正当众人以外他要挖出佐助双眼的时候,只见宇智波鼬地手指无力地停在了佐助的额头上。
下一刻,庞大的须佐能乎就此消散。
宇智波鼬的身体狼狈不堪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什么情况?
殺手王妃:杠上帥帥冷王爺
甜婚蜜愛:總裁得寸進尺! 秦蓁
晓组织的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惊诧,每个人都下意识地飞身落在了地上,注视着倒在地上的宇智波鼬。
地上的宇智波鼬已经没有了生机。
毒妃很狂很囂張 魚小舟
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使用须佐能乎,完成绝地翻盘的宇智波鼬,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宇智波佐助呆呆地靠在废墟墙边。
“喂,佐助小鬼,宇智波鼬临死前跟你说什么了?”
迪达拉当即撅起了嘴巴,不满地大喊道:“怎么会是这种结果!这怎么能让我们接受啊!”
原本中间的波折翻转足够让人惊讶,不论是宇智波佐助破解月读还是破解天照,也都值得迪达拉起个大早来看。
但是就这么古怪地结束…
这也太让人受不了了吧?
难道结局不应该是宇智波鼬操纵着须佐能乎一拳砸扁宇智波佐助,彰显自己灭族之鼬名副其实吗!
飞段冷声打断了迪达拉,轻蔑地喝道:“喂,迪达拉!你以为是在看话剧表演,可以喊退票吗?”
干柿鬼鲛轻声开口解释道:“其实鼬先生的瞳力耗尽了吧?万花筒写轮眼可是非常需要消耗瞳力的…”
这个解释勉强说得过去。
至少众人也了解到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知道了一些关于万花筒写轮眼的弱点。
“好了,我们先走吧!”
佩恩扫视着一眼周围的人,轻声道:“宇智波鼬是组织的成员,那就帮他好好建造一处墓碑吧!”
“这件事交给我吧!”
干柿鬼鲛仰头望着天空的大雨,低声道:“各位先走吧!这是我和鼬先生之前的约定,如果他死掉的话,我会帮他收拾好遗体。”
“我来帮你吧!”
药师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他的声音有一些遗憾:“毕竟我和鼬君也是同样出自木叶的忍者,理应送他一程。”
“那就这样吧!”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之后,转头看向了宇智波佐助:“喂,佐助,你跟我们一起回去,还是在这里…”
“我留在这里。”
宇智波佐助摇了摇头。
干柿鬼鲛看了一眼这处废墟,感叹道:“想要为鼬先生制造一处大的坟墓,大约需要不短的时间呢!”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轻声道:“那就这样好了,我先让远古巨龙把大家送回去,再把它通灵回来接我们。”
“好。”
天道佩恩点了点头。
小南走上前来,伸出自己的纸伞,递到了上原奈落的手中,轻声道:“那就早点回来。”
“……”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反而冲着她笑了笑之后,忽然摘下了自己的斗笠,将自己的斗笠戴在了小南的头上。
天空中的远古巨龙呼啸而下。
晓的一行人纷纷踏上了远古巨龙离开了这里。
这座激战之后的废墟中,只剩下了宇智波佐助、干柿鬼鲛、药师兜和上原奈落,每个人的心情似乎都有些不太一样。
“喂,鬼鲛前辈。”
宇智波佐助呆愣愣地望着地上宇智波鼬的遗体,声音有些低落地开口问道:“鼬这家伙是故意输给我的吧?你知道这件事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其实是你的实力太强。”
干柿鬼鲛咧出了一个异常难看的笑容之后,又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需要我现在告诉你,宇智波鼬为你安排的两条路吗?”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鼬先生的身体早已身患重病,我一直让他去找上原治病,只是鼬先生却早早地就放弃治疗了。”
干柿鬼鲛俯下身,慢慢地摆正了宇智波鼬的尸体,低声道:“自从我和他见到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其实他早就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呢!”
“他…”
宇智波佐助跌坐在地上。
殘明
末日涼城
干柿鬼鲛摇了摇头打断了佐助的话,轻声解释道:“鼬先生无法忍受杀死族人的痛苦,也无法忍受来自木叶的折磨威逼,最终选择了一死了之。”
“木叶?”
“没错。”
干柿鬼鲛伸手覆在了宇智波鼬的眼眶中,低声道:“你想知道当年灭族的真相吗?宇智波一族是忍界第一豪族,因此遭受了三代目火影为首的木叶高层的忌惮。”
“这一点鬼鲛先生说错了呢!”
药师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轻笑着开口补充道:“其实自从二代火影开始,宇智波一族就已经被木叶高层忌惮了,只是当时的宇智波一直还有利用价值。”
药师兜说完之后,笑着继续道:“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之后,忍界变得和平了,宇智波一族自然也就没了用处,难怪当初大蛇丸大人让我去找志村团藏索取写轮眼。”
世子纏寵,愛妃別跑!
宇智波佐助猛地抬起头:“什么团藏?”
“志村团藏。”
药师兜看着宇智波佐助,轻声继续回应道:“不过志村团藏早就已经死掉了,否则的话你倒是还有可能见到志村团藏谋夺了多少宇智波的写轮眼…”
“这一点我倒是不知道的。”
干柿鬼鲛摇了摇头,也抬头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道:“总之,就在木叶和宇智波一族关系最紧张的时候,木叶高层用一个条件策反了鼬先生…”
“……”
宇智波佐助心中一突。
干柿鬼鲛咧了咧嘴,轻笑着开口道:“看来你也猜到了吧?那就是留下你的性命,杀掉其他的所有宇智波!否则的话,你以为他会故意留着你吗?”
“这不可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干柿鬼鲛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冷声开口道:“鼬先生一直用木叶的情报威胁他们保护你,还记得你当年叛逃木叶吗?你知道为什么鼬先生会让你加入晓吗?”
干柿鬼鲛注视着宇智波佐助,沉声道:“因为你在大蛇丸的手下,他很担心你的安全!但是只有我知道,当你出现在晓的时候,就意味着鼬先生死期将近了,我真的想杀了你这小鬼啊!”
干柿鬼鲛一把拽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肩膀,把他按在了宇智波鼬的身前,脸色变得有些狰狞道:“看着你的哥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现在给我听好,他临死前为你安排的两条路!”
宇智波佐助:“……”
“第一条!”
干柿鬼鲛看了一眼旁边的上原奈落,看到这位上司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远方,他才继续道:“继续跟随着我们,向木叶复仇,整个忍界只有我们的实力最为强大,所以你可以跟我们为伍!”
侯門長媳 沙漠裏的小魚
“……”
宇智波佐助看了干柿鬼鲛一眼,冷声问道:“哼,他以为自己是谁,以为可以安排我吗?”
“闭嘴!”
干柿鬼鲛一把揪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脖颈,冷声开口道:“第二条路就是回到木叶去做你的忍者!
不用担心,三代火影已经死了,木叶高层肯定不会为难你这个小家伙,他们还需要你来为木叶留下写轮眼的血继。
晓的忍者很多,也不会在意缺少了你这么一个小鬼头,上原奈落是鼬先生的朋友,只要你不泄露晓的情报,他也不会让首领追究你背叛了晓的事。”
“呵呵…”
宇智波佐助冷笑了一声,轻蔑地望着干柿鬼鲛道:“看起来你这家伙给我说了两条路,但是又告诉我木叶高层逼迫鼬这家伙杀掉了我的父母,不还是让我选择跟随你们吗?”
“这的确是我们的私心。”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看着宇智波佐助开口道:“鼬先生认为,你可以自由选择,最好是回到木叶的家乡继续过平安的生活,那个时候我们会隐瞒宇智波灭族的真相。
但是我们认为你不应该回到那个逼迫宇智波全族灭亡和兄弟相残的忍村,所以告诉了你有关宇智波灭族的真相。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因为鼬先生早已准备了后手。
鼬先生相信你的朋友漩涡鸣人会说服你放下仇恨的。”
“鸣人?”
宇智波佐助的眼角微微凝固。
“没错。”
上原奈落走了过来,拍了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轻声道:“你的哥哥宇智波鼬是一个伟大的人,不得不说,他看人真的很准。”
上原奈落目光幽幽地看着地上的宇智波鼬,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宇智波鼬没有看错漩涡鸣人,那确实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你们说的可没什么证据…”
“证据?”
上原奈落俯视着地上宇智波鼬的遗体,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声音渐渐有些低沉:“我们不需要什么证据,因为我们也不需要你,一个害了鼬先生受了半生折磨的小鬼那点儿可怜的力量!
如果不是鼬先生让我们等你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之后,来帮你移植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从而让你获得永恒的瞳力,你以为我们会留在这里吗?”
“你们也知道这件事?”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顿时软化了下来。
因为上原奈落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十分生气,一副不需要他的样子,反而让佐助凭空添了几分可信度。
而且上原奈落也提到了万花筒写轮眼的秘密。
显然,这个秘密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
“你以为呢?”
上原奈落看着宇智波佐助,没好气地开口道:“木叶肯定不会让你得到这种力量,你在忍界没什么其他的朋友,鼬先生在自己死前,自然要为你安排好一切。”
说完这些之后,上原奈落仿佛看着一个没出息的后辈一样,冷声继续道:“等你回到木叶村之后,不要展示出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这样会有可能引起木叶的忌惮…”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忽然猛地反应过来,高声反驳道:“谁告诉你我要回到木叶!我要摧毁木叶,为鼬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