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七百九十一章 誕生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西游劫起,外界纷纷扰扰,莫元俱都不知。
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紫府世界之内,两枚仙石之上。
这两枚仙石,一者气息厚重,生机浓郁,仿佛随时都会破壳而出一般,一者却是生机微弱,不过胜在平稳,一呼一吸之间吞吐大量天地灵气,生机在以一种微不可查的方式逐渐壮大。
前者,乃是那孕育六耳猕猴即将诞生的仙石,而后者,则是莫元自己培育的仙胎。
此刻这两块仙石,出了生命气机、形状不一样外,其余的地方,却是一模一样!
这是这些年来,莫元一直参悟六耳猕猴这仙石所得,然而那六耳猕猴终究是孕育了数个大劫的时间,底蕴深厚,莫元体内的仙石则是孕育的时间太短,便是他已然接近全部参悟其内奥妙,大大缩短了仙石孕育生灵的时间,依旧是远远及不上六耳猕猴那块。
不过莫元也并不着急,三重天准圣这个境界,有的人困住了千万载岁月,面对那瓶颈依旧是束手无策,他修道短短岁月,已然能明晰的看见前路,只待仙石孕育完成,便能顺利破境,比之那些神魔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又如何会急?
感受着那仙石之内那股浓郁到近乎溢出的生命气息,莫元微微颔首,自语道:“这么久,总算是孕育圆满了……”
却见他伸手轻轻一点,紫府世界之内,那一朵六品造化青莲顿时垂落下千千万万道青色神光,这些光华尽数没入到了六耳猕猴所在的那一块仙石之内,顿时,本就生机浓郁的那块仙石,生命气息竟然还在疯狂上涨,不过转瞬的功夫,就涨到了一个近乎恐怖的地步,那仙石内的力量狂暴到近乎要炸裂开来!
“不够……还不够……”
莫元摇了摇头,他看的清楚,那六耳猕猴体内的力量,距离突破仙石炸裂,还差了那么一丝,而这一丝,倘若没有外人帮助的话,单单靠六耳猕猴自己毫无知觉的吸纳,却是需要数载。
“去!”
莫元衣袖再次拂动,顿时,这紫府世界内灵气疯狂涌动,汇聚成了一股灵气风暴,尽数没入到了那仙石之内,得此灵气相助,肉眼可见的,那仙石内的力量一下子便超越了某一个极限!
轰隆!
一瞬之间,那超越了极限的力量轰然爆发开来,犹如一声霹雳惊雷炸响,声音回荡在紫府世界中的每一个角落内,却是那成仙石一下子便被炸成了碎片!
而自碎片之中,一只身材瘦小的猴子横空出世,两只眸子内射出魄人神光,惊天动地,威势十足!
就这么一只小小的猴子,他体内蕴含的那股恐怖的法力波动,赫然直追太乙金仙,更不必提他天生六耳神通,从某种意义上讲,生来便掌握着属于自己的金仙之路!
这便是那孙猴子短短七年内便在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迈入金仙境界的真相,并不是说他真可以七年内积攒那般多的法力,而是那股法力一直蕴藏在其身体之中,他自菩提老祖那里学得的玄功和法术,只是调动起这股庞大法力的办法。
那六耳猕猴站在原地,神色迷茫不已,而那两道慑人神光,不过是他身体内的法力由于刚刚突破仙石束缚,震荡之下方才显现出的异像,此时没人驱使,逐渐平静下去,那两道神光也逐渐变的黯淡。
“六耳猕猴,你可算是出世了!”莫元看着那猴子,却是笑眯眯的说道。
这一番出世爆炸,看起来平平无奇,然而这种过程,如果不亲眼看一次,日后莫元又如何去让自己的仙石出世。
六耳猕猴此刻便如刚刚出声的婴孩,对于一切都充满好奇,对于一切都是懵懂。
他怔怔的盯着莫元,指着自己道:“你说我,我叫六耳猕猴?!”
到底是先天生灵,秉承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所生,这六耳猕猴竟是生而能言,不必学习成长,便拥有自我意识,比之凡俗生灵,不知道强了多少。
莫元点头道:“便是唤你,你就是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闻言,一副呆呆愣愣模样,有几分不知所措,又有几分好奇,却是不知道六耳猕猴是什么,好奇莫元,好奇这世上的一一切。
瞧着他这幅模样,莫元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种状况下,便是与其交流也是无用。
他动念之间,那六耳猕猴顿时便觉得天旋地转,等再回过神来,已然出现在了一处恢弘庄严的大殿之内。
这大殿之内,空空荡荡,并无一个人影,唯独那主座之上,却是端坐着方才看见的年轻人。
六耳猕猴东张西望,这殿内无论是蟠龙石柱,还是白玉石阶,都是让他分外好奇。
猴性好动,看了两眼之后,这厮直接开始动起手来,左摸摸又碰碰。莫元见了也不管他,这殿内的诸般物品都非凡物,更有大阵禁制守护,便是寻常神魔倾尽法力,也难以制造出一丝一毫的损伤,更不必说这小小的一个六耳猕猴了!
他道:“来人啊,请龟蛇二将来此!”
殿外值守的天兵天将闻听他的声音,当下退去,前去龟蛇二将的驻地寻找二人,不多时的功夫,那龟蛇二将便入了真武神殿觐见。
“陛下,这是……?”
见礼完毕,龟蛇二将看着那正在东摸西动的六耳猕猴,心中满是不解。
他们跟随莫元也有几百载岁月,可是从未听说过这位帝君身边有这样一位猴子,还敢在真武神殿上如此无礼,须知,玉虚宫是出了名的礼数严苛!
“这是六耳猕猴,混世四猴之一,天生神异,不过刚刚出生,不知世事罢了。”莫元笑着为二人解释道。
龟蛇二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混世四猴这桩密辛,三界大能里知道的不多,便是准圣也鲜有清楚的,更不必提这两名神将了。便是大雷音寺内,一种佛祖菩萨,最终还是要如来点明身份,可见混世四猴之事的隐秘。
当然,三界中类似如此的事情却是不少,洪荒大陆如此广袤,神魔如此众多,大家每日修行打坐,抢夺资源尚且嫌时间不够,如何能对三界每一桩密辛都了如指掌?!
莫元也没给这二人做科普的打算,他道:“这小猴子刚刚生出来,什么都不知晓,你二人权且带他下界,在北俱芦洲历练一番,一年之后,再回转真武神殿将他交给朕,切记,不可离开他一步,定要护他周全!”
六耳猕猴眼下等同于婴儿,得让他明白这世间基本的万事万物,莫元这才好着手调教。
至于在北俱芦洲,却是莫元担心那佛门贼心不死,遣人再来偷偷带走这猴儿,而在真武神殿境内,有莫元坐镇,除非来的是圣人,不然的话,便是如来亲至也是无法!
龟蛇二将虽然不明白为何让他们两尊堂堂神将做个保姆的活计,在莫元面前,却是不敢有什么怨言,当下应了一声,随即便带着那小猴儿朝着下界而去!
见得几人消失,莫元笑了一笑,也不再回闭关大殿,就在御座之上双眼一闭,心神已然沉浸到了紫府世界之中,催动灵气助那仙石成长了。
……
南瞻部洲,两界山。
四大部洲虽然被四海分割,但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不通,这一座两界山,恰好坐落于南瞻部洲和西牛贺洲的交界之处,也是两大洲唯一交汇的地方。
惠岸行者站在云巅,俯瞰着远处的两界山,却见得那一座大山,犹如一只巨掌,五根手指直插云霄,巍峨高耸,险峻非常,而在山巅之处,还有缕缕金色佛光若隐若现,却是其上贴着一道佛偈,上书佛家六字真言,银钩铁画,禅意非凡,一笔一划之间,却是蕴含着一股佛家大法力在内,端的是非同凡响。
“五指山……佛祖神通,当真是渊深莫测……”
木吒赞了一声,心中感慨无比,这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昔日他也曾经斗过,法力道行比他还胜,更不必提其人后来经过了老君八卦炉锻炼,修为已然迈入了大罗金仙!
可就是这样一尊存在,遇见了如来佛祖,不过是翻掌之间,便轻易将其压下,镇压与此五百年岁月,大神通者的厉害,当真是匪夷所思!
他心中诸般念头闪过,随即道:“启禀师父,五指山到了,吾等是现在会一会那妖猴,还是待从长安回转再来见他?!”
观音一双满是慈悲的眸子放在了五指山下的那猴儿身上,却见得这猴儿昔日一身光彩照人的甲胄,在岁月更迭之下,早已然腐烂不堪,小小的一个洞口内,只钻出了个猴头,头上满是灰垢污泥,还有些许杂草生长,当真是狼狈的紧。
她叹了一叹,道:“惠岸,你当以他为警,三界之中,大神通者多不胜数,却是万万不可生出骄纵之心,诚心修行,圣人之下,吾等尽为蝼蚁。”
惠岸行者心中为之一肃,他家学渊源,又是拜入圣人门下,不论玉虚宫还是佛门,都是三界一等一的大势力,眼界自非等闲神魔能比,却是情知观音所言是实情。
圣人之下,任你是三重天准圣,还是寻常的凡夫俗子,都是蝼蚁一般的人物。
三界之中,骄狂之人往往都不得好下场,他弟弟哪吒如是,这孙猴子亦如是……
可是,还有人不是!
没来由的,惠岸心里浮现出两道人影来,都是一般的年轻俊秀,一人亮银甲墨披风,三尖两刃刀神鬼皆惧,曾独闯灵山而群佛俯首,另一人则是天子袍真龙穴,太阳真火所向睥睨,便是孔宣如来联手都是铩羽而归。
说起来这两人一个是他同时代的人物,一个比他还要晚上一个大劫,他们与底下这猴子是一般的天资纵横,战力无双,可是,下场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归根结底,便是双方的道行不同,法力不同了。
“只要够强,便足以践踏规则吗……”惠岸行者喃喃自语道。
观音闻言,忍不住眉头一挑,道:“惠岸,你在想什么?!”
惠岸抬眸一看,见得观音脸上微有不满,心中不由得一慌,不过他与这观音师徒多年,感情厚笃,倒也没有隐瞒,直言道:“师父恕罪,弟子只是因为这猴子想到了真武帝君和先生二两真君这二人,一时有感罢了。”
“真武帝君……显圣二郎真君……”
观音轻轻念了念这两个名字,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这二人乃是三界最顶尖的神魔,与这猴儿截然不同,你亦不可学他们,不然的话,便是为师也保不得你!”
说到最后一句,观音的语气不禁肃重了许多,这也不怪她,毕竟莫元和杨戬所干的事,三重天准圣里也是没谁会干。
谁没事会老去找如来佛祖还有玉皇大帝的麻烦?!
“师父教诲,弟子谨记在心,自不敢肆意而为。”惠岸行者应道。
观音点了点头,倒也颇为放心,李靖三子之中,除了个老三最是顽劣,其余两子都是极为听话乖巧,宅心仁厚,从不招惹祸端,她当初收下木吒,便是看中的这点。
事实证明她也没看错人,她当初投入佛门,木吒便没敢反抗,而是与她一起入了佛门。
她道:“下去瞧瞧这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猢狲吧。”
这一句话,在法力的牵引下,却是响彻整个五行山地界,每个角落都是清晰可闻!
本来正在山底下百无聊赖的孙猴子骤然闻听此言,心中当即一怒,一双火眼金睛已然朝着天际瞪去,待看见那一袭白衣的观音菩萨,他心中的怒火当即消了下去。
五百年风吹日晒,五百年囚禁一隅,便是当初狂妄到想要做玉帝的孙猴子,此刻也是被消磨的半分心气也无。
五百年来,可从未有佛门大能前来看望过他!
孙猴子心里浮现出一抹希冀来,嘴上却是高声喝道:“是哪位大仙在背后说俺老孙的旧事,烦请下来一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