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8fn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老婆是女王 羽衣老吳-第3296章 航線圖熱推-zwmfz

我老婆是女王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王
这样的壮举,光是想想就让傅洋觉得热血。
在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还能通过暗中手段控制一个发达国家,听起来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我明白了。”玉藻前点点头,看向傅洋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欣赏和赞叹:“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有什么建议吗?”
傅洋快速道:“首先,摆出日国救世主的身份,用大义名分让他们臣服。其次,虽然神御天统大会是一场八岐残魂发起的骗局,但青丘宫最终获胜却是实至名归,是最强大的势力。面对这些伤亡惨重的各门各派,应该能轻易碾压。至于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只要不逼迫过甚,相信他们也不会成为太大的阻力。等到青丘宫彻底掌握日国修炼界之后,再慢慢地进行渗透,扶持亲近华夏的人上台,掌握各个势力……”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玉藻前认真听着。
当然,这些都只是建议,具体怎么去做还得看她自己的手段!
等傅洋说完,整个九山战界的日国修炼者还没死的也差不多恢复了行动能力,一个个都朝着青丘宫这边围了过来……
絕世煉丹師:紈絝九小姐
校花的偷心高手
确实如同傅洋所说,刚才青丘宫是唯一还有余力对抗八岐残魂的,又是这场大会最终获胜者。天然地就在他们心里,有“主心骨”的地位!
“老婆,你留在这儿和苏前辈一起吧。我和死胖猫、兔二去追击八岐残魂就好。”
傅洋说完,抓起熊爷,一起跳上了体型变化到如猛虎般的兔二背上。
冲天而起。
熊爷两只小爪子合拢施法,感应一番指着天边:“它往那个方向去了!”
“好的主人。”
兔二翅膀一扇,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带着它和傅洋破空而去。
傅洋抱着熊爷,却是有些疑惑:“那个方向,是靠近城市啊?难道八岐残魂是想逃到城市里,靠那些京都市民的性命来要挟我?呵呵呵,那可就打错算盘了。我若真是日国修士,估计还真的会忌惮。可惜这凶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官心計
死胖猫也来劲儿了,用爪子啪啪啪地拍着肚皮:“那就再去大闹一场呗!就像之前在江户一样。再多毁小鬼子们几座银行,几栋大楼,哈哈哈。”
此时,恰是傍晚时分。
天边一轮橙黄色的夕阳,正在缓缓沉落。
靠着熊爷的感应,兔二驮着他俩很快就追击到了目的地。
大坂关西国际机场。
系統之逐鹿春秋 君王醉傾城
嗯?
傅洋眉头一皱:“在机场啊?竟然不是藏在最繁华的都市区域,用民众来要挟。奇怪了……”
等等!
他猛然反应过来。
刚才是自己陷入了思维误区,总以修炼界的眼光来看。但现代社会,有很多东西能代替不少法术神通。
比如若是逃跑,飞机肯定比不断消耗法力更持久。
那八岐残魂很容易就能化成人形,混入这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死胖猫,赶紧再查探仔细一点,缩小追踪范围。”
“知道知道,爷已经在尝试了,爷已经很累了!”
熊爷嘀嘀咕咕地,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快速结出咒印,圆滚滚肚皮上都是汗水——毛都被打湿了。
旁边的兔二见状,眼中都流露出心疼的光芒来。
找到了!
熊爷朝着机场最偏僻的一个区域一指。
“就在那个方向!我们赶快过去。”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架飞机从那里起飞,机尾喷出蓝色的推进火焰,飞快的加速朝着天边而去。
是一架湾流G系列的最高配置私人飞机,拥有远超普通大型客机的加速度和飞行速度!
“可恶!”
傅洋猛然反应过来:那八岐残魂分裂成的两个魂魄,曾经是热田神宫和出云大社的首领。拥有的社会资源不可想象。肯定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计划不成功的后手……
这架私人飞机,估计早就等待在大坂关西国际机场,申请好了航线和各种手续。
總裁的掌中寶妻
“我们追!”
兔二振动翅膀,还想再飞。
傅洋却摇摇头:“不必了,来不及了。我们经过连番战斗,终究法力有所消耗不说,就算正常状态,也是追不上湾流私人飞机的。”
没错!
他们仨虽然都很强大,能够凭借法力持续高速飞行。但是还难以跟湾流这种民用飞机里最顶级的相比。
或许如果在刚起飞的时候爆发还能追上,一旦湾流私人飞机进入到匀速巡航状态,就比较难了。
除非有飞行类天级法器的支援,但问题是现在都没有……
眼睁睁看着八岐残魂乘坐的飞机消失在天际,熊爷气得用两只爪子啪啪啪地直拍肚皮。
傅洋捏了捏它圆乎乎的大胖脸:“死胖猫别发脾气了,那家伙卷走了天丛云剑,我都还没郁闷呢。”
“爷这不就是替你生气么?”
大 priest
熊爷一脸不高兴。
傅洋此时也已经看开了,毕竟一位的郁闷和生气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弄得心情很糟糕。
他淡淡道:“我们也不是完全失去了他们的行踪嘛。”
熊爷瘪瘪嘴:“爷的追踪法术是很厉害不假,但也不能隔得太远啊!这货坐着飞机,谁知道跑天涯海角哪儿去了?”
傅洋笑了:“就算是厉害的修炼者,既然借助现代工具也得遵守基本法嘛。哪怕是一国之首,飞机同样是需要提前申请航线的。因为现代社会天上的飞机实在太大,航线复杂,必须提前规划和计算。这意味着,只要是飞机,至少在的方向上就没有秘密。”
原来如此!
熊爷的眼睛亮了,跳到傅洋肩膀上。
元龍
“你的意思是说,八岐残魂让手下准备私人飞机时,肯定要申请飞行航线。我们只要从日国航天局里,直接查询对应时间的起飞记录就行了是吧?”
“聪明!”
傅洋揉了揉熊爷毛茸茸的脑袋。
“傅小子拿开你的脏手!别把爷酷炫拉风的发型给弄乱了啊。爷咬你啊!”
说着张嘴一口咬住傅洋的手腕,傅洋使劲儿甩来甩去都甩不掉,就跟个小王八似的……
兔二好歹也在日国经营势力多年,在人类社会中自然也有不少服从它的“奴仆”之流。这些奴仆本身的社会地位都不低,通过他们,傅洋很快就拿到了刚才那架湾流私人飞机的详细航线图……
“居然飞去了那儿?这么远的地方。”
看着飞机航线目的地,傅洋微微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