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ye9妙趣橫生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928、無面新緋聞,蒼天閣謀劃未來閲讀-beta0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秦昊,你确定要这样做?”
郑拓用疑问的口气询问秦昊。
秦昊懒散的看向郑拓。
“我不管,你若不答应我,我便会这样做,实话告诉你,秦家对东域没什么兴趣,仙路开启,并不是谁都能够踏足,那些抢占仙路之人,只不过是为了利益罢了,我秦家不在乎的。”
秦昊懒懒散散的说道。
听上去很有道理,但郑拓却摇头。
“我若是不同修仙者,还真就信了你所言,这样吧,待得你达到王级,我会给你一次挑战我的机会,希望到时候你能把握住。”
郑拓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嗤!”
秦昊瞟了一眼郑拓离去的方向,十分不爽。
失败对于他来说非常不爽。
他一路修行走来,极少有人能够让他落败。
但失败就是失败,又不是没有失败过。
努力修行,争取下次狠狠教训落仙真人这个家伙。
不过。
这个家伙说的变化,好真的没有错。
他修行至此,已出现瓶颈。
而凭借,便是需要变化。
他相信,自己将六道镇天拳修行到适合这个时代,那自己便会踏足王级。
秦桓不差。
相反。
别看其懒懒散散,实际上聪明的很。
能被称为绝顶妖孽,怎么可能是个愣头青。
另一面。
郑拓离开秦桓,准备回落仙宗,与云阳子师伯诉说此事,让其派人与秦家接触。
不过下一秒,一辆撵车,轰隆隆驶来。
撵车华贵,品相非凡,眼看便是大家族用的好东西。
郑拓认识和撵车的主人,正是凤凰圣女。
凤凰圣女下车,来都郑拓前方。
“落仙真人,你能败秦昊,很强,与我一战。”
凤凰圣女可比秦昊高冷许多。
其张口便是要与郑拓交手。
看来。
这也是一位好战的家伙。
也是。
像是凤凰圣女秦昊这种绝顶妖孽,本身已达到瓶颈,需要解除一些外力突破自己。
而交战,与同级别之人的交战,往往能够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但绝顶妖孽可不是大白菜。
诺大修仙界,能被称为绝顶妖孽者少之又少。
凤凰圣女显然已经与秦昊有过交手,甚至不止于此。
二者已经完全熟悉对方手段,既然熟悉,恐怕便已擦不出什么火花。
所以。
凤凰圣女找自己对战,也是能够理解,毕竟自己刚刚击败秦昊。
“没时间!”
郑拓懒得理会凤凰圣女。
我又不是陪练机器,你挑战我就迎战,我很忙的。
“站住!”
说话的是车夫,实力很强。
狐假虎威,用如此话语形容此刻情况最是贴切。
“真人有何要求请说,若可以,我愿意答应真人,只要真人肯与我对战。”
凤凰圣女虽高冷,却也通情达理。
郑拓听闻此话,顿时心中一动。
这算是送上门来的好处吗?
要不……将凤凰圣女打劫了?
相信在当今的东域,有许许多多凤凰圣女的崇拜者。
若能将其打劫,弄来一些原味系列贩卖,应该能狠狠赚他一大笔。
等等!
郑拓好在没有露出什么猥琐贪婪的表情。
自己现在是落仙真人,代表的是落仙宗。
出手打劫凤凰圣女成何体统,回头那群凤凰一族的守护者还不将落仙宗掀翻。
“凤凰圣女,若你非要对战,我要你凤凰一族的涅槃经,你能给我吗?”
涅槃经,凤凰一族的本命法门。
听到涅槃经几个字,凤凰圣女表情明显微微触动。
“落仙真人,放尊重些,涅槃经也是能你打主意的!”
凤凰圣女没有说什么。
车夫当场暴怒,厉喝郑拓不懂事,敢打涅槃竟的主意。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
郑拓当即转头。
看向车夫男子。
男子霸道非常。
“看什么,在看把你眼睛挖掉。”
车夫的狂妄已经到了一种目中无人的地步。
其仗着有凤凰圣女撑腰,丝毫不惧郑拓。
就算郑拓刚刚击败秦昊。
在车夫的眼中,落仙真人终究只是那小小落仙宗中的图腾。
与凤凰圣女这种九大禽族的图腾比较,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郑拓看了看一脸牛气冲冲的车夫,并未对其多有理会。
小人物而已,不值得他动怒。
“凤凰圣女,我的要求已经明说,既然谈不拢,告辞。”
说完,郑拓起身离去。
凤凰圣女欲要阻拦,但涅槃经这种东西,她怎么可能随便拿来作为赌注。
刷!
车夫当即拦在郑拓面前。
“落仙真人,你别不识好歹,我家凤凰圣女邀约与你对战,便是你的服气,乖乖听话,与我家凤凰圣女对战,如若不然,我将你落仙宗所有人全部吃掉。”
车夫说话间,那原本粗狂的面容竟露出一尊不知名的鸟头。
仔细看去,竟是金翅大鹏。
好家伙。
怪不得这车夫如此牛气冲天,原来这货的本体是金翅大鹏。
“凤凰圣女?”
郑天回头,看向凤凰圣女。
凤凰圣女看上去高冷,不尽人间烟火,但给郑拓的感觉却有一些……单纯。
没有错。
就是那种傻白甜的单纯。
堂堂凤凰圣女,竟然是一个单纯的傻白甜。
“这样吧。”
郑拓不想惹事。
他现在毕竟是落仙真人,一举一动代表落仙宗。
在这个特殊时期,万万不能因为自己,在给落仙宗招来危险。
“待得你达到王级,我给你一次挑战我的机会。”
郑拓如此敷衍的说道。
凤凰圣女的天赋的确很强。
但要到达王级,恐怕还需要一些日子。
回头时间流传,恐怕便会王级这件事。
“落仙真人,你真是不知好歹,还给我家凤凰圣女一次挑战的机会,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我……”
嗖……
啪……
车夫化为说话,便是有一枚板砖出现,准确无误拍在了其后脑之上。
“落仙真人,你敢偷袭我……”
车夫本体毕竟是金翅大鹏,后脑还是比较坚挺的。
但是下一秒。
嗖……
啪……
那金色板砖飞舞,在度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拍在了金翅大鹏的后脑之上。
“落仙真人,你敢对我动手,我金翅大鹏不会放过,同样不会放过你的落仙宗,你给我……”
嗖……
啪……
金色板砖在度出现,将车夫拍飞。
“额……不是我做的!”
郑拓高举双手,看向凤凰圣女。
“是我做的!”
網遊之神級騎士
无面出现在远处。
“无面,你找死!”
车夫暴怒。
他暴怒的原因一个是被偷袭拍板砖。
另一个则是被无面破坏计划。
他的计划是激怒落仙真人对自己出手,自己好能以金翅大鹏的身份对落仙宗宣战。
回头他背后的苍天阁将会加入其中。
苍天阁对落仙宗的全面压制即将开始。
但这计划竟然被无面破坏,让他恼怒不已。
“嗤!”
无面摇头,懒得理会车夫。
其转头,看向凤凰圣女。
“凤凰圣女,上次与你交手没打够,咱们在打过可好。”
无面看上去比落仙真人轻佻许多。
其目光游离于凤凰圣女全身,大有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无面你个混蛋,收回你的目光,你这是在亵……”
嗖……
啪……
车夫在度被板砖拍非,整容被打的骨断筋折,近乎身死。
凤凰圣女面对无面如此目光到没有什么。
“可战。”
高傲的凤凰圣女,就算言语中没有轻蔑之意,也给人中轻蔑之感。
“好,不过你我要有一个赌约。”
无面会心一笑。
“而这个赌约就是,我若赢了,你当我娘子,我若输了,便为你相公,如何。”
很显然。
无面就是来挑事,帮助落仙真人解围的。
郑拓唱双簧,压根没想要对战。
“找死!”
凤凰圣女听闻此话大怒,当即化为一道红光,杀向无面。
无面早有准备,鲲鹏翼出现,施展天下急速,转身狂奔。
且这狂奔之中口中好叫着谋杀亲夫啦,谋杀亲夫啦,救命啊,凤凰圣女谋杀亲夫了。
如此导致凤凰圣女更加暴怒,加速冲杀向无面。
二者转眼间已消失不见。
落仙真人见此,便是迈步离开。
“站住,不准走,站住,你……”
嗖……
啪……
车夫在度被那板砖拍击。
“马德人都走了,这法波怎么还看着我!”
车夫言语中竟带着哭腔,如此自语道。
而郑拓,压根没有理会车夫,起身离去。
路途中,郑拓表情严肃。
看来,苍天阁已准备对落仙宗下手,这车夫,便是一个信号。
对方想从自己身上寻到突破口,寻找一个理由。
这个理由,很有可能成为二十年开战的伏笔。
看来。
今后要小心一些行事,落仙真人这个身份,能不出落仙宗,便不出落仙宗。
落仙真人这边风平浪静,另一面却是的无面却是跳脚狂暴。
“无面,给我站住!”
凤凰圣女暴怒,手中下手没有一个轻重,完全是照着弄死郑拓的方向出手。
各种强横大神通跟不要钱一样砸向郑拓。
不想与凤凰圣女对战的郑拓只能催动鲲鹏翼跑路。
但……
对方可是凤凰圣女,禽类之中的皇。
凤凰圣女背后展现出一挥散发着五彩斑斓的翅膀。
那翅膀乃是凤凰圣女本身的超级手段,翅膀扇动之下,速度竟然丝毫不弱自己的鲲鹏翼。
凤凰圣女杀来,叫苦不堪言,只能玩命跑路。
真是没想到,凤凰圣女的速度会这么快。
二者皆有天下极速,于整个东域之中狂奔。
郑拓唯一的目标便是帝都,只要跑进帝都,他便能安全着落。
帝都之中禁止战斗,就算是凤凰圣女,也要守规矩。
郑拓加速狂奔,就算此刻无法施展全力,也能自保。
“无面,给我站住!”
凤凰圣女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如此愤怒。
这个无面天赋不错,实力也很强,但万万没想竟然是如此轻薄之人。
这般之人,就算天赋在好,实力再强,也得不到他的认可。
杀……
凤凰圣女暴怒,欲要将郑拓干掉。
郑拓不得不庆幸自己有鲲鹏翼。
若无鲲鹏翼,怕是分分钟被凤凰圣女抓住一顿暴打。
天羅變 無良嶽少
在鲲鹏翼的加持下,他终于逃入帝都之中。
狼狈的他还没有站稳脚跟,凤凰圣女的攻击杀到。
这凤凰圣女暴躁无匹,竟然敢在帝都之中对自己出手。
没有办法。
他只能继续逃命。
“住手!”
帝轩辕出现场中,拦住暴怒的凤凰圣女。
“滚开!”
正在气头上的凤凰圣女打出一道彩光,杀向帝轩辕。
帝轩辕见此,抬手便将那彩光击飞入帝都上空。
轰……
剧烈的轰鸣之声,让帝都之中所有抬头。
“凤凰圣女何故如此人生气。”
帝轩辕并未因凤凰圣女在帝都出手,对其有任何责备。
凤凰圣女这种级别的妖孽在帝都出手,只要没有造成伤亡,一次两次是完全可以容忍的。
但要是造成伤亡,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疼,疼,疼……”
凤凰圣女还没有说什么,郑拓率先叫嚷着疼疼疼。
“无面兄这是?”
凤凰圣女追杀无面,让帝轩辕嗅到了意思八卦的气息。
没有办法。
在刀雪梅与九石剑出版的那些书籍中,对于无面这位人物的描写,就算他看到,都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妒忌。
今日。
凤凰圣女暴怒,不惜破坏帝都规矩也要真对无面,这其中,怕不是有什么隐情吧。
“我……”
“你敢说!”
凤凰圣女本身高傲日常,何人敢那般赤果果与她说话。
此时此刻。
帝都之中。
若这无面还敢那般说话,当真是对她的一种羞辱。
“没什么,我和凤凰圣女玩呢。”
郑拓打着哈哈,表示我们就是在玩耍,真没做什么坏事。
“内个……小凤凰,回头咱们有时间在玩,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郑拓溜之大吉,可不想与凤凰圣女对持。
若对持下去,搞不好会引来许多凤凰圣女的脑残粉。
回头这群家伙针对自己,那真是防不胜防。
望着无面离去,凤凰圣女恨得牙根直痒痒。
回想当日潜龙会,自己为何不出手,将整个轻薄的家伙镇压,省的惹来自己生气。
越想越气,最后凤凰圣女直接追随郑拓而去,不行,必须暴打一顿无面出气,不然怕会憋出心魔。
刚刚还火爆,不死不休的场面,转眼间清冷下来。
帝轩辕神色莫名,被晾在原地显得有几分尴尬。
不过他身形一动,出现在某茶楼之中。
茶楼之中,刀雪梅与九石剑笑的合不拢嘴。
无面兄真是给力,正愁最近没有什么大新闻,转眼便将大新闻送到在二者手中。
“两位!”
帝轩辕出现,让二者赶忙起身。
这可是帝都未来的帝王,可得尊敬着点。
“此事与我无关,还请两位高抬贵手,不要让我掺和入此事之中。”
帝轩辕非常礼貌。
他知道刀雪梅与九石剑的威力。
这两个家伙,近乎掌控力整个东域的信息情报网络。
他们想要抹黑谁,分分钟对方变成焦炭。
刚刚一幕,显然是个大新闻,能做大文章。
且自己很有可能被写入其中。
他是未来帝都帝王,这种事,最好不要有。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我们怎么可能将轩辕兄写入其中。”
九石剑回应道。
对于帝轩辕,十分尊敬。
“对对对,轩辕兄放心,我们兄弟办事,靠谱,靠谱,非常靠谱。”
刀雪梅笑呵呵,拍着胸脯表示没有问题。
“嗯。”
帝轩辕礼貌的回应一声,便是离去。
待得帝轩辕离去,二者当即一声叹息。
“大新闻没了,本以为来个跌宕起伏的剧情,无面与帝轩辕为争夺凤凰圣女大打出手。”
刀雪梅摇头,感觉一阵失望。
“算了算了,轩辕兄对帝都的照顾你我看在眼中,未来帝王,你我大靠山,不写也是正常的。”
九石剑看的很透彻。
他们若想在帝都混的风生水起,帝轩辕肯定是要陪好的。
“既然如此核心思想无法使用,那就用这个,潜龙会凤凰圣女暗许芳心,东域传奇为爱选择坚守,如何。”
刀雪梅笑眯眯说着标题,但见九石剑表情尴尬非常。
“不是吧!”
刀雪梅一脸的无奈。
他已知道发生了什么。
话说。
我修为如此,怎么还这般倒霉的。
刀雪梅吐槽后,缓缓回头。
郑拓坐在刚刚刀雪梅的椅子上,自顾自饮着热茶。
“说啊,怎么不说了,刚刚说的不是很开心,继续说。”
郑拓露出笑容,那笑容看在刀雪梅眼中,徒增一抹恶寒。
“咳咳……无面兄,你应该懂我们,我们就是在您手下底下混口饭吃,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计较不是。”
刀雪梅一脸贱笑,属实让郑拓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就是就是,无面兄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我等一般见识,话说,无面兄为什么被凤凰圣女追杀,那凤凰圣女我听说性格虽然高傲,但品行很不错,如此暴怒,莫不是无面兄……嘿嘿嘿……”
九石剑嘴却是很贱,说着说着,便是一副你懂的表情。
“要我说,凤凰圣女就是看上咱无面兄,非要给咱无面兄为道侣。”
刀雪梅一副兄弟我替你说了的模样。
“对对对,然后无面兄因为有小七姐,所以拒绝了凤凰圣女,凤凰圣女大怒,追杀无面兄。”
九石剑紧随其后,如初说道。
二者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跟真事一样,这让郑拓着实一阵无语。
这个两个坑货,想象力还挺丰富,怪不得能出书。
对如此二者,他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滚!”
一个滚字,震的二者连滚连滚带爬,人仰马翻。
“无面兄,快收了神通吧!”
刀雪梅二者学乖,当即认错,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懊悔。
郑拓就此事与二者纠缠。
因为他知道。
无论自己说什么,这两个家伙都会继续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
回头各种关于自己与凤凰圣女的消息定然满天飞。
算了。
这种事他已经习惯。
“我找你们二者,并非因为此事。”
郑拓如此说道。
他找二者是索要情报。
情报包裹苍天阁,姜家,等等一系列信息。
“已经准备好了。”
别的不说,二者关于情报方面的手段,堪称专业。
九石剑取出一枚玉简,交给震天。
郑拓手持玉简,查看一二。
在查看过后,他微微点头。
“无面兄所要苍天阁的信息,可是要对苍天阁动手。”
九石剑有此一问。
可以看出来,九石剑并没有在开玩笑。
如今的苍天阁,看似强大,有东域第一仙门的威势。
实际上就是外强中干。
但是。
姜家欲要与苍天阁合作的消息已经传来。
若真如此,恐怕这苍天阁在二十年后,将会威胁整个东域所有势力。
苍天阁啥也不是,但姜家牛叉啊!
相親萬歲,女boss也告急
“少问。”
郑拓将手中玉简碾碎后起身离去。
望着离去的郑拓。
“苍天阁恐怕就快要成为历史的尘埃了。”
九石剑摇头,对于苍天阁如此古老的道统即将消失表示无奈。
“我看未必,苍天神那个家伙绝对不是善茬,其不会眼睁睁看着苍天阁成为傀儡,姜家这是在与虎谋皮,若不成,恐怕会被虎所伤啊!”
刀雪梅认真起来还是很好的。
不过下一秒。
“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也回来,快快快,趁着打铁,将凤凰圣女与无面兄的事坐实,不然,凤凰圣女在找上门……”
话还没有说完。
咣当一声。
那刚刚被关上的房门被凤凰圣女一脚踹开。
“无面在什么地方,给我交出来……”
如此一幕。
刀雪梅与九石剑互相看看,好一阵无奈。
此时此刻。
苍天阁中。
如今的苍天阁人生鼎沸,热闹程度不弱帝都分毫。
街道之上。
什么样的种族都有,什么样的事情都在发生。
吵架的,打架的,讲价的,此起彼伏。
你说苍天阁是垃圾场也不尽然。
曾经的苍天阁闭关锁阁,许多年不成出世。
古老,腐朽,依靠着苍天王的名号度日。
那啃老啃的让人心疼。
那时候的苍天阁,与死亡已经没有太大差别。
相信慢慢的,苍天阁不用被攻击,自己就会没落,然后消亡。
在看看如今的苍天阁。
处处人声鼎沸,处处欢声笑语,处处活跃着生灵的气息。
你要不说这里是苍天阁,人们会以为这是某个超级仙朝的集市。
不得不说。
苍天神这一招海岸百川,彻底将苍天阁盘活。
虽说如今的苍天阁鱼龙混杂,真正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少。
甚至如今的苍天阁被攻击,会有很多人选择逃走,不愿意为苍天阁拼杀。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在这里。
任何生灵,都是需要归属感的。
陰間速遞 孫九糊塗
当他们习惯了苍天阁中的生活,便会有一种归属感。
这里的空气,这里的建筑,这里的一切,都会让他们感觉到舒服。
当熟悉这里的一切,你在让他们离开,他们都不会离开。
苍天神站立苍天阁大殿之上,望着如今蒸蒸日上的苍天阁,目露深邃。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阁主,那秦昊去见了落仙真人,二者打了一架,秦昊洗白,听二者对话,真的被你猜中,落仙宗可能寻到秦家作为靠山。”
苍穹长老如此说道,给予苍天神报告。
苍天神没有表示。
他仍旧望着如今的苍天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哼!”
苍宝天冷哼出声。
“秦昊那小王八蛋当真不是个东西,当初答应出手潜龙会,最后竟选择弃权,让我苍天阁失去一次崛起的好机会,其若敢回来,定然要让他好看。”
苍宝天怒不可止。
如今整个修仙界都在盛传,他是无面的孙子,无面是他失散多年的爷爷。
这种传言越来越多,甚至已传到苍天阁中。
如今的苍天阁信奉绝对的自由。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当然。
太过恶劣之事还是需要有规矩的。
问题是。
说他是无面孙子这件事,并没有人能阻止。
他又不好出手阻止。
他若出手,显得自己好像很注重这件事一样。
这些日子,他不敢下山,就怕给跟他来一句你爷爷呢。
“我看也是。”
苍桓在此刻开口道:“秦昊这家伙不安排理出牌,在加上姜家打算与你我合作这件事已经传开,想必很快秦昊就会离开苍天阁,选择加入落仙宗,到时候,空就是放虎归山。”
苍桓杀意涌动,眼中倒映出秦昊的亲自。
“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将这秦昊干掉,回头找个替死鬼顶包,就算秦家寻味,将替死鬼交出去最好,甚至,要我说,这替死鬼最好就是那无面。”
苍桓十分狠辣。
已经想好后续流程该如何处理。
“好,好,好……”苍宝天一连三个好字,足以说明其对秦桓与郑拓有多深的恨意。
“干掉秦昊,让无面做替死鬼,苍桓长老这一箭双雕的手段,当真是高明啊!”
二者谈论着此事,颇为兴奋。
“难。”
苍穹摇头。
“首先干掉秦昊这件事就非常愚蠢,嫁祸给无面更是愚蠢至极。”
苍穹对于如此极端手段表示不赞成。
“要知道,秦昊可是秦家少主,你们以为这等人物会随随便便离开秦家,别傻了,你我所看到的秦昊,不过是道身罢了。”
苍穹所言,让苍宝天惊愕。
倒是苍桓没有任何表示,似已经知道般。
“道身?”
苍宝天声音中满是难以相信。
“秦昊来的是道身,那不是更好吗?”
苍宝天难以置信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
“道身的身死,对于真正的秦昊来说或许有些损失,但不至于暴怒,回头你我的计划若是成功,岂不是既能干掉无面,又能在姜家面前表示你我忠心,或者……”
苍宝天露出笑意。
“或者能将战火引向落仙宗,那当真是天助我也,回头秦家对落仙宗布满,姜家与秦家两大家族针对落仙宗,他落仙宗就算有帝都罩着,也必将被践踏成为废墟。”
苍宝天的计划不可谓不阴毒狠辣。
而如此计划,似乎并没有任何问题。
不择手段而已,在修仙界,对于修仙者来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何况是苍天阁与落仙宗这种大势力的存亡。
最后的最后,没有人会在乎你用了什么手段。
人们只会在乎究竟是谁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而故事,往往是由胜利者所谱写。
苍宝天的计划听上去不错。
但……
效果一般。
“难,难,难……”
苍穹继续以三个难字开口,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难难难,那苍穹长老你倒是说说看,有何手段,针对落仙宗与秦家接触这件事,如果他们双方接触成功,你在想灭掉落仙宗,恐怕难上加难。”
苍宝天心中不爽,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苍穹的实力毕竟比自己强。
他这个苍天阁阁主管理管理下面的人或许没有问题。
但对苍穹这种长老,他完全没有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管理。
在苍天阁中,恐怕也就只有苍天神能够管理这群长老。
“要我说。”
苍穹看了看在场几人,“要我说,此时根本没有必要阻拦,况且,你我也阻拦不住。”
“这话什么意思?”
苍桓不解,询问出声。
一旁的苍苍长老同样投来询问目光。
“你们太将落仙宗当回事了,你们也太不将秦家当回事了。”
苍穹摇头,“落仙宗在东域的确是仙门之一,且这些年风头真劲,但你们不要忘记,落仙宗才崛起两百年不到,两百年前,落仙宗还是中型宗门,两百年后落仙宗已经成为八大仙门之一,如此快的崛起速度,落仙宗能有什么底蕴。”
苍穹或者说苍天阁对落仙宗的了解非常透彻。
毕竟是敌对势力。
“反观秦家,那是什么级别的宗门,我苍天阁的传承在秦家面前,就像牙牙学语的孩童面对王级强者一般,差距无比巨大。”
“所以……你要说什么?”
苍宝天不解苍穹说这些有什么用。
“所以,秦家与落仙宗的差距,如荧惑与神阳,完全不在一个级别,落仙宗与秦家合作,就是在自取灭亡,其早晚会被秦家那庞然大物吞噬,到时候,这个世界上不会在有落仙宗的存在。”
苍穹似能看到未来般,说出此话。
听在几人耳中,颇有一些道理。
落仙宗看上去极尽辉煌,实际上都是假象。
两百的宗门而已,能有什么真正的底蕴。
反观秦家。
上古传承下来的大族,族中不知道有多少老怪物存在,不知道有多少神通大术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底蕴存在。
面对这种庞然大物,苍天阁都招架不住,何况落仙宗。
“所以这样任由落仙宗与秦家合作,万一,我说万一落仙宗没有因此被秦家吞噬,万一落仙宗接着如此崛起,我苍天阁岂不是会很被动!”
苍宝天到也不傻,如此说道。
“你所言,或许有道理,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万一,况且,你我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落仙宗,而是你我的苍天阁。”
苍穹说出此话,几人稍有不解后立刻明白。
落仙宗面对秦家如蜉蝣撼树,那他苍天阁面对姜家,怕是比落仙宗好不了多少。
“如苍穹长老所言,姜家怎么办,姜家在南域的名声可不是很好,将家人皆为狠辣之辈,从那姜鹏身上不难看出,若这姜家对我苍天阁出手,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苍苍如此分析,句句在理。
“不用若对我苍天阁出手,姜家肯定会对我苍天阁出手。”
苍桓眼露杀意:“姜家就是在将我苍天阁当成傀儡使用,姜家本不必宣布入住我苍天阁,但他们宣布了,就说明他们要告诉所有人,苍天阁是他们的,谁都不要碰,二十年后,他们会降临,取而代之。”
苍桓平时虽然很暴躁,也是几人中最弑杀者。
但他也很聪明,知道事情的严重与否。
“这……”
苍宝天仔细分析,的确是这个道理。
凭借姜家的本事,二十年后入户东域,苍天阁定然会被取而代之。
就算有苍天神这位传说级在也是无用。
姜家这种上古传承下来仍旧辉煌的势力,可不是一个苍天神就能阻拦的。
几人沉默不言,未来,似乎他们苍天阁比落仙宗还要危险。
“大哥!”
苍宝天鼓起勇气,看向大哥苍天神。
苍天阁因为有苍天神才拥有今天。
苍天阁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苍天神。
其就是苍天阁的魂。
苍天神缓缓回头,看向几人。
那英俊的面容,儒雅的气质,着实非凡。
“无妨。”苍天神开口道:“苍天阁已腐朽如此漫长岁月,想要崛起,成为修仙界第一大势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躲在姜家的羽翼下成长,对未来的苍天阁来说,并非坏事。”
“可是大哥……”
苍宝天有话要说。
但见苍天神望来眼神,便是闭嘴不言。
“我知道你们的担心。”
苍天神回头,看向如今的苍天阁。
“有我在,苍天阁便在,有我在,便没有人敢动我苍天阁一人,姜家,不配。”
话语平淡,却宛如重锤,敲在几人心中。
几人感觉身后有了依靠。
刚刚那种近乎绝望的气息全部消失。
是啊!
只要苍天神在,苍天阁就会在。
这可是传说级强者。
若姜家敢明目张胆对苍天阁动手,苍天神只要活着逃出去,那姜家将永无宁日。
面对传说级强者的偷袭,姜家恐怕也不会头疼吧。
“那落仙宗怎么办!”
苍宝天继续询问。
而苍天神似乎十分疼爱这个弟弟。
“苍天阁与落仙宗的决战并不在这个时代。”
苍天神说完,便没有在说话。
他就站在苍天阁大殿边缘,望着如今的苍天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苍天阁几人也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准备撤退。
忽然。
有人大大咧咧踏足此地。
“秦昊!”
苍宝天见秦昊出现,当即愣住。
下一秒,当场暴走。
“秦昊你还有脸回来,潜龙会上为什么不出手,你不是说要干掉无面吗?为什么当时退缩……说,你说……”
苍宝天总能在这个时候冲上去与对方理论。
不管自己能不能打过秦昊。
秦昊见苍宝天如此犬吠,当即一脸不耐烦,甚至用小拇指戳了戳耳朵,你说话能不能小点声的模样。
片刻后,苍宝天吼叫完毕。
“说完了?”
秦昊说着,见苍宝天有要开口,当即抢话。
“我是来与各位道别的,这么多年多谢各位照顾,咱们山水有相逢,仙路上再见喽。”
秦昊十分讲究,竟然还主动来几人道别。
“哼!”
苍宝天不爽。
“你今日休想轻易离开,我苍天阁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苍宝天当即拦住秦昊,大有开战之意。
秦昊见此,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对于苍宝天的各种举动,他十分理解。
毕竟是自己爽约,让人家说两句,他也是能够接受的。
“怎么,秦家已经与落仙宗合作,打算搬到落仙宗去住?”
苍桓如此说道,言语中也是颇为不爽。
秦昊看看苍桓,“秦家与落仙宗合不合作我懒得管,我要去帝都,不得不说,东域的帝都是真的热闹,前不久还听说凤凰圣女追杀无面到了帝都,如此热闹,我看到要去看看的。”
秦昊懒洋洋的说道。
帝都好啊,帝都四通八达,去什么地方都很方便,每天还有各种大戏上演,多好。
“秦家少主说出如此话语,还真是让人相信啊!”
苍穹不信,觉得秦昊这家伙心机极深。
“你又不是秦家人,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行事风格,唉……算了算了。”
聽懂暗語,讀懂人心
秦昊懒得解释。
“天神老大,告辞了。”
秦昊对苍天神还是非常钦佩的。
能在这个时代成就传说,苍天神身上有值得他学习的优点。
苍天神回头,脸上竟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秦昊。
“好,你我仙路之上见。”
苍天神没有为难秦昊,苍宝天几人也不敢为难秦昊。
如此。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昊离去而不敢说什么。
“秦昊。”
苍天神念出秦昊二字。
“有趣,一个有趣的家伙,很有趣啊!”
苍天神露出笑容。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就好像没有人知道落仙上的郑拓,为何此刻露出如此惊讶神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