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最初進化 起點-第四十章 祕辛展示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方林岩呆了一会儿,脑海里面却在消化修玛带给自己的大量信息,首先,貌似像是以后要召唤修玛这样的家伙,还需要贡品?
不过想一想也是有点道理,这毕竟是传说级生物啊,并且说实话,从它攻击基沙斯时的游刃有余就能看出来,基沙斯都远未达到让它重视的地步。
若不是方林岩半途当中强行插手,合体施展出奥义,那么感觉修玛直接就用普通攻击就能将之搞定。
哦,若是严格说起来,修玛的那一招用爪子划破空间,直接追猎对手的技巧,算是它动用了一个技能,其余的时候,就是纯平A啊!
若不是自己强迫其合体,打出了狮王乱舞,之前的战斗过程完全是猫捉老鼠。
其次,说实话,方林岩对修玛这家伙其实是不怎么看得上的,因为这位王者太过骄傲,或者准确的来说是傲娇,所以不可控的因素太大了。
而方林岩最讨厌的,就是这不可控的因素,就拿之前来说,明明石锤基沙斯都准备放大招了,修玛居然还老神在在的想要在旁边观赏一番,这和那些该死的自大反派有什么两样?
但是,想一想之前的那狮王乱舞的这个大招,方林岩又心动了,他可是能亲身感觉到这一招的强大杀伤力的啊!
更可怕的是,基沙斯身为双头丘陵巨人精英模板,其生命值甚至高达十万左右,在中了狮王乱舞之前,至少都还有六万点生命值,但是在中了狮王乱舞之后疯狂逃走,居然就直接挂掉了。
这固然和基沙斯自身在疯狂跑路,不停的触发狮王乱舞的割裂特效有关,但也说明了修玛的强横,那是真正切切对得起传说生物这四个字!
而且,修玛提的条件还真的并不是太苛刻的,要说能量块这玩意儿弄不来,但是其余的能量,像是电能之类的还真不难搞。
别的不说,坠毁的三艘货运飞船随便改一改,修玛索要的条件就能很轻易的弄出来。
所以权衡了一番利弊以后,方林岩很果断的道:
“好,没问题。”
而方林岩答应了以后,他立即就收到了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与金属生物修玛之间的关系已经变为合作,修玛将会被视为剧情生物,因此你无法再从它攻击过的生物身上获取相关利益。”
“不过,金属生物修玛一旦在此星球的冒险过程当中被击伤或是被击毁,你也无需承担任何影响。”
看到了这提示,方林岩在心中暗道空间真的是一点儿空子都钻不了。得了,现在正好可以几件事一起办。
第一件事当然是吹响号角,将老东西瓦登叫过来,他让自己这帮人干掉基沙斯,现在算是如愿以偿了,你总得给个说法是不是。
第二件事当然就是通知救援队的人,自己已经找到了瑞恩的行踪。
这一次是去吉尔吉斯半人马那边救人,很显然难度比去奥格瑞玛简单得多了。
因为半人马的生活习惯类似于游牧民族,只有在受到外敌入侵,进攻或者防御的时候才会大量集合起来,平时都是部族酋长占据最丰美的绿洲区域,其余的就是各自抱团,三三两两的散布在了贫瘠的土地上。
像是马格拉姆半人马一族,完全就是因为被打得太过狼狈,连族内的原有的祭司阶层都统统死光了,只剩余下来约旦这个小母马独撑大局。
它们现在缺的不是生存资源,缺的是人口…….所以才会全族都聚集在一起。
若不是吉尔吉斯半人马一族的酋长雄才大略,觉得它们已经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存着和平吞并的心思,否则的话早就灭族了。
在这种情况下,瑞恩很可能被分配到普通的吉尔吉斯半人马部族当中,以救援队的实力,冲进去救人应该并不难了。
方林岩是一个想到就做的人,发觉这里相当安全之后,直接就吹响了瓦登送给自己的号角。
这号角吹响之后,却奇特的没有发出声音,只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能量震荡着散发了出去,握着号角的双手都有些发麻。
而瓦登则并没有要方林岩他们等太久,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它那高耸而独特的身影就从旁边的岩石后面绕了出来。
对此方林岩表示并不奇怪,因为根据约旦的说法,瓦登本来身份尊贵,乃是吉尔吉斯坦部族的大王子,若方林岩没猜错的话,其全名应该叫做布兰德瓦登。
那么这一次,它毕生最大的仇人,半人马酋长,此时吉尔吉斯坦部族的统治者布兰德哈登遽然暴起,对着丘陵巨人主动出手,当然就会吸引瓦登隐伏在旁边观战了。
所以,瓦登听到了号角声以后能迅速赶来当然在情理之中。
此时瓦登的心情显然不大好,估计是看到了仇敌大发神威,干掉了不少丘陵巨人,在族内地位更稳固的缘故。
不仅如此,可以见到瓦登的身上又添了几道新伤,不过看起来都被妥善的处理过,伤势并不算重。
所以,它板着脸一步步的走了下来,然后没好气的道:
“找我有什么事?有话快说!我不是说过吗,倘若没有干掉石锤基沙斯的话,就不要来烦我。”
山羊笑了笑:
“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说完了以后,山羊就直接将石锤基沙斯的脑袋从私人空间当中拎了出来,然后顺手抛给了瓦登。
瓦登顿时十分震惊,甚至语声都有些颤抖了:
“怎么可能?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干掉了这头怪物?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山羊耸了耸肩,笑道:
“你这就管得有点多余了吧,难道你吃烤肉还要问厨子肉是怎么烤出来的吗?”
瓦登捧着基沙斯的脑袋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还是不停的查看着,最后甚至还从脖子的断口处沾了点半凝固的鲜血,然后从腰间取出了几个葫芦,然后将葫芦里面的各种液体倒在里面和鲜血混合在一起进行验证。
最后瓦登反复喃喃道:
“真的是基沙斯的脑袋,真的是它的脑袋!”
说完之后,就取出了一个皮口袋,很是郑重的将之装了进去。
而瓦登做完这件事以后,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急忙从怀中掏出了一卷皮革制造的破烂卷轴仔细看了看,这才急声道:
“不对!基沙斯明明是两个脑袋,为什么你们只带了一个来!”
他急声说话的时候,双眼通红,看起来都仿佛有些疯狂了。
方林岩这时候从后方走了出来,冷冷的道:
“那是因为你好像根本就没打算给我们报酬!瓦登先生,从上一次打交道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并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呢,我们当然要防着点你!”
“现在,先把基沙斯的左边头颅还给我们,然后我们再来谈别的,否则的话,我们能干掉基沙斯,也不介意多干掉几个人。”
他一面说,一面伸出了手,而秃鹫与山羊两人已经悄然站在了瓦登的左侧和右侧。
瓦登见到了方林岩三人的行动,陡然从之前的狂喜当中清醒了过来,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瓦登的感知里面,从这三个人身上,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道,
不仅如此,在不远处的黑暗里面,还有一种强大而未知的气息!这气息慵懒中带着漠视一切的霸气,甚至让他在骨子里面都有一种战栗感觉。
因此,瓦登只能重新取出皮口袋,将基沙斯的左边头颅拿了出来,故作淡定的道:
“愿风指引你们的到来…….可以,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方林岩接过了头颅道:
“看得出来,瓦登先生你对这头颅很是看重,不过我们干掉基沙斯也很是耗费了一番力气,并且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你说说看拿什么东西来换吧?”
瓦登沉默了一会儿道:
“之前我送给你们的那只草药袋还在吗?”
方林岩点点头道:
“当然。”
瓦登道:
“你们觉得使用起来怎么样?效果如何?”
方林岩也不是睁眼说瞎话的人,点点头道:
“说实话,还挺不错的。”
瓦登想了想以后道:
“我有一件东西,与草药袋是配套的,可以大幅度提升草药袋的效能,不仅如此,我再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秘密,这样的话你们觉得怎么样?”
方林岩想了想道:
“这么说起来,就是一件强化道具加上一个情报了?”
山羊此时已经率先皱眉道:
“情报这个东西的价值很难说啊!有价值连城的,有一文不值的,并且时效性也很关键……”
瓦登也不和他们玩虚的,很干脆的道:
“我可以先说情报,你们自己来判定值不值。”
方林岩三人对望一眼,其实心中非常清楚,他们最为看重的还是“隐藏里程碑:荣光”的相关线索,这东西肯定是由瓦登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
所以,瓦登的情报其实是非说不可的,但有的事情总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的话被人抓住了要点那反而不妙,因此一个个的都做出了勉为其难的样子才道:
“好吧,先听听你说什么。”
“其实我最讨厌听人废话了。”
“看在那草药袋的效果还不错的份儿上,就听听你说什么。”
瓦登当然也是老油条了,面上做出了古井不波的表情道:
“你们既然见过约旦,当然知道我们半人马现在分成两大部族的事情了,那么你们是否知道,我们部族当中有黄金血脉的传说?”
涉及到交涉方面的东西,山羊都是非常积极,点点头道:
“听说你们的起源,是从百余年之前传下来的一位牧树人开始的,这位先知叫做扎尔塔,他的血脉就叫做黄金血脉。”
瓦登点点头道:
“我们半人马因为生活在非常严酷的环境下,所以婴儿时期比起你们人类来说,要发育得快得多,四到五岁就拥有让雌性怀孕的能力,因此往往都是以五年就为一代。”
“所以,先祖扎尔塔传递下来的血脉过了一百年左右的话,已经足足传承了二十多代,黄金血脉再怎么高贵神圣,哪怕是在同族人之间代代传承,其实都已经被稀释得非常厉害了。”
此时方林岩看着瓦登的表情,见到他露出了惆怅而怀念的样子,知道应该说的都是真话,便微微点头道: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总不能为了保证纯血统搞成兄妹,甚至是母子乱轮。”
瓦登淡淡的道:
“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半人马没有你们人类那些稀奇古怪的束缚,但问题就在于,我们采用了这些手段,一样避免不了血脉被稀释得越发厉害,因为这些手段使用以后,产生的后代绝多数都有重要的缺陷。”
“而有缺陷的人,是没有资格将血脉流传下去的,在发现以后就会直接处死,没有必要浪费宝贵的资源。否则的话,它的这一脉都会祸害,流毒无穷。所以我们族内的传承方式也一直都是以多样化,多元化为主。”
说到这里,瓦登顿了顿,淡淡的道:
“尤其是像你们这样从远方而来的旅人,会很受到族内的雌性欢迎的。”
听到了这句话,秃鹫和山羊对望了一眼,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听到,方林岩淡淡一笑道:
“这根本上还是人口基数上的问题,像是我们人类在某个星球上动不动就几十亿人口,当然不会有这些烦恼。”
瓦登叹息了一声道:
“人口这东西,增长起来说快也快,但是前提是在基数大的情况下,所以我们过得实际上是非常艰难的。”
“尤其是之后这颗星球的生存环境也开始恶化,掌握了超凡力量的祭司,萨满对部族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在黄金血脉日益稀薄的情况下,部族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最后部族当中逼于无奈,只能动用了一种禁忌的力量!”
听到了“禁忌的力量”这五个字,方林岩三人心中同时都“咯噔”一声,知道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这很有可能就是那隐藏里程碑:荣光的相关情报。
果然,接下来瓦登就道:
“只要是拥有先祖扎尔塔血脉的婴儿,在出生以后都会接受一项叫做沸血仪式的测试,这测试其实是相当残酷的,将体内的血液放入到巫术之钵当中进行提纯,然后再回输体内。”
“这样的话,只要这婴儿还能活下来,那么觉醒黄金血脉的概率将会大幅度增加,但弊端是因为体内的生机已经在这时候激发殆尽,所以生育能力会变得非常差。”
山羊听了以后立即道:
“这是饮鸩止渴啊,本来黄金血脉的人口应该就很少,被你们这么一搞的话,岂不是要断根了?”
瓦登道:
“是的,正因为这样,所以部族这边的人才就出现了明显的断层,而丘陵巨人便抓住了这个机会,抢走了我们的奥格瑞玛和神圣的红云台地,令整个部族的局面都雪上加霜。”
“在这种存亡断续的恶劣情况之下,当时的半人马议会不得不召开了大会,然后进入了先祖扎尔塔的墓穴,因为扎尔塔在去世之前就留下来了预言,说是若自己的子孙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在存亡灭绝的时候的时候进入墓穴,就能找到一线生机。”
方林岩道:
“那找到了什么呢?”
瓦登道:
“为了开启扎尔塔的墓穴,结果就又死了几十名族人,还献祭了差不多一百名奴隶,不过,从先祖的墓穴当中,也获得了提取盖亚之血的方法!”
方林岩道:
“盖亚之血是什么?”
瓦登道:
“这是一门邪恶的法术,可以抽取大地母亲的精华,进而获得一种液体,叫做盖亚之血。”
“服用了这种液体以后,不仅能获得先祖的力量,激发远古的血脉,甚至就连接受过沸血仪式的婴儿,也能将体内的生机弥补起来,成功大量繁殖自身的后裔。”
“不仅如此,哪怕是对你们人类也是有效果的,这东西在关键时刻既能救命,还有神奇的功效!”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道:
“难道你想说的是,现在吉尔吉斯部族的那位酋长,你的弟弟布兰德哈登,就是服用过盖亚之血的人?”
瓦登面无表情的道:
“是的,我和他一出生都接受了沸血仪式,而那个仪式当中能活下来的孩子,也就只有我们两个而已,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其实我和它根本就不是什么亲兄弟,只是三十个孩童当中被挑选出来的苟活者罢了。”
“只是,它在机缘巧合之下,能够成功找到盖亚之血的配方上的资源,然后调配成功,我运气不好,所以落败了。”
山羊这时候好奇的道:
“你们部族的萨满和祭司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们外人看来,都是掌握了超凡自然力量的人,好像都没有什么两样似的。”
在这方面瓦登显然是个行家,淡淡的道:
“萨满的力量来自于自然之力,最大的特点,就是掌握了元素的力量,比如通常情况下,我们认定萨满的依据,就是是否能娴熟的使用闪电箭。”
“而祭司的力量则是来源于灵魂,强大的祭司拥有与灵魂沟通的能力,比如维罗戈就是其中的强者,所以他可以培养出狼王鬼嚎这样的宠物,因为他的独特能力可以直接与座狼的灵魂产生联系。”
“不仅如此,这两者之间也并没有冲突,比如我自己,就既是萨满,又是祭司。”
听到了瓦登这时候的提示,方林岩三人再次获得了提示:
“你们成功获取了隐藏里程碑:荣光的相关线索,请再接再厉,继续挖掘相关情报。”