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f39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自完美世界開始》-1411 人王的恐怖展示-z3s45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秩序神枪凝聚的那一刻,安澜体表也流淌起一层层金色光华,那是无法计数的不朽符号,在须臾间就化为了一件威严无尽、气息磅礴的黄金甲胄,有永恒不灭的道韵正在流转着,诸般法与理都无法近其身、毁其形。
不朽之王的手段惊世,安澜在这些年里虽然并没有跨界降临,但也在准备着。
当年他陨落时,赤峰矛、不朽盾都成为别人战利品,而想要在王级争锋中占据足够优势,不朽之王级数的盖世法器必须有,所以安澜在忌惮祖皇的那段岁月里,也在祭炼法器,他硬是从那座残破宇宙中逆天复归出了足以炼制王级法器的仙料。
噬 狂
如今两件神兵虽然还没有彻底化为仙王级数的法器,但也能用在这个级数的战斗之中了。
豪門繼承者:強搶惹火甜妻 阮夜
醫律
“本以为千年、万年赤峰矛都不会出世,没有想到,还有一位仙王在这一界。”
安澜神枪一抖,混沌直接炸开了,诸天万域在颤抖,整个大宇宙这一刻都不断的嗡鸣着,从界海中看去九天十地此刻就好像一个被谁拍起来的篮球,在界海中来回冲撞。
不过万幸的是,天地之变虽然无比恐怖,但九天十地的芸芸众生却是无法感觉到这一切,一切都被万道秩序牢牢束在原地,但在安澜一枪之下,也有不知多少星域破灭。
到了安澜这个高度后,除非重伤到一定地步,否则能完美控制自身一丝一毫的力量扩散,现在这般诸多星域顷刻间焚灭了,明显是他有意为之,而更远处的星域被火光笼罩了,暂时逃过了一劫。
長生修仙錄 博弈小奇
对大多生灵来说,很多人几乎都来不及反应就死了,在恐惧与痛苦来袭之前,就随着一片片星域烟消云散,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幸福了,至少死前没有被万般折磨。
我在洪荒穿越了諸天 火星蝸牛
農門貴女:小小地主婆
天女踏在虚空中,天地万道化为了阶梯,规则成衣,来自于各界的诸天秩序将她环绕了,无尽法则淹没了大半个宇宙,好似她现在站立的这里,就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般。
安澜一枪之威惊世间,一道道诸天秩序接连的断开,无尽法则也被撕裂贯穿,至坚至强,是最无上的锋芒,势不可挡,世上不存在能拦截之物。
天女毫不怀疑,如果她避让开了这一枪,那么九天十地都会在顷刻间被捅穿,就连她原本认为万古不灭、无物可摧的永恒体魄都感觉到了刺痛,安澜枪尖所指之处也快被撕开,这也让天女更深一步的认识到了对方的强大。
不止战斗经验、秘法超过她不知多少倍,就连法器上面同样是如此,她只不过赤手空拳,想要翻盘太难。
嗤!
龍孫 東方玉
血光映红天际,仙王的血液洒落在成空,一片片星域此刻被焚灭了。
诸天万道震颤,秩序神则的涟漪扩散间,有无数凄厉的叫声响起了,好似昔年死在安澜手下的无尽亡魂,在这一刻都重现于世,回归了人世间。
天女肩胛流淌晶莹的仙王真血,她的手,她的肩直接被赤峰矛贯穿,到最后她没有避开,硬抗了这一枪。
“抓住了又能怎么样。”
冠軍教練 天天不修
安澜冷笑连连,他看着天女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赤峰矛的矛身不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只是一招之间,他就看出了一个大概了,这位仙王的战斗经验真的是少的可怜,要不然,再不济也不可能被他一招捅穿了躯体,这么看来今日真的距离独自且彻底击毙一位仙王无比近。
这一幕也被楚煜看在了眼中,这让楚煜心中的惊愕无以复加。
天帝殿堂内一场场跨越时空的大战是为了给人王增加战斗经验,按理说这样成长起来的人王都极度可怖,曾与过去未来的无数强者极尽搏杀过,眼界之高、秘法之强也足以惊世,但楚煜万万没想到两位王级之战中,九天十地的这位女仙王开局就处在了下风。
“难道这不是天帝眷族的强者?”
正在楚煜心中震动之时,安澜法相抓住了他分神的这个瞬间,施展出盖世杀伐,直接斩开了楚煜的形体。
血光溅射混沌,混沌之气汹涌,每一滴准仙王之血都好似在孕育一方天地世界,拥有无尽的神异与威能。
在安澜的面前,九天十地的两位强者就好像刚走出摇篮的婴儿,还在蹒跚学步,从头到尾都处在劣势里。
“只有这样啊。”
安澜眸光冷淡,他眺望这片天地,喃喃道:“和我界对抗了这么多年的古界,如今落寞到这个样子也该毁灭了。”
黄金甲胄锵鸣,金色的光芒炽眼,化为了一双锋锐至极的剑翼,环绕住安澜,将他与天女完全隔绝开了,哪怕再看不起天女,安澜也是历经无数战斗的,并不会真大意。
别的不说,一位仙王的自爆就能让他喝一壶,没准会重伤多久,甚至有那么一点可能直接陨落。
然而,哪怕安澜已经足够谨慎了,接下来的一幕还是让他一滞,就连乘胜追击要将楚煜完全斩杀的法相也都停顿了那么一瞬。
天女变了。
气质不一样了,修为上没有变化,但却让安澜浑身的汗毛轻颤,双眸紧缩了,上次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仙古末年之战,那一次他差点被六道轮回仙王镇杀了,万幸异域的巨头出手。
透过剑翼,安澜看到天女双眸中的色彩莫名,有亿万载的沧桑,有纪元更迭,有传说中帝落时代的悲歌,有开天时代的辉煌,也有一尊尊血脉气息与天女异常相似,却在无尽血海上搏杀的盖世王者。
最让安澜震动的是,他发现在那片血海上面,仙王就如同草芥,根本算不得最顶级的存在。
“血脉秘术?”
他是男神鄭容和
安澜惊疑不定,这种情况类似他将不朽之王秘法烙印在血脉中,然后由后代施展之时一样,只不过有谁能让一位仙王以此出现匪夷所思的惊天变化?
就在这个瞬间,只觉得无数战斗本能与秘法源源不断涌上心头的天女出手了。
哪怕此时她秘法无尽,都是仙王级最强秘法,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拍出了玉手,却蕴含了天地间至高奥妙,浑身都临时染上了一层不属于王者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