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jxl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 小丑-第495章 瀕臨絕境看書-w8ac0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那伤口很长,也很深,从脚踝处延伸,差点抵达了大腿根部,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风魔,脸上正挂着一种来自蛋蛋的忧伤。
千年恋:蛇精闹都市
不过风魔毕竟是风魔,即便被我威胁到了蛋蛋,然而那副装b到了极点的表情,仍旧能够带给我们巨大的压力。
我抹去身上的血污,啐出一口血,强压浑身的不适感,喘着气,重新把黑魔刀举起来,对着风魔大吼,“老混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你肯定会死!”风魔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用一种睥睨的表情跟我对视着,口中淡漠说道,“漏船还有半斤钉,你们以为,老夫生气全无,行将就木,就是可以被人随便拿捏的吗?凭你们三个,毕竟太嫩了,没有资格跟我交手!”
我龇牙咧嘴,嘿嘿冷笑,说是吗?今儿个我们兄弟可能的确活不了,但你这老家伙也别想太好过,你怎么不想想,老子是怎么从血池里爬出来的,你赖以续命的深渊魔物,现在应该差不多已经被我家噬神蛊啃干净了。
“你说什么?”
听了这话,风魔原本淡漠的脸上,终于露出抑制不住的惊容。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睁大眼睛,低头朝着血池深处看下去,这一眼,就瞧见那血池内部,正在咕噜噜冒着血泡,再然后就是一根蠕动的漆黑触手,正缓缓从血池下面冒出来,缓缓打在了血池边缘。
“呼……”这老东西顿时松了口气,咧着牙,对我露出阴鹫满脸的狠笑,“我真是太拿你当回事了,就凭你培养出来的本命蛊,怎么可能咬死它呢?呵呵……真可笑。”
“可笑的人是你才对!”
我手执黑魔刀,一动不动道,“你应该看仔细一点,那东西现在已经被折腾得差不多了,就算还剩几根触须能动,也不代表它不会死!”
“你!”风魔一怔,正要厉声反驳我的话,然而这个时候,那翻涌的血池下,却继续涌来大量的血泡沫,跟随着泡沫一起浮起来的,还有一头庞大的漆黑魔怪。
这玩意,光是一根触须就有将近五米长,十几根触须后面,是一颗圆润得好似巨型篮球的脑袋,只是此时,那怪物脑袋已经完全失去了活性,半死不活地飘在血池里面。
而在那魔怪的脑门子上面,则趴着一个仅有指甲盖大小,蠢萌蠢萌的小东西,正贱兮兮地朝着我眨眼睛,仿佛在说“OK”!
谁能想到,就这么大点的噬神蛊,能够生生将那拥有五米触须的深渊魔物,活活给啃死!
虽然那魔怪表面的皮囊是完整的,根本看不见任何伤口,但我心里很清楚,此时这魔怪生机全无,必定是从内部,被我家噬神蛊攻破了,说不定连脑髓都早已被吸干。
“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风魔瞬间失去了高人风范,瞪大眼,一屁股跌坐在血池边缘,瞪得双眼血红,仍旧是难以置信,疯疯癫癫地爆吼着。
“吱吱……”噬神蛊却趁机跳起来,拖着滚胖的小身板,朝我这边吃力地靠近。
它飞得很慢,腹腔圆滚滚的,不晓得究竟在那头魔怪章鱼体内吸收了什么,总之这次是被撑到了,好像眉头苍蝇般,在空中蹦来蹦去,嘴里还不忘发出“叽叽”的欢愉叫声。
我有理由相信,这小东西,一定是从那头深渊魔物体内得到了某种好处,要不然不会这么得意,连屁股都快翘上天了。
“咳……”
不久后,陈玄一也拖着疲惫的身体,自血池边缘艰难地爬起来,尽管脸色苍白,嘴角还流淌着被唾沫混合的血沫子,然而脸上却挂着从容的淡笑,
“我们不需要从正面击败你,只要搞定你用来续命的魔怪,就算大获全胜了,堂堂风魔,现在居然跟狗一样坐在地上,风度全无,你很伤心对不对,这东西一死,纵然你修为惊天,也逃不掉寿元枯竭的阴阳轮回,风魔,你死定了!”
这话一脱口,我便瞧见,原本呆滞坐在血池边上的风魔,忽然把身体抖动了一下,接着,便麻木地抬起了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用十倍于平时凶残的视线,恶狠狠地注视着我们两。
他的下巴在颤抖,嘴角在抽搐,眼睛里倒映着来自整个宇宙的愤怒,一字一顿,目光喷火道,“我风魔纵横了大半辈子,从没想过,今天会栽在两个连卵子毛都没长齐的后生手里,哈哈……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陈玄一扬了扬剑眉,正气凛然道,“这才叫报应,一个人坏事做绝,早晚会有天收,我们远不是你的对手,可最终,你还是栽在了我们手上,这说明,苍天正道,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去特娘的苍天正道,小道士,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你也配!”
风魔彻底解放了天性,一张脸麻木而阴狠,缓缓地起身,把身体直立起来。
我注意到,这老头额头下面,满是跳动的血筋,一张脸扭曲交叠,展现出犹如恶鬼一般狰狞的面貌来。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浑身的血气都在喷涌,一股黑色的气焰,也自体内爆发出来,宛如井喷一般,直接冲击到了脑门顶,那双眼睛里呈现出来的阴狠和煞气,已经浓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你们,终于彻底激怒我了,好……好得很,两位是当今世界中,难得一见的青年俊才,若是给你们足够的成长空间,将来必定能差闯出一番大事业,可惜,从今往后,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老夫纵然要死,也要拖着你们,一起下地狱啊!”
说着,这老东西浑身魔焰疯涌,宛如磕了十几打猛药,整个脸变得无比猩红,指尖深处,一股灰黑气流化作飓风盘旋,充斥着并不算太宽阔的房间,将整个空间映照得无比森怖。
“师父……”
看到这里,一直都躲在后面没有吭声的徐坤,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而风魔则头也不回道,“老夫的生气已经耗得差不多了,今日之局,必死无疑,不过临死之前,我还想为圣教再办点事,拔出几根碍眼的钉子,其他人都走吧,留在这里,你们也会死的!”
我瞪大眼,看清楚此时的风魔,原本干瘦的老脸,正在快速褪去水分,整个人变得又黑又硬,犹如老腊肉一般,皮层下的血管在游动,深深呼吸着气,竟然将那血池中涌动的血气,全部都吸入到了自己的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