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utd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愛下-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我什麼都沒幹讀書-wcd4q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此刻。
殿内。
所有人一脸惊奇地看着林山,就连殿主也秀眉一扬。今儿这犯事的,有点嚣张啊!不知道这是哪儿吗?
莫非。
看她是女子,觉得好说话?
还有。
此人在自己的直视下,眼神丝毫未变,要知道,不说权势地位,就说她的相貌,世俗中也是绝色。
然而。
此人仿佛看寻常人一样。
莫非。
自己魅力减少了?
“。。。”
感受到她淡淡想法的林山,心里一阵无语,果然,即使强大到一定地步,女人的思维,却是有点共通。
美丽。
绝色。
一般人看一眼就想犯罪?
额!
那是亲眼见识的太少了。
当然。
更关键的还是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太差,到了高阶地师级,身体激素分泌可以被压制,任何时候。
都是贤时。
女人?
绝色?
光光站在其面前,也仅仅多看一眼,提不起啥兴趣,当本能被全面压制,看这些,如看自然风景。
当然。
并非到了高阶地师,就能做到这样,这也是一种秘法,需要开发和修炼,不是地师级的通用技能。
假如。
眼前这个文明,没有这套秘法。
好吧!
那么强如引神,也得遵循基因本能。主要是看有没有需要,除非有必要克己欲,否则谁无聊压制?
闲呢!
强者。
如在灵源文明,对于克己欲,一般很少做,在那些地方,实力就是一切,想要什么,为啥要克制?
因此。
对于这类秘法,林山并不认为是多牛。
仅仅是在特殊场合,用一用而已。也不认为这有多对,无欲无求,是好事,有欲有求,也是好事。
一切。
都是合理的。
。。。
见林山如此顽固,殿主感觉十分有趣。
“你叫什么?”
“林山。”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没啥好隐瞒的。
“来自哪里?”
“很远。”
繡花王爺:殺手王妃不好惹 千樺盡落
“哦?”
“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殿主眯着眼。
“对。”
这下。
众人倒是有点恍然。
也对。
也是他们国家的人,只要不是觉得人生无趣,想找点刺激,不会去圣山上。那么另一个问题来了。
“你是哪国人?”
“华夏。”
林山为此而自豪,直接中文发音。
“华夏?”
殿主一愣。
脑中。
疯狂回忆起这个国家,事实上,汉语的华夏发音,在这个文明,后一个字还有音标之类可以念出来。
前一个好像就没对应的字。
“没听过。”
在她的世界观中。
整个星球。
国家的数量,也不到两手之数,算上历代王朝起落,也想不出,有华夏这个这个国度,莫非太小?
比如:
在什么深山老林,什么村落,几百上千人,自立为国?
嗯!
有可能。
“你们国家在哪?”
“很远。”
“人口多少?”
“很多。”
“。。。”
这下。
殿主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很远,什么叫很多,这人莫非不识数?也有可能,山里出来,啥都不懂。
见河就越。
见山就爬。
对。
一定是这样。
“好了。”
“我不管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现在擅踏圣山,已经触犯我们的禁令,将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不过。”
“念你初犯,也不知情况,劳役三年,可有异议?”
一般。
初犯且不知,三年。
初犯但知道,六年。
初犯且在圣山上有恶劣行为,十年以上。
異能醫生 郭少風
……
不过。
最重。
也不会判处死,这个刑罚,还是王朝当初提出的,为了把圣女神化,也是笼络,才出台这么个法令。
当时。
最高可处死。
不过。
圣女觉得太重,于是,减去了处死、体害、株连、流放等惩罚,只保留劳役,算是相当的仁慈了。
“有。”
林山笑道。
“说。”
“三年有点多。”
一听。
殿主突然笑了。
“哦?”
“那你觉得多久合适?”对这人,虽然处于对擅踏圣山的气愤,但是不知为何,人却看着挺顺眼。
林山想了想。
说出了让在场人想要打死他的话。
“半天吧。”
“赶时间。”
都市最強選項系統 寧尤
闻言。
殿主再笑。
不过。
这次是被气笑了。
“啪!”
一拍桌子。
“大胆。”
“半天?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王族宗亲,做了和你一样的事,也是如此惩罚,一天不减。”
“你。”
“当我们很好说话?”
同时。
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林山,这次是使用了点实力,想要让林山知道,什么是强者的威严,吓一吓。
然而。
威压在林山身上,一点效果都没有。
嗯?
这下。
她才发现,林山好像不简单,旋即加强输出。
一成。
两成。
臨界·爵跡2
三成。
整整三成实力,魂力加精神力冲击,林山脸色丝毫未变,甚至那眼神中,都仿佛在问:你干嘛呢?
殿主脸色一变。
三成。
如此威压。
还能面部改色的,至少都是进入耀星境界的,否则,根本不可能承受她三成的实力,而毫不变色。
顿时。
锵!
拔剑。
“你是谁?”
见状。
一阵拔剑声响起,一把把冰冷的剑锋,直指林山,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一天被好几拨人用剑指着。
这体验。
真刺激。
她的问题,林山未答,而是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你们现在,应该关心的是,那个女子,有没有事。”
瞬间。
在场人脸色狂变。
因为。
林山目光的方向,正是他们圣女的修炼之地,而在林山话落,一股混乱的魂力在冰宫中激荡开来。
强大。
犹如实质般。
可是。
却透漏着一股萧索之意,这种情形,此前见到过两次,都是圣女受了重伤,甚至其中一次差点陨落。
“你干了什么?”
殿主死死盯着林山,咬着银牙恶狠狠道。
“别看我,我什么都没干。”
话落。
不待殿主多少一句。
華夏立國傳 曾鄫
瞬间。
又一股强大的魂力,笼罩着冰宫,所有人脸色再次一变,因为这是城内,另一个绝巅级别的强者。
—王朝,元老院首席供奉,徕夏。
严格来说。
圣女与其,关系并不算友好,圣女突破绝巅之前,这人就想其扼杀天才,但被圣女的师傅保下了。
后来。
光门危机现。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圣女的师傅,陨落了,加上圣女突破绝巅,外敌当前,就算有矛盾,也一直压着,各自埋头修炼。
如今。
圣女看样子修炼出岔。
徕夏前来。
显然。
不排除对方落井下石。
“保护圣女。”殿主一声高呼,冲出大殿,其他人赶紧跟上,至于林山,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