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83v人氣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 txt-第1911章 被盜了?相伴-5gpbe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事情安排完了,重新回到酒店的时候,秦璐早就已经回来了。
但是明显今天晚上秦璐不想丁凡进门,因为她约了爱丽跟她一起回来的。
丁凡只能无奈的回到了刘健的房间,反正这几天他都已经习惯了,每天爱丽都会跟秦璐住在一起,也不知道这些女人之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要聊。
但秦璐本身性格就不怎么热情,难得碰到一个能聊得来的朋友,两个人认识到现在已经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了。
封神蒼龍道 漢胄
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就是有说不完的话,甚至连老公都不要了。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无奈的回到刘健的房间,趴在那熟悉的床上,直接一觉睡过去,却不想外面的天还没亮,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
电话是刘健打来的,说是发生了点急事,叫他马上到卓胖子的游戏厅去一趟。
逍遙天尊在現代
丁凡一听是卓胖子那边出事了,还以为是不是卓胖子遇害了。
这两天他总是隐隐感觉,自己好像就要伸手触碰到这个凶手了,但跟这个凶手只是差了一点的阻隔,他就有点担心,这个凶手会不会在起什么幺蛾子。
谁知知道他会不会在做点什么事情出来……
现在一听说卓胖子那边出事了,丁凡首先想到的就是卓胖子会不会遇害的问题。
可想了一下,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
要是卓胖子真的出事了,刘健应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而是第一时间通知警局,保护好现场,随后打电话给自己,叫自己到医院在说这件事。
这一点先后的顺序,刘健还是能做出前后判断的。
松了一口气的丁凡放下电话,脸都没洗就直接出门直奔游戏厅去了。
到了游戏厅,外面的天都亮了,游戏厅外面有几个警察进进出出,丁凡看到这个场面,顿时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身后的衣服就被人拉了一下。
丁凡转身一看,刘健这会儿正在他身后,鬼鬼祟祟的对他比划着,示意他不要出声。
随后刘健转身就往后面走去,丁凡看到他在这里,多少也放下心来,小心的跟在他身后,两人左拐右拐的走进了一家小餐馆里面,从餐馆的后门出来,转进了一个民房里。
一进门,就看到卓胖子正坐在床上唉声叹气的,身上披着一件棉大衣,整个人颓废的好像被人欺负的孩子似的。
不过看到卓胖子现在还能唉声叹气,而且还是活的,丁凡多少放心了一些。
跟着刘健走进房间,脱下了外套坐在了一边问道:“你知不知道,早上这个电话打过来,我差点被吓得给爱丽跪下,我还以为你也被人宰了!”
虽说丁凡对于刘健还算是比较信任,觉得卓胖子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之前电话里面也没有多说,事情他依旧不能确定下来,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尤其是赶到现场,发现外面不少警察在围着,他还是有点心里犯嘀咕。
这会儿终于见到人了,丁凡这才稍微放心一点下来,只是看到卓胖子唉声叹气的,也不知道这是抽了什么风。
重生之不做皇後 雪舞冰凝
卓胖子看到丁凡过来,也就只是横了一下眼睛,在他身上扫了一眼,急着摇头叹气。
像极了路边摆摊给人算命的那些老道士,好像看出来什么东西了,摇头晃脑的就是不说话。
他这个德行,就连一边的刘健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大白眼一翻,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无奈的说道:“昨晚上遭贼了,东西丢了,他也就蔫了!”
“你这个臭嘴是不是管不住,我直接给你缝上算了。”刘健这一说,卓胖子马上就不高兴了,小眼睛一瞪,指着刘健说道:“非要往我伤口上撒盐,看着我难受你开心是不是?”
“撒盐算什么,我现在都想撒点辣椒面了!”刘健不服气的说道:“早就跟你说了,你这些东西收好了,别整天摆在那里,等着贼惦记吗?”
“你也不听啊,现在好了,东西全丢了,你这会儿想起来上火了。”
“还撒盐,我现在烤了你的心都有!”
这件事要从昨天晚上说起,这几天时间,卓胖子的游戏厅重新做了装修,吉明的表哥知道消息之后,二话没说,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就过来帮忙了。
用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将整个游戏厅翻新了一边,重新装修好的游戏厅在不像之前那惨兮兮的模样了。
虽然没有什么设计感,但也还算是不错,至少看上去不会那么单调阴暗了,整个游戏厅里面,灯火通明,竟然还有点大商场的感觉。
鉆石寵妻
陰婚不散 鳳唯心
就是卓胖子看了都有种兴奋的感觉,专门叫人弄了几个玻璃柜,将这一次比赛的奖品都摆在了里面。
说是为了展示一下他诚意,而且摆在这里,所有人进出都能看到,一定能激发他们参赛的积极性。
当时刘健就在一边看着,还提醒他,这些东西价值不菲,摆在这里还能容易遭贼惦记的。
一直提醒他摆一会儿就得了,没有必要一直放在那里。
不然勾起来的未必就会积极性,也有可能会激起小偷的贪欲,搞不好晚上没人的时候会来光顾一下。
可惜卓胖子觉得自己当年在外面混的时候,多少有点名号,这些年在这里开店,也没有人敢动作自己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小偷不长眼到这里偷东西。
根本就不听他的劝告,依旧美滋滋的将东西摆在玻璃柜里面。
昨天晚上,所有的装修工程基本上都完成了,剩下的就是通通风,等里面油漆味道全都散尽,这里就可以正式营业了。
至于外面的墙体绘画,吉明的表哥也答应了找人给他画出来,这方面他还是有些人脉的。
为了感谢吉明的表哥帮忙, 卓胖子十分大气的请客所有人一起吃顿饭,算是感谢大家过来帮忙。
临走的时候,他只是将铁栅栏门关上了,但是铁窗户他就忘了。
之前的窗户上确实有栅栏,但是为了通风口不会被东西堵住,过消防的安检,他就叫人将栅栏拆掉了。
这一拆不要紧,等他带着人喝的五迷三道的回来,发现自己的游戏厅被人盗了。
之前准备好的奖品,竟然一件都没有剩下。
那些东西价值不低,但对于他来说价值也十分有限的很,而且刘健之前也没说错,游戏机已经不是原版了,之前甚至有人玩过一段时间,就是个二手货。
但就算是二手货,在国内也十分吃香的。
再说了,这最后的决赛已经快开始了,他已经在准备筹划了,可现在奖品没了,那他不是白准备这么长的时间了?
卓胖子当时看到东西丢了,差点就当场昏过去。
不是因为东西价值很高,而是他开店这么多年,平常就是大门不锁都没有人敢到他这里偷东西,真的没想到会有人偷到自己头上来。
完全是因为面子过不去了,气的血压都上来了。
卓胖子当时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手下的兄弟们,叫他们到处找找,是谁敢到自己店里偷东西。
可当时刘健在一边死活拦着他,不让他轻举妄动,还及时报了警,跟丁凡汇报了这件事。
绞尽脑汁说破了嘴皮子,才还不容易将卓胖子拦住了,还将他按在了这里。
其实刘健的做法,一点都没错。
卓胖子在外面确实有人脉,而且他手下的人也多,找一两个小偷不成问题。
“你认为是小偷来偷的东西?”丁凡坐在一边琢磨了半天,听着刘健讲述了这件事的前后因果才开口问道:“你从外面弄回来的东西,你觉得很值钱吗?”
卓胖子好奇的看了一眼刘健,发现刘健没有搭理他,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丁凡,小声的说道:“我也花了好几百块那!”
果然,那一箱子东西,他也就是花了几百块钱买回来的。
按说这些东西,通过一些正当途径买回来,确实价值上万块。
但他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托人带了一些二手货,也就没有那么值钱了。
这臭不要脸的,之前还跟自己说什么投入多大,好像丁凡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似的,闹了半天也就是装修之类的东西花了点钱而已。
“先不说你花了多少钱,你也知道这些东西在外面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市场!”丁凡靠在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小偷为什么偷东西,无非就是为了钱罢了!”
“你店里的钱被偷了没有?”
我的哥哥們 瀝青
卓胖子没有回答,反倒是刘健帮忙回答道:“他店里一分钱都没有,这段时间人来人往的,他早就把钱都存他闺女存折里面了,我昨天看过了,现场很整齐,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丁凡点点头,继续说道:“那就对了,寻常的小偷会将偷来的东西,送到地 下 钱 庄去,可是这些东西要通过地 下 钱 庄的评估价值。”
“你买来的那些东西,在地 下 钱 庄估计连三成都拿不到,小偷能拿到一百块钱就算多的!”
“你觉得有这么傻的贼吗?”
听丁凡这么一分析,卓胖子也绝的很有道理,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光着脚丫子就跑到了丁凡的身边,急忙的问道:“那还有谁能这么做?”
丁凡要饿了摇头,脸色很难看的说道:“很多,而且这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出入你的游戏厅,他对于这个游戏也十分喜欢,而且知道你有这么一套东西,摆明了就是为这东西来的。”
“而且这东西到手之后,他就没有想过要卖掉,而是打算留在家里玩的。”
“这样一来,东西你基本上别想找回来了,因为只要他不承认,现场也没有什么能指认他的东西,那么这件事你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卓胖子一听,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撇着嘴说道:“钱倒是小事,可我这边做了好大的宣传,最后奖品拿不出来,我这张老脸算是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