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kur熱門都市小說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第429章相伴-sf3b9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B师一名中尉怒气满满:“报告!”
“讲!”许三多示意道。
中尉大吼:“我不服,我要申诉!”
许三多淡定的点了点说道:“不服也得憋着,这里我说了算,反正你已经被淘汰了还是你自己放弃的,出去了你可以向上级申诉,这是你的权利,但是在这里我说了算!”
辣鸡中尉,这点考验都过不去,还敢说不服。
这样人许三多理都不想理、
中尉军官听许三多这么说,瞬间就狂暴了:“教官,你听不懂申诉的意思么?”
“如果你不懂我告诉你,我击毙了三名对手,结果他们三个不用参加你的考核,他们没被淘汰,反而我这种按照规则来的被淘汰了!”
“枪魔,如果这是一场心理抗压测试,你至少应该把所有人都放在统一的环境下测试。”
“而被我淘汰,他,他和他们,却侥幸留了下来!”指着被自己击败的三个人,中尉有一丝的停顿,而后继续说道:“而我的狙击能力明显比他们更强,却被淘汰了。”
昌平郡主
“这算什么?”
中尉咬牙切齿,就和那些人抢了他的名额一样,淘汰制度极度不公平,满脑子都是不合理的制度问题,以及回答部队,无颜面对战友的羞愧,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发出愤怒的咆哮。
“枪魔,不是只有你A师是亲娘生的!”
“我B师也不是后娘养的,我就是不服,我会像直属领导汇报,提交军区申诉。”
哗然!
队列中彻底骚动起来,中尉的话代表了一大部分淘汰者的心理,瞬间挑起了不少人的火气。
“就是,我们不要求公平,但是要合理吧!”
“是啊,你枪魔的狙击水平是牛逼,但是这种淘汰机制明面有问题,有很大漏洞!”
“先被淘汰反而不用被恐吓,那我们算什么?明明那么努力了,还要被神经恐吓,规则明显有问题!”
冷少的新晉寶貝 持之恒
上次许三多一个干翻整个集训队,众人见识了他的水平,已经没人敢在他面前唧唧歪歪了,此时无非就是抱着法不责众的想法,开始东一嘴西一嘴的说了起来,顺便给自己壮壮声势。
许三多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继续:“还有没,都要走了,有的话一次性说完,让我看看你们能找出多少理由来!”
“让我看看所谓的兵王,枪王,是什么德行,懦弱到不愿直面自己的内心,直会找些有的没得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许三多的话毫不留情,将他们的伤口赤裸裸的撕开,顺便撒了点盐。
怎么说这些人都是自己承受不住,主动打响了信号枪放弃的,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归根结底就三个字“害怕了”!
夢想成真
无论怎么狡辩,害怕就是害怕。
中尉深吸一口气,他没退路了,直接彻底踩死许三多,才能维持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和被吓尿裤子的骄傲。
“有,还有你虐待士兵我也会一并向军区控诉,你在草原放蛇,可以制造危险,视训练为游戏,把士兵的生命当儿戏,严重违纪。
你,许三多,根本不配当一名指挥员,更不配当军官!”
仿佛一声春雷炸响在众人耳旁,一条条指责,哪怕落实一项,许三多今后在无法翻身。
气氛变得压抑,空气好像都窒息了一样。
就这么沉默了数秒,许三多确定没人在站出来后,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眼眸中爆发出危险的光芒,淡淡的看向中尉:
“说完了?
还有你们?还有想说的么?”
億萬婚寵:總裁的專屬小助理 歸魚
看着无人回答,许三多陡然间提高音调,没人说我来说:“首先,国家培养你们就是为了上战场,我希望你们明白一件事,上战场不光要带枪还要带脑子!”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能大部分都没有!”
许三多极其嚣张,气焰跋扈,直接开骂,丝毫不顾忌。
看着众人眼底的愤怒,许三多将众人反应净收眼底,冷笑了起来,还好有点反应,不然才是真的没救了!
“一条条来说,说我刻意制造危险,且不说司务长没买蛇放生,就说现在是几月份?霜冻期都到了,还有蛇?
你们的脑子呢?都被自己伴着豆腐乳吃了么?还拿这个来质疑我?”
“都上过学吧!常识呢?”
“常识都没有还来部队,趁早回家上扫盲班去吧!”
许三多根本不管这些人反应,继续轰击道:“第二,所谓的灵异声音,那他妈的是摩斯密码频率,这里面不少人上过军校吧?”
三國之兵臨天下
“摩斯密码听不出来?没上过军校的,也去过班长培训吧,除了一个上等兵,应该都学过吧,结果呢?”
“就被摩斯密码吓的尿裤子?”
队列中那个被摩斯密码折腾一晚上的中尉脸色一变再变,他倒是没选择放弃,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因为坟头的灵异和咳嗽声,他愣是没敢睡,硬挺到天亮,要不是现在闹这一出,他打闹都块宕机了。
现在回想一下真的丢人,听了一晚上愣是没发现和摩斯密码有关,简直了。
“第三,冥币,你们就没发现我在上面印的全是“野战银行集训专用纸”么?”
“请问你们这些狙击精英,你们平时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呢?”
“都被狗吃了么?”
听到这里,众人脸色都变了变,有的人昨天甚至拿那个纸擦屁股,结果没一个人发现问题。
就像许三多说的,太辣鸡了!
许三多还在继续:“第四,有人说听到了“鬼呼叫”,你就没发现那是对讲机的问题么?”
“拿到装备都不检查,没用过对讲机?不会检查?还是没意识!”
“战前检查装备也需要我提醒?你们还么断奶,什么都要说!”
一名被淘汰狙击说快被许三多说哭了,他蠢到家了,本身就兼任了连队的报务员,对对讲机那是非常了解,结果呢?
许三多说的没错,他没检查,才会被吓了半晚上,实在受不了了选择放弃。
“呵呵,现在觉得自己蠢了,我继续说,每个最佳潜伏位置都有坟头,你们竟然没人怀疑,一个个还往里跳,不怕告诉你,这些位置全是我一个个挑的,结果你们可真没让我失望!”
“至于什么树林的诡异风声,白天你们都战斗地形阅读的时候,就没看到我在树上新的风孔么?”
“至于其他的我都懒的说,放个电喇叭,你们竟然被背景音乐吓到,这点胆子还来当兵干嘛?啊?!”
“坟头弄点荧光粉,还带有刺激性气味,结果能把你们吓晕过去,还真是让我开眼了啊!”
“不测试一下,我还都不知道平时一群自以为真汉子,兵王,精英,原来是群胆小鬼。”
……
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说一条嘲讽一波,许三多数出了十五条,等他说完,底下人都羞愧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中尉,失魂落魄,他知道自己完了。
在许三多说完第一条,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这么多漏洞,我放水放的如此明显,放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但凡你们能发现一个就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现在看看?”
“晕倒的,放弃的,尿裤子的,哦,这还有个不服的!”
一百多号人,大部分第一时间就失去了判断,失去了思考能力,或者说思考能力太过了,自己脑补的太过,自己把自己吓住了。
一百多号人,就两个发现了问题,啧啧,就这个水平还保家卫国,上了战场你们不当逃兵我都是庆幸的。
打击,相当打击!
“报告!”
挑事的中尉胸膛起伏,已经没一开始的时候的气势了。
许三多撇了他一眼,说道:“讲!”
中尉一咬牙,反正撕破脸了,不管怎么说都要继续下去,至少得维护住尊严。
“枪魔,我承认我们问题很多,洞察力不足,意识养成不足,环境阅读能力也不行,逻辑分析也差,就像你说的一样,都没带脑子,被自己吃了,可是依旧没解释选拔机制问题,你怎么解释?”
远处,王明少校以及几位作训部大佬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太年轻啊,太幼稚,太天真!
以为昨天晚上就是结束了么?
其实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枪魔做的局能有这么肤浅?
许三多盯着眼前的中尉,确定了,这是学院派培养出来的,死板不知变通。
“中尉,你在出来后有没有告诉你这是一场极限抗压测试?”
都市超級特種兵
奇遇無限 龍鱗道V
中尉有点不明白许三多的意思,但还是皱眉说道:“有!”
这点大家都被通知到了,他没法否认。
“哦!”许三多和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也不继续说,等着他自己反应。
结果,不知道是智商不够,还是脑子已经不运转了,他依旧没反应过来,队列里的人也很懵。
许三多只好继续说道:“那些天黑之前被你们淘汰的人,我可没告诉他们这是一场测试!”
中尉内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等着许三多的下文。
许三多看着他的眼神,叹了口气,可能这个中尉脑子真的不够好吧,队列里已经有人明白过来了。
“已经告诉过你好多次了,这是抗压测试,你为什么还要纠结,之前的狩猎规则?”
“你是输不起?还是真的没长脑子!”看着一堆榆木脑袋,许三多毫不留情的怒斥。
“被你们击毙的人,当然还要继续他们的抗压测试!”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么,他们被击毙后被送到了新的测试地点继续测试,你们就没发现被击毙后的人,有的被淘汰,有的被留下了么?”
许三多表情蔑视,说实话他是真的看不起这些人,一副输不起的样子,丢人!
“部队,将来是要打仗的,是作战的地方,然而,你们今天的表现,我真的看不到一点军人的内在,我真的想知道,脱了这身迷彩服,你们还有什么像军人!”
無敵坦克
“所谓的荣誉和尊严?”
许三多不再顾忌,哪怕他知道角落里有一些上级领导,他还是在像开挂似的狂喷,将众人狠狠的踩了一波!
一点情面没留,军人只将实力不将人情!
听到还有第二个测试点,中尉整个人都懵了,下意识转头看向一个被自己击毙的队员,显然对方脸上还依旧有心有余悸的表情,证许三多说的是真的!
所以,机制上的漏洞根本不存在!
自己的指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站不住脚。
回到本质,自己今天的上蹿下跳,其实是连两个概念都没弄清楚,不仅将自己的愚蠢充分暴露出来,还像许三多说的那样,输不起!
中尉脸色涨红,气势早已泄露的不知道去哪了,张嘴了半天,嗓子眼和被堵住了一般,啥都说不出来,只能:“我…我…”。
其余淘汰者心情也和做过山车一样,瞬间沉到了谷底,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没过早的跳出来。
测试,留出了大量破绽!
测试,机制公平么?
无比公平!
他们的表现呢?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哭鼻子的,尿裤子的,胡搅蛮缠的,自愿的放弃的,天真幼稚的,一句话概括。
就是一群溃兵,甚至是溃不成军。
众人全都面色羞愧,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许三多依旧平静的看着他们,说实话这些人连让他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他最后亲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各位,根据规则,你们被淘汰了!”
“接你们的车一会儿就来,这里不适合你们!”
……
集训队被淘汰的队员蹬车,默默接受了从哪来去哪里的命运,中尉坐在车厢,心态超级复杂,尊严被践踏的几乎没有,他这些年的从军经历几乎被批的体无完肤,处于一种稀巴烂状态中。
純陽小師叔
自己废了老鼻子劲才挤进集训队,结果第一轮都没坚持下去就被淘汰了,现在要灰头土脸的回原部队,军旅生涯第一次这么艰难,他都不知道回去要怎么说!
运兵车离开五分钟,许三多对对讲机继续下命令到:“蜜罐准备,傻瓜已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