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kxn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港樂時代笔趣-第469章 衆矢之的熱推-3i6f7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会议室陷入短暂的安静。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显然起初那股兴奋,被东主兜头一盘盘冷水扑灭。
卢东杰没有广告商这个问题上纠结,现在还不是和广告商接洽的合适时候。
几乎是传媒都是一个运营模式,等积蓄到了一定的人气,广告商自然不请自来。
如果现在就和广告公司谈合作,能够拿出手的底牌不多,吃亏的肯定是报社本身。
无线电视就是个例子,凭什么它十秒钟就敢收四千港币广告费,而且有钱还不一定排期得上。
无他,就因人家平台的收视率高。
反观报纸也一样,要靠影响力和销量来说话,手中有了足够的谈判筹码,自然不担心其他了。
汤中光见大家都不说话,只好假意咳嗽一声,“我今天看了其他同行报道对于我们的看法。”
他停了一停,接着继续说:“有赞有弹,我只挑一些批评意见,给大家参考一下。”
卢东杰微微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其他人听到要讨论这个话题,不由集中了精神,齐齐看向上面。
所谓同行是冤家,锦上添花的事他们不会做,反而是落井下石少不了他们。
来自同行的声音,自然引起重视。
汤中光沉吟了一下,接着面无表情地说:“他们批评天天日报为了制作宣传噱头,不惜破坏约定俗成的共识,扰乱行业的秩序。”
话音落下,在座的各位不禁哗然,脸上直接露出不忿的表情,这么一顶帽子乱扣下来,真是想要杀人诛心。
九天神凰
卢东杰心平气和地听着,让人看不出喜怒,看起来是那样高深莫测。
汤中光挑挑眉,继续说下去:“他们认为天天日报是在以本伤人,其他同行进行一场恶性竞争。”
誤惹腹黑權少:老公,約嗎
这番论调听起来似乎还有几分有理有据,但其实也是在强词夺理而已。
既然大家在同一个游戏规则下,选择适合自己的经营模式,无可厚非。
天天日报为了挽回颓势,大刀阔斧,推陈出新,精简版面,增加内容,减少广告。
除了立场鲜明,以求变、创新、贴近市场的思维,采用彩色印刷、新潮排版及口语化大标题。
甚至还打破传统,用明星美女海报,刊登在头版头条的位置,可谓赚足了眼球。
天天日报几乎是以一种翻天覆地的全新面貌,出现在读者眼中,也确实震撼了同行一把。
反观其他的报纸现在使用的传统方法,版面一片字海,图片只有小小一角。
我們那下落不明的青春
当然最碍眼的还是那些横七竖八的广告,很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感。
若将两份报纸放一起,高下立判,读者会用手中的钞票做出选择。
天天日报能够做到的版面,难道其他报纸不能做吗,一样可以照板煮碗。
他们并非是不能,而是不愿。
其他的大报,是船大难掉头,不可能将自己长期以来,行之有效的一套经营之道随意抛弃。
網遊之超級裁決
只對你有癮
而且他们并不相信天天日报这种模式能够维持长久,并一直维持下来。
如果注重版面美观,势必要减少广告收入,不知道牵涉多少利益。
汤中光看了卢东杰一眼,却略有犹疑,“关于内容这一块,他们主要批评我们连载小说。”
卢东杰停下喝水动作,若无其事呵一声,没有要打断他说下去的意思。
汤中光神色渐渐收紧,“他么说天天日报沦落到要和黄色小报争食,要靠卖弄风月的东西来吸引读者。”
从内容上,文化版面的那部「寻秦记」便是他们攻击的重点,这一点早有预料。
他们想借题发挥,把这部「寻秦记」作为靶子,攻击天天日报是自甘堕落,沦为「咸湿报纸」。
重生之喪屍時代
不过对于外界的这种批评和论调,卢东杰一笑置之,连一点反驳的兴趣都没有。
说到底报纸只是作为信息载体,刊登什么内容,报社完全有自主经营的选择。
只要不违反新闻出版条例,读者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因此,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退一万步来说,其他都大报纸的节操,也未必高尚到哪里去,不必五十步笑一百步。
尤其是那些制片商发行的涩情电影,袒凶露汝的电影海报,照样堂而皇之地看刊登在报纸上。
因此这些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假卫道士,不必过多理会,当做无能狂吠。
这部「寻秦记」是天天日报拉拢人气的一招必杀技,怎么可能让他们随意说两句,就撤换呢。
不过如此群起而攻之的攻击态势,明显是有备而来,并不是临时起意。
看来天天日报全新改版,让他们自身也确实感受到威胁了,迫不及待出来唱衰。
卢东杰无所谓地摆摆手,“这种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的双重标准,不必在心上,我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汤中光不禁有点担心起来,“如果他们联合起来杯葛我们,甚至煽动专栏作者和其他作者拒绝邀稿。”
卢东杰扬起一角眉毛,脸上忽然现出一股肃杀之气,“没有人可以逆潮流而动,那是在自掘坟墓。”
众人悚然一惊,纷纷噤声,怔怔的看牢他。
他们平常眼中的东主,总是一副平易近人,和和气气的样子,可是一旦动怒起来,那股气势教人不寒而栗。
羽翼華夏 roger
这位年轻的东主,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人,谁敢小视他,必然付出代价。
卢东杰神色渐渐缓和,总结地说:“好啦,其他不多说了,总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他恢复笑意站起来,收拾好枱面的东西,然后大步地离开会议室。
大家目送东主离开,不由自主吁出一口气,顿时感觉束缚在身上那股无形的压力,顿时消失无影无踪。
晨曦之光 莫道何處歸
卢东杰离开天天日报,接着回到电视台的写字楼,下午还有电视台的工作要处理。
他把收音机打开,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眼睛半眯着休息。
这个中午休息的时间段,正是「天天快活人」节目开咪的时候。
“其实有没有人和你们讲过,你们两个是不太适合做歌星,做艺员反而有优势。”
俞争一如既往地言辞犀利,直言不讳地,也不怕两个小姑娘气跑了。
“我知道呀,但是那个无良老板死缠烂打要我们上台唱歌的,那我勉勉强强答应他咯。”
“我觉得做歌星很有趣的事,我想尝试一下,何况现在的学生歌星也不少呀。”
……..
电台节目中传来两个女孩的声音,她们说话的语气都有其特点,不难分辨出。
其中一把带着俏皮可爱,天真烂漫的声音,是钟小妹无疑。
另外一个温柔含蓄,有节有礼的声音,则是关小姐了。
今天两个小姑娘首次以Twins的组合,在「天天快活人」担任今日的节目嘉宾。
少女就是少女,总是那么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