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td1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ptt-第六百五十四章 他心通看書-pbgjm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哗~~
海浪推着波纹扑在静止的船体荡起浪花,晨阳沿着海平线串无数耀眼闪烁的粼粼波光过来,走出船舱的蛤蟆道人站去船首,看着初升的旭日,张开嘴,打上一个哈欠,四肢懒洋洋的舒展开。
明星武俠大逃殺
惡魔慈善家
背后的舱门内,卷缩房里的四个书生看着照进舱门洒满过道的金色晨阳,战战兢兢的出来,寻去对面的国师,敲开房门,只有熄灭的油灯还袅绕着青烟,根本没有陆良生的身影。
“国师!”
四人小声唤了一声,耳中听到过道尽头,靠近下层楼梯那边传来些许动静,面面相觑的靠近。
那边,门扇没关,看到里面一身青袍的身影捧着书卷,齐齐呼出一口气,这才心里感到踏实。
“国师!”赵傥高兴的喊了一声,引来旁边王风、马流、张倜伸来手将他嘴捂住,前者竖指放在唇间,小声道:“吵甚,没见国师在忙!”
说着示意的朝那边房里挑了一下下巴,赵傥挪过去,靠着墙斜去身子探头朝里望了一眼,眼睛眨巴几下,瞳仁顿时缩紧,吓得浑身发抖靠去旁边的三个兄长,指着里面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
青雲路
殺人者唐斬
“里…..里面…..有妖…..”
“都看见了,还用你说!”
门外嘀嘀咕咕的说话声里,房中的陆良生微蹙眉头,侧脸看了一眼外面躲躲闪闪的四人,抬袖往外一拂,舱房的门吱嘎一声,自行关上,将外面的声音隔绝,以免影响施法。
过得片刻,书生合上书本,掐起法决点去心房,看着前面被毯子缠裹的只露出一颗脑袋的人鱼,随着法光在心头渐渐盛亮,陆良生双目也泛起了淡蓝,与对方对视一眼,下一秒,眸底的法光褪去。
那边的鲛人疑惑的偏偏脑袋,弄不明白面前这个丑类的人类,眼睛为什么会发亮。
陡然一道能听懂的温和声音好似在耳边响起,也好似心里响起来。
“你可听到我的声音……”
“叽?”
鲛人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去左右,这时,那声音又好似虚无的呢喃,在她心间徘徊。
“看来你听到了。”
“你……谁?”
鲛人发出一丝低吟,看去周围的目光,好半晌终于落到对面的人类身上,就见陆良生脸上笑容更盛。
“为什么袭击我们?”
从刚才的震撼里回过神来,那鲛人虽然不明白为何对面的人类没张嘴也能发出声音,自己又为何能听懂,但聪明的闭上嘴,不再发出任何叫声。
“才不告诉你……”
丈夫的秘密
她心里想着时,陆良生笑了笑走近:“你最好告诉我,大海里,可是龙王做主,是她遣你们来的?”
‘这个人类能听懂想的……’鲛人惊慌的想到这个可能,急忙将眼下的想法一起断掉,甚至还将头脑放空,不让自己去想任何东西。
然而,对面的人类双眼好像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脑海里顿时响起一声声话语,不停的徘徊回响。
玄幻之八歲小不點 憤怒的山竹
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Iced子夜
“告诉我!”
鬼眼醫妃
“告诉我!”
“告诉我!”
视线触及的人类眼睛,周围仿佛一片漆黑无线延伸,比海底还要广阔,脑袋就像要炸了一般,那鲛人动弹不得,只能仰起脸“嘶啊啊~~”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化作陆良生听懂的话语——族里听到召唤,奉命来的!
不停回响的声音戛然而止,又换成了温和的言语。
“……我不会找你们的麻烦,我只是路过这里,想寻找一个叫归墟的地方,你们鲛人常年生活海底,或多或少知晓一些传闻,对吗?告诉我,便放你走。”
“我…..不知道…..”
大抵是害怕脑中继续不停回响人类的声音,人鱼连忙摆动头颅,但陆良生并不信,不过这次并没有刚才那招,只是伸手按去她额头,神识顺着手臂、指尖,瞬间没入对方眉心。
仿佛置身一条长长的海底珊瑚走廊,两侧是扭动的海水,不时浮现出这只鲛人所经历过的一切,顺着长廊走下去,由袭击蛤蟆道人的画面一直往后延伸,看到了更多不同,有于其他鲛人捕食海鱼,有与雄性的鲛人在海中缠绵摩擦着鱼尾。
水泡升腾,又是下一幅画面闪过,深邃海底闪烁晶莹光亮,隐约能见一座宫殿矗立,随着走廊往前,也看见许许多多半人半鱼的身影在巨大的珊瑚当中游动,偶尔一瞥,好像还有石刻的碑文闪过。
嗯?
陆良生站在这幅画面前,定格了快要一闪而过的碑文,借着‘他心通’勾连鲛人的认知,读懂了上面的字迹
席卷晚明 中廷
‘归墟……’
以及,后面标绘的图案,或者说更像地图上划出的方向……
“看来是找到了。”
陆良生将将这份鲛人的文字和图案记下,转身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
静悄悄的舱房里,被按着额头的鲛人一动不能动,也不过几息的时间,对面的书生忽然放下手来。
“多谢你的记忆。”
陆良生终于知晓具体方位,心里舒畅了许多,一把抓过被裹着的这只人鱼,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等候的四个书生‘哎哟’一声,闪身贴到过道两侧,看着披头散发的妖怪就这么被带出了船舱。
晨风徐徐,吹抚衣袍,陆良生扛着鲛人来到船首,蛤蟆道人斜过来的视线里,抬手一挥,将那只人鱼丢进海里。
嘭!
溅起的水花落下,咕噜噜的翻起几串水泡,毯子漂浮起来,顺着海浪飘去远方,不久,水面冒出湿漉漉的脑袋,眨着眼睛看着船首立着的人类。
“叽?!”
逆天仙
“你走吧,既然答应过放你走,就绝不会食言。”
船首上,衣袍在风里猎猎吹飞,陆良生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回去,朝晒着晨阳的师父说了句:“师父,开船了!”
又叮嘱了躲在舱门那,探头探脑的四人,便走到甲板中间,祭出法术,望着日头的方向,驭使着这艘海船偏转向了东南,沉重的船身挤压着水浪缓缓动了起来,朝着那个方向航行过去。
远去的后面,那只人鱼看着渐行渐远的大船,过得一会儿,兴奋的摆动鱼尾,跟着船尾在海面上窜下跳,追逐游动,偶尔,也有优美的歌声在海底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